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路上,乡贤在我们身后守望

2015-10-14 16:55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远行路上,乡贤在我们身后守望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多年来,他一直思考着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中的中国大众文化,用文学理论来审视社会的各种现象。

2014年,他提出“用乡贤文化滋养主流价值观”,引起广泛共鸣和热议,让社会对乡贤文化的当下意义有了新的理解。

远离家乡千里万里,但是每一个中国人,对自己的故乡都有着深切的情怀。

前不久刚刚谢世的102岁高龄的著名文化学者张充和,1948年离开中国远渡美国。但是在遥远的他乡,她始终牢记祖国的传统文化,以一己之力,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她的主要着力点是昆曲和书法。甚至在晚年,张充和依然以昆曲作为她怀念故乡的一种方式。弥留之际,她稍有清醒时,嘴里哼出来的就是“水磨腔”,是原汁原味的昆曲。

当年,沈从文先生的表侄,著名画家、文学家黄永玉先生,在沈从文先生的墓碑上这样写道:“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而他本人也是这样。虽然黄老先生今年已经92岁高龄,但是作为画家,他每天没有把最多的时间花在宣纸上,而是花在他的小说上。因为他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用文字的形式,来表达对故乡的怀念,讲述他从小到大在湖南湘西的生活。一位92岁的老人,为什么愿意每天花上几个小时,写自己的童年和故乡的故事?我想故乡的情结在他心中一定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曹可凡,著名主持人

传统乡村是怎么治理呢?靠的就是乡贤

一般而言,人类社会扩大到一定的规模后,会形成自己独特的社会组织。在中国的社会组织里,乡贤一直起着关键作用。

中华民族是一个农耕民族。乡贤首先是传统农业技术的掌握者。他们熟悉季节的变化、播种的节奏,指点大家播种收割、进行农事。因此对农耕文化来说,乡贤有着很高的指导地位。

更进一步说,乡贤为社会的道德伦理价值提供了支撑。中华民族的治理方法历来非常独特。传统的社会治理中,县以下不设衙门,没有政府机关。那么乡村怎么治理呢?靠的就是乡贤。

我们一直依赖血缘。宗族关系建构起儒家的基本伦理。在这种人际关系中,社会迫切需要有经验、有智慧、有道德的人,给予精神上的滋养,维护社会的秩序。乡贤正是中华民族最基层的治理末梢,是社会不断变化中那根不变的“定海神针”。有了这股稳定的支撑力量,社会才能更加井然有序地发展。

今天的社会对乡贤文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天,对乡贤文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乡贤在农村重建的过程中,在中国发展的内在动力中,起着尤为不可替代的作用。我把这些作用归纳为三个比喻。

第一,乡贤是“黏合剂”。他们能把原本外出打工、离开家乡的人,和本乡的人重新黏合在一起,重新凝聚认同。对家乡的认同,历来是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我们是从家族认同,到乡土认同,再到国家认同。这就是乡贤形成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有了黏合剂,中国人走得再远,都会像风筝一样不断线。全球化的今天,几乎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看到我们的同胞。他们一直保持着中国文化的精神,就是因为有这些“黏合剂”,把他们黏在一起。

第二,乡贤是“转换器”。在市场经济体系下,现代的法律制度以西方契约精神为核心。这套法律制度怎样与中国传统的乡土人情无缝融合,恰恰是中华文明未来发展的重要问题。所以我们需要“转换器”。

今天的乡贤,不仅是过去饱读儒家诗书的文人,更是有着新的全球意识、了解西方文化又了解中国传统的人。他们在经商、创业的发展过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当他们回乡时,愿意把这些经验传授给自己的乡亲,让乡亲们可以融合中西文化,适应剧烈变化的全球化进程。我认为,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尤其需要这种内部的稳定性。

第三,乡贤是“安全阀”。时至今日,中国农村的变化可谓剧烈,各种价值观、伦理观碰撞交织。比如说中国传统的孝道,现在正面临冲击。

中国传统观念中,老人一定要有子女尽孝。因为年轻时,他们管子女管到底,等他们老了,子女也要管他们管到底,养老送终,这就是中国文化,提倡我管你、你管我的孝道。有了这样的理念,今天的老父老母一般都愿意帮子女带孙辈,这对年轻人的劳动力是很大的解放。

可是现在,中国的家庭伦理出现了一种价值的错位。年轻人希望父母管自己一辈子,因为中国父母历来是管到底的。但等到需要年轻人养老人时,他们又不愿意管父母了,会借口说,你看西方老人,年纪大了就自己住养老院,从来不需要子女操心。

当中西价值观剧烈冲突时,哪一个对我们有利,我们就选哪一个。面临这种错位时,就需要有一个安全阀,一个社会秩序的维护者。因而,乡贤的号召,乡贤的楷模作用,在此重新有了意义。

当我们走出去时,乡贤就是身后的守望者

中国人最重故土。在印尼、缅甸,中国的同乡会发挥着巨大作用。而在北京,历来都有很多同乡会馆,比如绍兴会馆培养出了鲁迅。

乡贤的核心正是对故乡的一份爱。孔子说:“泛爱众而亲仁”。社会的伦理秩序不仅依靠血缘,乡里乡亲是超越血缘关系的一份认同。当中国社会经历了100多年的变局后,在乡里基层始终有一种不变的力量存在,这种力量就是以乡贤为中心的心理认同。这种认同让中国人不管走到哪儿,只要听说是同乡,一般就会愿意帮助他。走得再远的人,在同乡人群中也总能找到一份慰藉。

今天,面对历史契机,我们又开启了一次文化自觉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乡贤把传统的文化和精神教给年轻人,我们的下一代就难以有凝聚力,甚至会缺乏走向未来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乡贤文化是一种价值的传承、社会的支撑。

有了这些乡贤,当我们走出去时,会感到心安,感到自己的家乡是安定和谐的。无论走得多远,都有一些守望者,在凝视着我们的背影,在背后做我们的精神支柱。即使全球的秩序、价值、伦理正处在重整的过程中,但中国人走向未来的道路,却依然坚定,充满希望。这就是乡贤的力量,乡贤给了我们安定踏实的感觉。

责任编辑:梁祎(QC0007)  作者:张颐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