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体剧《化水》自带诡异气质 试探观众的接受度

2019-05-10 14: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创作,还会得到团队的支持,总是让人羡慕。赵淼就像一个私房菜厨师,萌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便有了“落地”的可能。

在排演《行者无疆》的时候,赵淼去了宁夏采风,在翻阅历史资料时,被《山海经》《搜神记》吸引,发现里面很多故事没有被拿到人们的视野前。这给他带来了启发,受到北京歌剧舞剧院的邀请,于是三拓旗排演了形体剧《化水》。从《行者无疆》的写实转向写虚,《化水》用形体表演将爱情故事推向极致,在虚幻的边缘试探观众。5月9日至19日,这部由北京歌剧舞剧院出品的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

IMG_2804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IMG_2811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爱情动力再大 也抗拒不过命运

赵淼试图寻找中国的与世界共通的情感故事,比如像《海的女儿》,小美人鱼为了爱情求而不得,牺牲自己的故事。后来发现了东晋干宝编著的《搜神记·儿化水》,短小的故事一口气可以读完。“这既不是大众熟知的故事,又可以进行再次演绎。”

“汉末零阳郡太守史满,有女,悦门下书佐。乃密使侍婢取书佐盥手残水饮之,遂有妊。已而生子,至能行,太守令抱儿出,使求其父。儿匍匐直入书佐怀中。书佐推之仆地,化为水。穷问之,具省前事,遂以女妻书佐。”

作为典型的宿命论者,赵淼认为无法与命运抗争,每走一步都是限定好的。“爱情动力再大,也抗拒不了失去的宿命。”在《化水》中,大夏国的将帅之女与副将的感情失而复得,而后又在外力的影响下做出牺牲。演员在舞台上跑圆场,也是沿着命运的轨迹奔跑。

IMG_2819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设计中的味道 联系观众的“抓手”

说是一个爱情故事,因为“前生”来自《搜神记》,便自带暗黑气质。为了这个故事能立得住,赵淼便在道具、服装等细节上找寻联系观众的“抓手”,让观众相信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有过痕迹。

比如服装增强了功能性设计和角色符号设计,对不同朝代进行了色块区分。“大夏国崇尚白色,但是为了区别舞台便加一点冷色的蓝,偏蓝灰色,而宋朝官宦服装是黑色和深红色,辽国人穿着是棕色的。”

赵淼是个很有童心的人,在《达人未爱狂想曲》《壹光年》《东游记》中都有充满童趣的设计和诗意化的表达。《化水》这部戏“因泪而起,以泪而终”,其中表现眼泪的“小玩意儿”就是导演所说的,“小时候玩的东西,不花钱、有意思又形象的道具。”还有联结恋人的红线球,都成为舞台上的一抹亮色。

IMG_2826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自带诡异气质  试探观众的接受度

赵淼在参加欧洲戏剧节时,看到了很多黑色童话、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极端的戏剧情节都被戏剧人表演出来,并没有什么不合适。

“《化水》比《行者无疆》故事层面向外延展,但目前这版的动作还不够极致。”不是纯写实的戏剧,又想捕捉历史的痕迹,这个“度”怎么把控?比如里面的巫术、炭灰色的玩偶,诡异的音乐节奏,都在试探观众的接受度。赵淼也挺纠结,一旦观众能接受这版,他可能会继续把这些极致化。

既然是形体剧,就要在舞蹈、动作、木偶、音乐及视觉上花更多的心思。赵淼从西方的默剧、小丑剧中学习了大量手势和身体的动态,来弥补叙事层面的不足。在《化水》中也尽量拓展新的动作,表现美好爱情时用了一段民间双人舞,场面调度上又用了戏曲身段。

IMG_2831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吸收民间舞  顺势而为化为己用

“三拓旗剧团的演员喜欢看北歌演员跳双人舞,可开心了。”赵淼觉得,以前看民间双人舞“很甜”,都没有用在自己的戏里,用在《化水》里合适。“当情景的氛围到了,自然就起舞了。”

《化水》中一半演员是北京歌剧舞剧院的民间舞、古典舞演员,一半是三拓旗剧团的演员。“相对程式化的动作,舞蹈演员要和形体剧演员用很长时间去调和。”赵淼觉得要是调不了,干脆就顺势而为。舞蹈演员会给形体剧带来不同质感,三拓旗剧团也从舞蹈中吸收营养,化为己用。

“三拓旗剧团不是一成不变的,跟不同艺术家合作,都会不断吸收,把别人的变成我们的,否则就会成为近亲结婚。”在不断融合、调和的过程中,《化水》有了今天的模样。

IMG_2842
5月9日至19日,形体剧《化水》在北京剧空间剧场上演。兆海摄

5月9日晚,《化水》迎来了第一批观众,来自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山下学堂等艺术院校的师生会给予评论和反馈。现场观众有的反映看到了新的尝试,有的反映看到木偶娃娃被做成了“烧焦”的颜色,感到恐怖……

《化水》在8月上演时,还会再调整,可能走向更加“极致”。(文/千龙网记者 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