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卑微力量

2016-09-25 10:1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家应该认领自己的卑微——这是作家阎连科以其作品《日熄》,最近在香港荣获第六届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文学奖”的受奖演说时说的。

阎连科指出:虽然比三十年前的境况好得多,但作家与文学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低到了尘埃里去,可还又觉得高了出来,绊了社会和别人前行的脚步。但他认为,作家还须坚持自己的卑微,果断认领自己的卑微,希望通过自我、自觉的认领,可以对卑微有些微的拯救,并希望通过被拯救的卑微,来拯救自己的写作,支撑自己的写作。

阎连科甚至认为:没有卑微,就没有叫阎连科的那个人。在现阶段,人生浮躁,世相纷乱,作家应保有一种卑微前行的力量,内心世界与现实世界默默地不认同,保持自己那份清醒而又清静的头脑,一点一点让文学的灵魂低到尘埃里去。所以阎连科悟道:从每一刻起,“卑微”这两个字,就刀刻在了我脑络的深皱间,一天一天,分分秒秒,只要想到文学,它就浮现出来,不仅不肯消失,而且是愈发的鲜明和尖锐,一如钉在砖墙上的铁钉,红砖已经腐烂,锈钉却还鲜明地突出在那面砖墙上。

在世界越发狂奔向前的今天,灵魂应钉在原地不动,保持一种恒久的低位,在卑微中提升。卑微既是一种生存、生命和实在,可也还是一种理想、力量和艺术的永远。使作家相信卑微的生命和力量,甘愿卑微,承受卑微,持久乃至永远地因为卑微而写作,为着卑微而写作。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作者:大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