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看柳”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2016-03-24 15:2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月看柳”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阳春三月,柳枝吐绿。柳,很早就被古人称为“报春的使者”。此外,由于“柳”谐音为“留”, 古人常以折柳来表达依依不舍之情。隋代时,隋炀帝曾赐柳树姓杨,柳树遂多了个“杨柳”的称谓。柳树是北京地区的本土树种,其栽培历史已有2000多年,老北京对“柳”更是情有独钟,除了以“柳”来给胡同街巷命名,如柳荫街、柳树胡同、青柳巷、垂杨柳……而且,还有“三月赏柳”、“春食柳芽”等习俗。

98

北京地区柳树的种植始于何时?

据《北京森林史辑要》记载:一万多年前,柳树已与松树、栎树、桦树、柿树等混生于北京地区,它也是北京地区被记述的人工栽培最早、分布范围最广的植物之一,其栽培的历史已有两千多年。《北京植物志》载:北京柳树有旱柳、垂柳、红皮柳、黄花柳、山柳、沙柳、蒿柳等,以旱柳和垂柳居多。柳树的适应性强,随处可种,多栽于水边、路侧,柳枝婀娜多姿,极富观赏性。从一千多年前的辽代开始,柳树一直被视为绿化北京环境的主要树种,历代多有种植。

辽会同元年(公元938年),辽将幽州升为“南京”,又称“燕京”,作为辽国陪都之一。燕京城设八座城门,“太宗令各城门外广植树木,安东、迎春、丹凤诸门以植柳,开阳门、通天门、拱辰门诸门以植槐”。金大定四年(1164年)金世宗完颜雍“命都门外夹道重行植柳各百里”,金宫城之前,也是“驰道两旁植柳”。到了元代,则在丽正门(今前门)内千步廊“旁近高柳,郁郁万株”,厚载门(今地安门)处有“雪柳万株”,而琼华岛(今北海白塔山)是“山下万柳”。泰定四年(1327年)又在琼华岛上植“花木八百七十本,以柳居多”。明代弘治年间,有大臣向皇帝进言:“京城渠路及边境地宜多种柳树,可以做薪,以备易州(今河北易县)山厂之缺”。弘治皇帝恩准“京师广植柳树,定时砍伐”。清代曾在东长安街南到城墙的玉河(御河)“两岸俱植柳,垂阴水面”。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康熙皇帝巡视永定河时,特命直隶巡抚于成龙筑新堤以根治永定河水患,广植树木于堤上以防堤溃,并建议多植柳树。民国时期“京师植木多柳树,易载易生”,“进京之官道两侧柳木成荫,为路人歇憩之佳处”。

柳树还是北京园林中的主要树种,《帝京景物略》对明代北京园林中植柳造景有极为详细的记载,定国公园(位于德胜门内德胜桥附近)“垂柳高槐”、成国公园(位于安定门东)“榆柳夹而营之”、李皇亲新园(位于城南金鱼池北)“廊遍桃柳”、海淀勺园(位于北大未名湖)“入路,柳数行”、万驸马白石庄(位于西直门外白石桥北)“所取韵皆柳,柳色时变,闻者惊之;声亦时变也,静者省之。春黄浅而芽,绿浅而眉,春老絮而白;夏丝迢迢以风,阴隆隆以日;秋叶黄而落,而坠条当当,而霜柯鸣于树。”足见当时北京园林中植柳之盛。清代北京皇家园林圆明园、清漪园(今颐和园)、西苑(今北海)等都植有数量较大的柳树为景。

柳树具有易于栽植、成活率高、生长快、生命力强等特点,颇受北京人的青睐,早年间街巷、村落中多有种植,故以其命名的地名也多,如柳树胡同、双柳树胡同、柳荫街、柳林村、东柳树、大柳树、大柳林、青柳巷、垂杨柳、万柳堂、柳沟等。

乾隆皇帝对柳树情有独钟,曾在清漪园、圆明园广植柳树。在南海子(今南苑)饮鹿池旁有两株古柳,俗称“南苑双柳树”。根深叶茂,枝条交错,树形优美。乾隆曾七次在阳春三月到此赏柳,并写下多首赞柳之诗。其中写道:“南苑双柳树,厥名亦已久。临池弄清荫,婉婉盖数亩。岁月与俱深,麋鹿相为友。”后来双柳树中的一株枯萎后,他还特令南苑郎中派人在其旁边又补植一株,以恢复原来的双柳树景观。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户力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