鲁迅为何状告出版商李小峰?

2015-12-04 15:0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鲁迅为何状告出版商李小峰?

“小峰却还有点傻气。前两三年,别家不肯出版的书,我一绍介,他便付印,这事我至今记得的。虽然我所绍介的作者,现在往往翻脸在骂我,但我仍不能不感激小峰的情面。”1927年,鲁迅在致友人信中,这样谈起李小峰。

李小峰是鲁迅的弟子,北新书局老板,也是鲁迅作品的主要出版商。

据《鲁迅日记》,李小峰亲自或派人拜访过鲁迅123次,鲁迅则访李小峰80次,双方书信往来480封,同桌聚餐34次。

然而,1929年8月至12月,因“版税风波”,鲁迅几乎将李小峰告上法庭,经郁达夫等调解,双方协商解决,可鲁迅去世后,1936年许广平与李小峰就鲁迅作品版税问题再起风波。

在《鲁迅回忆录》中,许广平斥责道:“在上海的北新,后来已经与流氓、特务、政客结成一伙……以剥削作家为能事。”

从密切合作,到出现裂痕,再到分道扬镳,鲁迅与李小峰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小峰与妻子

从新潮社获得出版经验

李小峰生于1897年,祖上开茧行,非常富有,但父辈时家境已败落。李小峰6岁丧父,12岁丧母,由长兄抚养成人,21岁时考入北大哲学系。

进北大不久,正逢傅斯年、罗家伦等办新潮社,出版《新潮》杂志,李小峰是第四批加入的社员,初期只负责杂志校对、记录等杂务。

在陈独秀支持下,《新潮》初期由北大出资,创刊号便印了一万册,“五四运动”爆发后,《新潮》知名度蹿升,全国代销处达40多处。因作者多是北大学生,尚写不好理论文章,故以文艺创作取胜,康白情、顾颉刚、俞平伯、朱自清、欧阳予倩等,均借此走上文坛。

但,《新潮》很快陷入困境。

一是傅斯年、罗家伦先后出国留学,到后来,40多名社员中,30多人在国外,只好把周作人拉入新潮社,让他主编杂志,可周作人是教授,不管琐事,具体工作交顾颉刚、孙伏园、李小峰把持。

二是北大取消了给《新潮》的经费,加上新潮社投资失误,在推出“新潮丛书”时,市场预期过高,将周作人《点滴》印了七千册,《蔡孑民先生言行录》印了1万册,定价亦贵,结果砸在手中。为扭转颓势,孙伏园、李小峰等曾借北大25周年校庆,在会场设摊卖书。

1922年3月,《新潮》停刊,李小峰等人策划推出“新潮文艺丛书”,第一本是冰心的《春水》,第二本是鲁迅译《桃色的云》,都比较畅销,但改变局面的是第三本书,鲁迅的《呐喊》。

《呐喊》出版前,鲁迅还垫了200元,没想到引起巨大轰动,新潮社从此走出困境。

基本垄断了鲁迅的著作

经此历练,李小峰有了自立门户的想法,便去找鲁迅商量。鲁迅早年干过出版,但他推出的《域外小说集》在东京、上海各卖了20多本,据徐钦文说:“鲁迅先生初次作稿的时候,是投到某大书店里去的,可是不收;寄去,退回来;再寄去,又退回来。”

鲁迅深知出版重要,但此前与出版业打交道,留下的多是不愉快的经验,李小峰愿开辟一片新阵地,鲁迅自然极力赞同。

1925年3月15日,北新书局成立,所谓“北新”,即“北京大学新潮社”的简称。

北新书局初期股东有孙伏园、刘半农、谢冰心等,李小峰将老家的祖产变卖了一些,加上公开招股,凑足资本。

鲁迅除垫资外,最大的支持是提供了大量佳作。北新书局出版或经销的鲁迅著、译、编的书籍,达39种之多。据学者陈树萍统计,北新书局翻版次数最多的14种新文学著作中,鲁迅就占了6种,其中《呐喊》翻了22版,《彷徨》翻了15版,《呐喊》第14版时,印数已达4.3万册。

显然,鲁迅是北新书局的顶梁柱,而李小峰给鲁迅的版税也很慷慨,高达25%,而当时各书店最高版税是15%,一般为12%。鲁迅曾说:“我以为我与北新,并非‘势利之交’……所以至去年止,除未名社是旧学生,情不可却外,我决不将创作给与别人……”

责任编辑:王健岚(QN0029)  作者: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