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大师” 回归话剧舞台 范明分享十余载演员心路

2016-02-03 15:23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人物“大师” 近日回归话剧舞台 范明接受本报专访 分享十余载演员心路

对于小人物的塑造,范明的表演可以说是大师级的。

范明主演的话剧《大师》近日在北京首演,范明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专访。范明在剧中饰演一位被幕后推手包装出来的“伪大师”,喜剧效果令人捧腹。这也是他十年来首次回归话剧舞台。

范明说,做梦也没有想过能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等到真的实现了,感觉却也不过如此,“人生爬坡的时候是最好的”。“离开谁地球都转,谁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感谢观众给了你这块土壤,你要很感恩,要珍惜。”

演小人物有优势 自备冷幽默长相 将角色即兴演成范明式

法晚:这两年你的影视作品挺多的,但是话剧作品不多?

范明:对。十多年前演过,后来再也没有演过。这么多年在影视上打拼,突然感觉到人要回归一下舞台,这是一种充电,还要回到舞台表演最本初的那个状态。

法晚:这期间也没有合适的剧本和机会?

范明:机会有,时间上分配不过来。后来因为影视,2002年拍《炊事班的故事》,2005年《武林外传》,一忙乎话剧就没演。但是一直有这个心结。

法晚:看完剧本是不是也感觉这个人物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范明:有点。但是话剧的表演还是和观众有距离的,你真正想把人物塑造深入,可能还得下工夫,需要不停地去实践,去研究各种方案,还要把握表演状态、表演的基调。不像影视,影视根据演员自身强调生活,话剧是要塑造人。虽然说有点夸张,但是相对来说塑造这个人物,我比别人优势更多一些。

法晚:这个优势体现在哪里?

范明:他有一些冷面幽默,小人物有时候的癫狂,这个东西我比较擅长。行骗的同时又略有点良知,一直跟自己斗争,跟自己交战,我这张脸演起来更可信。

法晚:十几年没有演话剧,这次重新站在舞台上,有没有不适应?

范明:还好。我有时候还参加一些晚会,在大舞台和观众交流,我还唱唱歌,还下部队。2008年我参加央视的春晚小品,虽然被毙了,但是也呆了两个月,一直在舞台上,不停地接受审查,但在最后一轮审查给拿下了。所以我对舞台不陌生,很快就适应了。

这次排舞台剧我突然觉得很激动。话剧舞台非常平等,没什么腕不腕的,不像影视其实腕是有不同待遇的,包括工作时间等标准是不同的。在话剧舞台上我觉得很舒服,而且十几年没演话剧了,我看着台词好像回到了当时我在剧团的状况,我觉得挺幸福的,人需要回归一下。

法晚:这部剧本来是要说普通话,但首演时你上台直接改方言了,听说是因为有点紧张?

范明:倒不是紧张。怕出舞台事故,一出现就完蛋了,因为当时磨合时间太短了,担心出差错,那个神经就一直紧绷着。站在聚光灯下的时候,演着演着演出了范明式的大师,练了很多遍的台词都临时改成了方言版,算是我在台上的即兴表演。

演小人物有信念 坚持六年跑龙套 从来没有急功近利心态

法晚:听说你曾跑过六年的龙套,还演过死尸。那六年的龙套生活是什么样的?

范明:充满着朝气,充满着憧憬,充满着理想,而且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因为我们单位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话剧团,是国家一流的戏剧团队,有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比如《霓虹灯下的哨兵》。我是1989年进的这个团,是带着憧憬去的。那个时候就特别希望汲取营养,不停地在舞台上跑,看主演们演戏。

法晚:总是跑龙套着急吗?

范明:也有着急的时候,偶尔也演个小配角,台词多那么一两句就激动得要命。但坚持、坚持,我就是这个心态。而且这个团体那么好,好多人还羡慕你,要珍惜。当时我的求知欲很强,很愿意看别人演戏,虚心学习从中汲取营养,其实挺快乐的。

法晚:没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演主角?

范明:是有。想想算了,演配角也心甘,好的配角也很棒。像我们单位1米8的那种帅男,部队连长、指战员都是一号人物,或者营长、教导员、团长,一般都演这样的人物。我这个形象是反着的。后来我也演过一个男一号,那是2003年左右了。

法晚:那个时候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了?

范明:它不是艰难。不要那么理解。你觉得热爱你就坚持,这种坚持可不是说像职场打拼,不是隐忍。我也看老前辈们演,渴望演主角,心态还是很健康的,没有急功近利。甚至认为自己应该这样,所有演员都是那么经历,走过来的。

当然有的人机遇特别好,我祝福他,有的很年轻就当主角了,但毕竟几率太少了,特别是话剧舞台。还是需要一种信念感,有信念特别重要。

演小人物遇瓶颈 《手机》后突破自己 “黑砖头”是自己的选择

法晚:演《炊事班的故事》一炮而红,尤其是《武林外传》很多观众开始关注你,那时候了有红了的感觉吗?

范明:还好还好。演了《炊事班的故事》和《武林外传》慢慢被人熟悉,挺好的。但后来遇到一个瓶颈,你想在电视剧市场有一席之地还不那么简单,要等待。

那个时候有过一个阶段,被定位成喜剧演员,经常受邀参加一些综艺节目,也很活跃,但还是希望在影视上多一些作品。

法晚:演了很多“小丑式角色”,奠定了喜剧形象,但也不想局限于此,想走出这样的角色类型?

范明:不完全是这样。其实内心很清醒,演《炊事班的故事》都三十多岁了,心智很成熟了,我们不像新人,我们自己有丰富的舞台经验,知道自己一定没问题,但是如何被人认可,而且我们不炒作,那时候也没炒作、博眼球的概念,就是等机会。还好等待这个过程中不急不躁 ,等有人慧眼识我,有机会拼命争取。 我非常自信,因为你只要用心用功,一定没问题,就需要机会。

法晚:这个瓶颈是什么时候走出的?

范明:演了电视剧《手机》里的黑砖头,我觉得有所突破,也是很好的一个机遇。

当时也有别的剧在找我,是男二号,比这个戏重。但我听说是王志文、陈道明他们二位签了,我就决定去了。我期待跟他们演戏,我想进入这个团队跟他们学习。

一开始给我的角色不是“黑砖头”,但我看剧本就觉得这个角色有意思,我想演。制片说这个角色不但跟全程,而且报酬预算特别少。我说没关系,我就认准黑砖头了,我演《手机》一点名利的心都没有。《手机》之后我演了十几个男一号。

法晚:有些春风得意……

范明:成功了,有市场了,很知足。原来老演配角,演的是好,但是代表作不多。现在你有作品了,电视剧像《金太狼的幸福生活》我演李小璐的爸,还有《美丽的契约》,还有最近的《继父回家》在山东电视台收视率特别高,排行第三。那么多一线台,挺不容易的,说明大家愿意看。

演小人物很知足 成功多半靠努力 爬坡的过程最快乐

法晚:你有没有想过今天的成功是因为机遇来了,还是因为什么?

范明:机遇不否认,但是很多人有机遇没用,可能他不认为是机遇,演完就过去了。还是自己努力吧。你热爱自己的职业,平时多琢磨研究,跟同行虚心学习,有一定的实力,一旦机会来了就能抓住。

我一直不信命,还是靠自己,但是你要有感恩的心。很多人可能不这样想,认为谁也不比谁差,他成功了是命好,找我我也能行。别吹牛,每个人成功都是有道理的,我是这么看的。

法晚:你曾经说“过去做梦也没有想过能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等真实现了是一种什么感觉?

范明: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后来总结,人生爬坡的时候是最好的,其实到了山上没啥风景,在爬的过程当中是最快乐的。

没成名的时候,只是有些脸熟,你刚被一部分人看见,他找你签名合影,实际上你并没有达到那个高度,但你幸福无比。真正到了一定高度,无数人找你签名的时候可能你还嫌烦。当然我不会那样,其实你没有粉丝你凭什么,神马都是浮云。

法晚:成名也有成名的苦恼。

范明:其实人很奇怪的。我还好,我有时候经常挺激动的。你都这样了,干吗不开开心心呢。

说到出名,也有麻木的。我观察过,有些人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以后,到哪都前呼后拥的,为了躲避粉丝戴一个大墨镜偷跑,不一定快乐,还嫌烦。我个人感觉爬坡最快乐。

法晚:但你属于已经爬上坡的,这个时候是什么心态?

范明:千万别觉得谁比谁大,其实那个东西有些虚无缥缈,没准哪天锐气就会下降,而且这个时代新陈代谢太快了。离开谁地球都转,谁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作者:寿鹏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