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画派”盛极一时 如今唯余空名?

2016-05-08 14:0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展览:俄罗斯油画名家艺术作品展

地点:中国油画院美术馆

时间:2016年4月23日至5月8日

34
《肖像》 马尔加林 2010

晚清的中国笼罩在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割地沙俄的余悸之中,整个世界被工业革命催入新纪元,法国大革命震彻欧洲秩序,《共产党宣言》和《物种起源》在两希文明的欧洲上空盘旋,欧亚大陆的心脏仿佛都嗅到惊惶将临,怦怦直跳……

把“巡回派”放回一个更大的时空

人心悸动带来政治的变革,也直接表现在了绘画上。从罗马帝国继承希腊遗产,到受迫害的基督教反统罗马,再到帝国东西两分,天主教与东正教的文艺渐行渐远。自文艺复兴后,地中海北岸绘画的观感直逼肉眼亲见,而拜占庭的遗腹子在东边的俄罗斯大地上发旺。西边是嘈杂的诸神争闹,东边是神圣的绵长冗赘。

然后,俄罗斯统治者自觉落后,开启全盘西化,建筑、绘画等艺术统统效法西欧列强,古老的拜占庭基督教传统为之一惊。谈沙俄,必先知西欧,俄罗斯面貌的根基并非发自本土,变革络绎不绝,图强的俄罗斯嗷嗷待哺。而西欧人是自我中心且乐观的,直到理性代替信仰而带来绝望,才向远处一瞥,望见东方。此时,艺术的中世纪、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都翻篇了,巴比松、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纷至沓来。但在这一系列接踵而至中,古老的师徒手传逐渐淡褪,18世纪以后的“学院”寿命似乎更长。而且,文艺形式的传播,还有热钱注入。巴黎、伦敦的学院开始组织年度展览会,展览、热钱与成功绑在一起,壮观而做作的作品压倒单纯真诚作品,其危机直接导致了绘画题材的爆炸。资金来源的改变是欧洲绘画变革的重要因素,两希文明的既定题材渐渐失宠,艺术家像一群脱缰的猎狗,向四面八方寻野兔去了。至此,欧洲绘画主题随着政治变革完成了一次彻头彻尾的颠覆,由权力中心转移到了权力边缘,画家从受雇方演化为命题者。到了19世纪,作为文艺心脏的法国,学院派、巴比松、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几乎无代际地出现。

俄罗斯艺术巅峰的“三个代表”

沙俄在这段时期也创造了他们文艺的巅峰。其三个代表就是:音乐上的强力集团、文学领域的黄金时代、绘画上的巡回展览画派。

俄罗斯的传统之根是东正教,绘画传统乃是拜占庭圣像,以肃穆神圣的基督教主题为脚本。至今,以东罗马帝国正统基督教自居的俄罗斯,圣像画的体用未变。巡回画派的许多画家初学的并非油画,而是圣像画。那么,为什么我们谈到俄罗斯绘画的时候,总是更多关心它的现实主义呢?俄罗斯的油画与西欧是否属于同一文脉?此在的你我缘何要了解彼在而高远的俄国遗物?

世上最难谈的便是画与音乐,因为作为语言,它们本身是自我解释的。最下策是看文字介绍,看画册和网页次之,最佳的办法是亲自去“会面”。

关于巡回画派的历史,中文有许多绝版的著作,高莽先生的《俄罗斯美术随笔》、维尔日宾斯卡娅的《俄国巡回展览画派》译本、奚静之著《俄罗斯苏联美术史》以及梁斯柯芙丝卡娅著的《列宾评传》。如果有一天您可以亲临俄国,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是这一段美术史的宝库。

论巡回画派的影响,从欧美各大美术馆藏品可以看出,他们几乎无视这段历史,甚至有意避而不谈。一方面,俄罗斯当局严格控制巡回画派作品出境,另一方面,作为老师的西欧也无暇无兴顾及自己的弟子。不过多年前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倒是为巡回画派做过一次大型回顾,对于掌握话语权的欧美来讲,也算是一次迟到的正名。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尤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