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 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4)

2016-12-26 09: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涵芬楼:从藏书楼到“亚洲最大图书馆“

1906年春天,江南著名的藏书家陆心源苦心经营的皕宋楼出售典藏,不待张元济筹足款购买,已被日本三菱财阀捷足先登买下全部藏书,这更促使张元济下决心搜罗古籍,“一是为抢救文化遗传,使其免于沦亡;二是解决学者用书的困难,满足学者的阅读需求;三是为汇集善本,弥补清代朴学家所未能做到的缺陷”。

1909年,商务印书馆创设涵芬楼,取涵盖芬芳、包容智慧之意。千龙网记者 王硕摄

1909年,藏书日益增多,资料室迁至宝山路新建编译所的三楼上,正式定名为“涵芬楼”,取涵盖芬芳、包容智慧之意。

张元济“求之坊肆,丐之藏家,近走两京,远弛域外”,广泛搜寻收购散落在坊间书估以及藏书家手中的文献古籍,先后得了绍兴徐氏熔经铸史宅藏书“数十椟”,清宗室盛氏意园、广东丰顺丁氏持静斋的藏书数十种,顾氏謏闻斋藏书,《永乐大典》10本。每到一地,张元济总习惯去走访书肆,搜集书籍,他还远赴日本搜求我国流出的孤本秘籍,使许多文化遗产重返故土。

当时能在小说月报上发表文章,被普遍认为是一种荣耀和肯定。千龙网记者 王硕 摄

1924年,商务印书馆建“东方图书馆”,藏书不断增长,从古籍善本、地方县志、外国杂志无所不包。巅峰时期,藏书518000余册,舆图、碑帖5000余种,宋,元、明、清善本书极多,外国杂志、报纸、图书也极完备,藏书质量和规模可谓当时全国各地图书馆之首。后对外开放,享誉全亚洲。善本书藏于三楼,仍名“涵芬楼”。

张元济在图书馆被毁后,“呜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沉痛地说:“工厂的机器设施,毁了都可以重建,惟有数十年辛勤搜集的几十万册图书,失而不可复得,这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王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