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 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2)

2016-12-26 09: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百年商务:从小作坊到中国首屈一指的出版机构

1897年,曾一起就读上海清心学堂的四名同窗夏瑞芳、高凤池、鲍咸恩、鲍咸昌打算干一件大事儿——创办一间中国人自己的印书房,于是奔走、集资,竟干成了,便是后来文韵百年的商务印书馆。估计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商务印书馆竟成了中国最早的、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出版机构,并酝酿出了“亚洲最大图书馆“。

东方图书馆(涵芬楼前身),1909年设“涵芬楼”,1926年改组为东方图书馆并对外开放,被称为“东方第一图书馆”。1932年毁于日军炮火。涵芬楼供图

最开始,它真的只是一个印书的小作坊,不显山不露水。不过很快,它遇到一个倔强而强大的人,张元济。出身书香世家的张元济曾以进士之身入职翰林院,后因参加戊戌变法而被“革职永不叙用“。尽管刚经历过跌宕,张元济那颗充满元气的心脏并不能放弃,他决心启蒙民智。1901年,张元济怀抱“以扶助教育为己任”之心入股商务印书馆。1903年,张元济进入商务工作,接任编译所所长,先后设立了编译所、印刷所和发行所,并延请一大批知名学者和专家加盟,制订了系统全面的编辑出版计划,商务印书馆逐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出版企业。

曾在商务印书馆工作了十年的茅盾说:“在商务的新式出版事业中,张菊生确实是开辟草莱的人。”

三十年代初的商务印书馆上海总馆,1932年毁于日军炮火。涵芬楼供图

他组织编写新式教科书,1904年,中国第一部小学教科书《最新教科书》出版,以后又编了高小、中学教科书,改变了清末民初混乱的新式教科书市场,并将严复、林纾、老舍、巴金等后来的大师推上文化舞台;

他致力于引进西学、介绍新知,精心选择、组织翻译出版了一大批外国学术和文学名著;

商务还编辑出版了一大批工具书,1915年,我国第一部新式辞书《辞源》问世,此后还陆续出版了《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中国人名大辞典》等大型工具书;

此外,商务还编辑出版了十多种有广泛影响的杂志,如《东方杂志》《小说月报》《教育杂志》《妇女杂志》《学生杂志》等。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王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