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建《群山之巅》更朦胧

2015-12-07 10:21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迟子建与奈保尔能是啥关系?

最近深圳读书月2015“年度十大好书”出炉,迟子建的小说《群山之巅》不仅入选榜单,还以最高票数获选“2015年度推荐好书”。这是迟子建暌违5年之后的小说新作,她描写了一群小人物的生活状态和人生宿命,没有深不可测的悬念,也没有太过悲壮的场景,最直接地展示了红尘里的精灵、白雪下的罪恶和群山之巅的太阳火。这里的故事充满“朦胧感”,每一个都值得回忆,有罪恶与救赎的灵魂独白,也有爱与痛的命运交响曲。

迟子建五年磨一剑

迟子建的长篇小说《群山之巅》,是她在2010年出版《白雪乌鸦》之后,暌违5年的新作。人们对她作品的期待是有原因的,毕竟她曾因《雾月牛栏》获得第一届鲁迅文学奖、《清水洗尘》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世上所有的夜晚》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成为唯一一位三获鲁奖的作家。

她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曾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和澳大利亚“悬念句子奖”等多种文学奖项。她的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法、日、意大利等多个海外译本,漂洋过海去到世界各个国家。

不过与迟子建以前的作品不同,《群山之巅》中没有明确的主人公,勾勒的是一群小人物的形象,他们有不同的命运与生活。这些零星的小故事,让人初看,仿佛感受不到主线在表达什么。

17章故事线索复杂

那么这些小人物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群山之巅》中的群山指的是松山山脉,其中有一个叫做龙寨镇的地方。与普通的山间小镇不同,一般来说,山间的乡镇都是建造在平坦的山脚之下,可是龙寨镇却处于群山之巅,迟子建说,这是小说得名的原因。

《群山之巅》一共包含了17个篇章,容纳了数十个人物,重点描写了抗联逃兵辛开溜、战斗英雄安玉顺、当地权势陈金谷三个家族的故事,但这并不是全部,小说里的人物还很多,人物关系繁杂,线索纵横交织。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应有的宿命,构成波澜壮阔的历史。

故事以辛七杂的形象开场,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位参加过“抗联”的人物,具有一定的历史线索。辛七杂是一个屠夫,但是他极具情味儿和生活情调,他点烟不用明火,而是用凸透镜采集阳光,点燃树皮,再点燃烟斗。他是父亲和一个日本女人所生,所以他对父亲充满着排斥和厌恶,但最后他给父亲的是理解。

奈保尔

风格“类似”奈保尔

对于《群山之巅》的故事结构,读者自然有不一样的感受。有人认为,《群山之巅》比起迟子建之前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文笔更加苍茫雄浑,与《白雪乌鸦》对比,故事情节更加跌宕精彩。人物虽多,但字里行间依然有诗情画意,如史诗般壮阔。

相反地,也有读者觉得,人物众多的小说模式,让整部小说的密度增大数倍,作者仿佛一直在讲故事,可故事的主要内容到底是什么却模糊不清,起初觉得是原始的复仇小说,读到后来却发现,那只是一个串联的作用,让人读完一头雾水。

这样的评价让人不禁想到了奈保尔的《大河湾》。在奈保尔的作品中,往往没有太多悬念,一本10万字的小说里就可包含200多个短篇故事,至于读过之后,你只能自己琢磨体会。

就仿佛人们在现实的生活中可以预见故事的开头,但却猜不出故事的结尾一样,谁又能说什么事情一定是怎么样的呢?奈保尔式的小说即是如此,虽有云里雾里的朦胧感,读不懂也不缺少内在的“典雅”气质。

迟子建

保持开放式结局

《群山之巅》令不少读者困惑的原因,大概还因为迟子建没有给出一个简单的结局。在小说的最后,迟子建写了能预知生死的精灵“小仙”安雪儿的大声呼救:“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

在书中,安雪儿起初不长身体,被人们认为是连接死亡通道的负荷,是凡间的神人,可是并没有人了解她的孤独。迟子建对这个人物有自己的感悟,但没给她绝对的命运,“做凡间的神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沉重,她其实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孩子。孩子毛边的出生,等于还给安雪儿一个‘人间的童年’。我写她时,虽然让其体会了滚滚红尘中的各种美好,但是夜深人静时,她又会怀念从前那种具有神性的日子,怀念她能够洞知人世微妙与宇宙秘密的往昔,所以安雪儿这个人物就是一个复杂的人性与神性交织的角色。”

迟子建继续解释说,“结尾单夏在群山之巅的土地祠拥吻安雪儿,因为安雪儿已经‘回’到人间,她本能地发出绝望的呼救,她不会想到单夏可能只是拥吻她而已。所以读者容易按照我们的思维定式,去揣测安雪儿的结局。但其实这是一个开放的结局。”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武祉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