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字号”文艺作品2015年成绩不俗

2016-02-17 10:0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 北京文艺吹响时代号角

新编历史京剧《正考父》,再现三千年前严以修身、恭俭从政的典范,既有古风古意,又有创新突破,堪称近年少有的精品佳作。

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用镜头营造出上世纪80年代的泥土味、民族风、精气神,传递出温暖、励志、真诚、向善的精神力量,收视率稳居全国前列,网络播放量超过20亿次。

北京作家徐则臣的长篇小说《耶路撒冷》,被称为“70后群体的小史诗”,摘得第五届老舍文学奖,同时获得茅盾文学奖提名。

这些“京字号”文艺作品,去年可谓风靡一时。

这一年,在国家艺术基金728个舞台艺术项目中,北京有99个,位居全国首位;

这一年,在国产电影票房前20名中,北京出品13部,其中4部票房超过10亿元;

这一年,北京新闻出版广电行业生产图书9850部、电视剧68部,规模均列全国第一。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0月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为新时期中国文艺发展指明方向。

北京文艺界践行总书记讲话精神,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创作出一系列体现中国精神、首都水准、北京特色的精品力作。

一串串闪亮的数字,证明着首都北京无愧于全国文化中心的地位。而今,北京文艺将继续吹响时代号角,意气风发攀登时代高峰。

当管家——建机制激活力

2012年,15.27亿元;2013年,14.42亿元。这是北京演出市场票房的两组数据,前后一年相差近1个亿。

此前几年,北京演出市场一直占据快车道,增长迅猛。所以,当市场风云突变,很多人都还反应不过来。

演出市场票房出现下滑,与虚假泡沫被挤出有关,与公款消费被取缔有关。变化的,不只是市场环境,文艺生产的组织格局、文艺作品的传播方式、受众群体的审美要求,也都在发生变化。

“我们必须跟上节拍,下功夫研究解决。要通过深化改革、完善政策、健全体制,形成不断出精品、出人才的生动局面。”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切中时弊。

突围之战,迫在眉睫。北京市文化主管部门下定决心,主动“出击”,探索有效机制,破解难题。

为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剧场,北京市实施惠民低价票演出补贴政策,要求剧场100元以下价位的演出票,不能低于可售票总数的30%。一般演出剧目,每张票补贴100元;成本较高的大型歌剧、舞剧、交响音乐会等演出,每张票补贴200元。截至目前,全市3000座以下符合条件的营业性演出场所,全部进入补贴范围。

激发市场活力的同时,文化主管部门尝试进一步提高文艺精品创作生产的组织化程度,力争形成一整套专业化、精细化的服务支撑机制。

作为北京市文化精品工程项目之一,《北平无战事》堪称现象级影视作品。不过观众不知道,该剧在拍摄和播出时都曾遭遇难产。

编剧刘和平说,因为题材敏感,起初无人敢接这部作品,七年里七次遭遇投资者撤资。正当他苦闷惆怅之时,北京市委宣传部抛来橄榄枝,主动充当“说客”,为该剧引入新的投资方。

“没想到政府部门对作品的扶持能如此具体、细微,当时一下子觉得豁然开朗。”刘和平说。

明亮的玻璃窗,崭新的地板、镜墙、把杆,每间排练厅的墙壁都贴有软木吸音板,隔音效果堪比专业音乐厅。这是位于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文创园内的北京剧目排练中心。

北京市现有文艺院团637家,其中92%为民营团体,且仍有增加之势。随着文艺院团的不断发展壮大,排练场所供不应求的现象愈加突出,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创作。

北京剧目排练中心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面向首都文艺团体提供非盈利性排练场所,收费标准为200元至500元,这个价格仅相当于市场价格的一半甚至更低。

哲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相声剧《三个诸葛亮》正在排练。公司总监傅若岩说,“以前剧组排练有时在谁家客厅里,有时在某个培训学校的教室里,有时候找个地下室。哪儿像这儿这么正规,而且很便宜,太难得了!”

从剧场补贴,到剧本资助,再到剧目生产,北京文艺发展有了一套全流程政策服务保障,同时也好似拥有了一位细致、周到的“文化大管家”。

去年,北京演出票房收入15.49亿元,重新跃回15亿元区间。挤掉了泡沫的北京演出市场,焕发健康新活力。

筑基石——育人才蓄能量

编剧张馨月已经40多岁了,但在前不久,她以“北京市优秀中青年编剧导演研修班”学员的身份,迎来自己的毕业典礼。

由北京文联牵头主办的“北京市优秀中青年编剧导演研修班”,请来国内外知名编剧、导演、理论家为学员免费授课。张馨月是带着问题来学习的,她想将自己的一个电影剧本改编成话剧,但一时不知如何下手,“陈佩斯老师讲的那堂‘喜剧的悲剧内核’课,让我醍醐灌顶,一下就打通了以往想不明白的创作难点。”

对于文艺人才培养问题,总书记指出: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

一年多来,北京文艺院团纷纷将人才培养作为工作重点。

“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希望我们的文艺创作能够出现‘高峰’,‘高峰’需要人才来支撑,对表演艺术而言,演员就是核心。”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感受颇深。

该院组织的“青年演员对抗赛”,要求成熟演员登台跨刀助演,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所在的队伍加分。后辈从前辈身上偷师学艺,前辈亦从后辈身上感悟到艺术新知。“打从小时候学戏开始,我就一直站在舞台中间,从没站在两边跑过龙套,这次可算是过了把‘龙套瘾’。”“梅花奖”获得者姜亦珊说。

都说北京演艺界人才济济,不过要想才尽其用,还需一座桥——衔接艺术生产的供给与需求。

被写作爱好者们亲切地称为“剧本超市”的北京剧本推介会,不仅为专业的剧本创作者搭起“卖场”,更重要的是为草根剧本创作者,特别是体制外和非京籍的文艺工作者,搭建了一个让作品走向市场的平台。

来逛这个“卖场”的文化公司、艺术机构,有数百家之多。“我们看重的就是推介会上涌现的年轻编剧的潜力和创造力。”领骥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梅说。

山东技术学院教师韩修鲁坚持业余写作40余年,她创作的电视剧本《石板巷》与上海克顿传媒公司签订了合作意向。北京能为全国的写作者搭建这样一个推介平台,让她感动:“我也想告诉那些顽强奋斗的同行,一定要坚持,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实现你的追求和梦想。”

零敲碎打式的培养,很难真正改变文艺气候。2015年,北京市出台培养文艺人才“百人工程”工作方案,选拔培养百名德才兼备、富有发展潜力的中青年文艺人才。同时,对“四个一批”、“百人工程”文艺人才及非京籍和体制外文艺工作者进行集中培训。

骐骥一跃,不能千里。

北京文艺事业的发展非一日之功,更非一人之功。只有夯实人才基座,才能为更多优秀文艺作品的涌现,积蓄更多力量。

育高峰——深扎根出精品

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对于当前文艺创作病征,总书记可谓一针见血。

治病良方何在?“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在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赵汝蘅看来,要想有好的作品,首先得杜绝快餐式、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创作者要慢下来、沉下去。

艺术采风、体验生活、结对帮扶……在中宣部统一部署下,一场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为主题的实践活动,在北京文艺界广泛开展。文艺工作者用脚步丈量生活,用心灵感悟生命,践行“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的宗旨。

北京儿艺出品的儿童剧《想飞的孩子》经过两年多的精心打磨,获得“文华奖”三项大奖,还成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并作为唯一一部儿童剧入选第十三届“五个一工程”。

对于一直沉浸在童话、神话世界中的儿童剧,出现这样一部现实主义佳作,并不容易。

一开始,主演王昭懿就对该剧的故事预设很不理解——一个当代的孩子,怎么会想着自己做一副翅膀飞翔?后来,她跟随剧组去昌平区老峪沟村体验生活,一连在这个小山村里住了好几天。背后是高高的古城墙,周围是望不到头的连绵群山,她一下子就理解了剧中那个名叫强子的孩子,“让我常年住在这样一个非常封闭的山村,我也想飞!”

反映南水北调工程的电影《天河》,创作过程亦深植于生活。

“有一次我们来到一个工地,所有人员都在地底下工作,他们要打隧洞穿越黄河底部。突然,一个工人从洞里出来,给家人打电话,他的脸上尽是尘土……”《天河》导演宁海强脑海中一直印着这样一幅画面。后来,他了解到,这个工人已经一年多没回家,家里后院“起火”,妻子要离婚……最终,他把这个工人普通却有代表性的故事搬上了大银幕。

只有向下扎根,才能向上生长。在总书记讲话精神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文艺家选择向生活要故事。

编剧刘锦云,追寻英雄母亲邓玉芬的事迹,多次深入密云区石城镇张家坟村,挖掘鲜为人知的细节和故事,创作了评剧《母亲》,连演32场。

作家孙晶岩,为了还原北平抗战峥嵘岁月,用整整3个月时间,重走京津冀抗战遗址遗迹,寻访亲历者,创作完成长篇报告文学《北平硝烟》。

在编剧王丽萍看来,生活永远是最好的老师,“一名编剧只有用心去品尝生活的味道,酸甜苦辣才能跃然纸上,或咸或淡才能活色生香。”

一年多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成为推动北京文艺创作的巨大正能量。一批“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精品力作陆续面世。

送果实——为基层种文化

“没想到隔了30多年之久,我还能再看到这部戏,而且故事更加耐人寻味。”坐在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区礼堂里的观众李先生,难抑激动之情。他没想到,北京曲剧团会复排30多年前火爆一时的曲剧《方珍珠》,更没想到还是一场免费的公益演出。

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总书记强调,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

一年多来,为百姓送文化,到基层种文化,成为北京文艺家的自觉行动。

北京音乐家协会主席、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说,文艺工作者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自己的天职。

公益演出,正是2015年北京交响乐团奏响的主旋律。乐团的脚步,陆续走进丰台、房山、延庆、门头沟等地的社区,以及北京各大高校。“在音乐不断被商业化的今天,交响乐似乎已经离百姓越来越远。现在快餐式文化不断充斥校园,我们来是抢地盘的。”北京交响乐团乐队队长李鹏说。

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走出剧院,走到城市街头,走向田间地头,甚至走进医院病房。“上海四重奏”的音乐家们,在协和医院骨科病房的走廊里,为三位罹患骨癌的小观众举办了一场特殊的音乐会。

虽然曲目只有一支,观众只有三位,最大的不过12岁,然而这场音乐会却被评为大剧院“最感动”音乐会。一个孩子悄悄告诉工作人员,过去从没听过现场演奏的古典音乐,这场演出让他感觉太美妙了。

艺术的种子,还撒向边关哨所。

在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吉根乡边防派出所,歌手曾晓燕一首《兵哥哥》唱得战士们喝彩连连;魔术师张金旭,一双巧手将木棍玩得变化万千……乌恰县公安边防大队政委宋飞激动不已:“我们这里通水通电的时间并不算久,就连通往这里的高速公路也是刚修好的,没想到今天我们居然能有机会看到首都艺术家的演出!”

“到基层去”如今已成为首都文艺工作的关键词,与大众共欢、同感,让大众享受艺术之美、人文之泽,文艺的价值才更显珍贵与高尚。

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

在总书记讲话精神引领下,北京文艺长卷正呈现万千新气象。

责任编辑:梁祎(QC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