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怎么过重阳节?

2019-10-03 15:49

打印 放大 缩小

重阳节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重阳”也叫“重九”,因为《易经》中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两九相重,古人认为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吉利日子。

古人在重阳节时,常常用登高、佩戴茱萸、赏菊、饮菊花酒、放风筝、吃花糕、食烤肉、涮羊肉、吟诗作赋等方式来庆祝这个节日,以祈盼平安、祈求健康,而这些传统也流传至今。

登高

在明清两代,重阳登高盛行,那时每逢阴历九月初九,皇帝要亲自到万岁山(即景山)去登高拜佛祈求福寿平安并观览京城风光,皇后妃子们则在故宫的御花园登临堆秀山登高眺望。在民间,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或登临自家花园的假山亭台,或在旧京城内外爬山登高一览山景和都城风景。

那时主要是赴西山八大处、香山、五塔寺、北海、白塔、景山五亭、陶然亭等处所,一般全家或三五好友同行。《燕京岁时记》书载:凡登高,必赋诗饮酒,烤肉分糕,洵一时之快事。此风从民国时期直传至如今,百姓的登山登高活动仍非常盛行。登山野游活动,既是一项健身的体育锻炼,也是一项亲朋好友聚会欢谈、增进亲情友情的活动。如今登高当然早已没有避邪免遭天祸的迷信俗愿,登高登山已是人们经常化增强体质的体育旅游活动。趁金秋大好天气之际,选择适宜郊游的地区,不妨全家来一次旅游。届时登高望美景,心旷神怡,身心愉悦,尽享家庭幸福和谐之乐,还可同时备好羊肉、作料等食品与炊具,吃一次烤肉或涮羊肉,阖家饮酒游乐野餐,别具风情。

佩戴茱萸

佩戴茱萸的传统,在老北京也比较流行。茱萸全称吴茱萸,又称越椒,是一种芸香科植物。其树高不过丈余,树叶阔厚,类似椿树叶。该树于阳春三月开黄白相间的花,于七八月间结果,如花椒形样,嗅之芳香浓郁,嚼之辛辣微苦,是祖国医学内外科常用的中药材。它有散寒止痛、降逆止呕、温中止泻、开郁杀虫之功效,古代有“吴仙丹”和“辟邪翁”之称。佩系茱萸之俗,早在汉代时出现,到唐代时流行很广。从现代医学保健看,费长房让桓景全家把茱萸用布囊包好系在臂上,实是借其有挥发油的芳香辟秽,用其避瘴驱虫,防疫免病。

赏菊、饮菊花酒

赏菊、饮菊花酒是老北京度重阳节的另一项风俗。菊花,秋之骄子,其色艳丽,多呈金黄,其姿优美,富于神韵,其品坚贞,经霜不凋。为此深得文人墨客、学子、诗人们的青睐欣赏,边赏菊,边饮菊花酒,边吟诗作赋,历代诗人都有咏菊名篇佳句传世,美不胜收。战国时屈原就写过“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的名句。东晋的陶渊明不仅以赏菊为乐,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佳句,还是一位“菊迷”,他专门种了一个大菊园,精心培育耕作浇花,并对着菊花自语祝愿:“菊花如我心,九月九日开;客人知我意,重阳一同来。”说也奇怪,那年的九月九菊花真的一齐盛开,迎接亲朋诗友前来赏菊吟诗。

据说老北京那时文人墨客还经常赴天宁寺、景山公园、中山公园的唐花坞等处赏菊观景。天宁寺位居旧京近郊广安门外,原地势较高,可登临远眺京城,旧京时这里的殿宇虽已破旧,但古树参天,植物花卉繁茂,花团似锦,尤以多姿貌美的菊花繁多而闻名古城,成为金秋登高赏菊游乐的好地方。清李静山《增补都门杂咏》曾有诗曰:“天宁寺里好楼台,每到深秋菊又开,赢得倾城车马动,看花犹带玉人来。”

放风筝

放风筝也是历史悠久的北京民俗,它不但简便易行,还是老少皆宜的一种娱乐方式。到清代时,老北京放飞风筝更为盛行热闹,《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也是颇为有名的“风筝迷”。相传曹雪芹不但是扎制风筝的行家——人称“曹氏风筝”,他还非常喜爱放飞风筝。有一年重阳节时,他就在宣武门外太湖的湖边上作过精彩的风筝放飞表演,赢得百姓们的喝彩。

吃花糕

吃花糕是老北京盛行的风俗。在重阳节这一天清代宫廷里要举行“花糕宴”,民间也风行制作吃食花糕。花糕,又称菊花糕、重阳糕。在周密写的《武林旧事》一书中有记载:“九月九日重阳节,都人是月饮新酒,萸簪菊,且各以菊糕为馈,以糖肉秫面糅为之,上缕肉丝鸭饼,缀以榴颗,标以彩旗。”明代沈榜的《宛署杂记》上也说:“九月蒸花糕,用面为糕,大如盆,铺枣二三层,有女者迎归,共食之。”

吃糕,源于“登高”的“高”,糕字与高同音,象征“步步登高”、“步步高升”之寓意。所谓“花糕”,老北京时有许多种类,一类是饽饽铺里卖的烤制好的酥饼糕点,如糟子糕、桃酥、碗糕、蛋糕、萨其马等,一类是四合院里主妇们、农村妇女用黄白米面蒸的金银蜂糕,糕上码有花生仁、杏仁、松子仁、核桃仁、瓜子仁五仁,有的是用油脂和面的蒸糕,有将米粉染成五色的五色糕,有的糕中夹铺着枣、糖、葡萄干、果脯,或在糕上撒些猪肉丝、鸡鸭肉丝,有的花糕上还贴有“吉祥”或“福寿禄禧”字样,并插上五彩花旗。花糕那时也像月饼一样用于馈赠亲友。

迎接女儿回娘家

那时还有一风俗,要在九月初九天明时迎接女儿回娘家,取片糕搭在女儿额头上,一边搭一边还祝福女儿“愿儿百事俱高”,所以重阳节又称为“女儿节”。这个风俗至今在北京郊区一些地方仍一直流传着。

摘自《老北京的记忆》

张善培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5月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