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抢瘪了亲情“红包”

2016-02-22 09:3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别抢瘪了亲情“红包”

一岁一新年,互联网时代会让过年发生怎样的变化?按照微信公布的数据显示,猴年春节期间(除夕到初五)微信红包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总计有5.16亿人通过红包与亲朋好友分享节日欢乐;相较于羊年春节6天收发32.7亿次,增长了近9倍。数据显示,最喜欢发红包的省份是广东,江苏和浙江紧随其后;最喜欢发红包的前3个城市是北京、深圳和广州。春节,俨然成为“万人低头,机不离身”的节日……


陶小莫/图  

正方

民俗传统的演进

这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和智能手机用户迅速增多,除夕的短信发送量大幅减少,数据流量却在逐年大增。除了电商巨头为争夺用户的红包大战,不少年轻人通过点赞送祝福,或通过发微信红包或支付宝红包给亲友拜年,这些时髦新奇的拜年方式让人耳目一新。

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在简单直接的真金白银之外,恰恰可以加强亲友间的互动,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增加年味。长辈给晚辈派发红包,本来就是传递祝福与关爱的民俗传统,网络红包不仅将这种传统民俗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还将其范围泛化到朋友、同学、同事甚至是陌生人,让一些远隔千里“潜水”的人也能穿越时空为彼此送达一份心意。而且,“抢”这种拼手气和运气的方式,赋予了红包更多的娱乐气息,即使只抢到几分钱的红包,仍让人有意外的惊喜,说“一分也谢谢”的有之,说“一分也是爱”的更有之。试想一下,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促膝而谈聊家常,一边群策群力抢红包,不也其乐融融吗?  

而且,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并非坏事,以往,春节回家,少不了大包小包,给家里人带些好东西。在电子商务日益发展后,取而代之的是教给家里人一些实用的互联网技能,新的生活方式借春节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这一载体快速进入山乡村野。毕竟,移动支付正在越来越多地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切切实实的种种便利。移动支付的使用门槛不高,即使在偏僻地区,即便是上了年纪的群体,都完全可以学会并用好。这说明手机抢红包成新年俗,并逐渐向着正面、积极的态势发展。

手机“抢红包”替代传统意义上“压岁钱”成新年俗,不过是民俗传统随时代发展而变的最新演进,迎合的是当下公众的心理需求和社会的整体需要。童其君

评判

感知年俗文化变迁

移动改变生活,智能冲击春节,当前的过节方式较之于过去,已然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新的方式逐步取代了旧的方式,旧年俗已不再一成不变,变得更加丰富而多元。2016年春节,以除夕夜“全民抢红包”,让这个春节打上了自身鲜明的印记。

曾几何时,喝腊八粥、祭灶、守岁、拜年、祭财神、逛庙会、闹元宵等传统的过节形式,无论在仪式上还是在程序上,都已然在发生了变化。一度被人乐此不疲的放鞭炮的行为,也因为环保意识的增强,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春节期间,携一家老小远离喧嚣和烦扰,让身、心、灵回归自然与宁静,已然是多数都市人过年的“新习俗”。追求心灵的更加平静和节奏的更加平稳,更注重个体的自由度和形式的多元化,已然成为过节的新时尚。

现在的年轻人,已不再为传统的人情和形式所束缚,他们显得更加开放和自由,也具有更多的选择权。不必再像文化贫瘠的时代,守在电视机前集体看春晚,而可以独居一室看看书,或者邀上三五友人喝茶,而方兴未艾的同学会、战友会等,又给春节增添了新的内容。除了陪家人、朋友,大多数时间都是给自己的心灵放了个假。过去基于物质和精神文化贫乏的形式设计,在当前已实现了完全性的解构,比如贴春联,或者在家中做上几桌饭菜,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前来吃饭,或者初一只吃剩菜剩饭,正月初五倒垃圾送穷,这些或基于条件而无法实现,或者基于观念已不再坚守,过节跟平时一样已无太多的规矩与禁忌,唯有不变的是回家团聚和放松身心的主题。

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主任李松认为,“对年味不足的抱怨,折射的是一种文化焦虑,是转型时期的文化纠结。”从农耕文明进入了工业文明,社会基础变了、文化生态变了,节日习俗随之变化则无可避免。因而,以新的眼光来看待和认识节日,才能用新理念服务新年俗,用新的智慧营造新的年俗。唐伟

反方

传统民俗的失落

节后,大家共同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手机抢红包”。孩子在玩,青年在玩,中年在玩,老年也在玩。有专家疾呼:别让抢红包再毁了一代人。这话说得有点严重,还到不了这种地步。但是,必要的关注还是需要的。抢红包成为新年俗的背后问题是什么?

抢红包成为新年俗,就是真正的年俗失去了领地。不是说,春节期间抢红包存在多大问题,而是说,不应该让抢红包成为唯一。抢红包占领了年俗的领地,是传统文化的失守。这几天有一条新闻很火,安徽农村出现了“春节豪赌”现象,有的人甚至输掉了一年工钱。为何人们春节期间都在赌博?

仔细想想,春节期间农村的豪赌与手机抢红包成为新年俗的背后,都是有原因的,这就是传统年俗已经渐行渐远了。笔者是70后,我小的时候,尽管家乡是贫穷的,可是一到过节的时候就热闹起来了。玩把戏的,搞杂耍的,猜谜语的,看花灯的,扭秧歌的,可谓是丰富多彩。而眼下是什么?春节期间我们除了能打开电视机之外,还有什么娱乐项目?在富裕的年代里,我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其实比以往还贫困。当公众娱乐活动越来越少的时候,人们不抢红包还能干啥?我们的春节年俗是珍贵的,可是我们并没有人去珍惜这些年俗。恰恰是这些土得掉渣的年俗比央视的春晚都宝贵。当韩国将很多属于中国的民俗文化拿去申遗的时候,我们除了谴责是否也该反思?

今年除夕夜,有超过1亿观众通过支付宝咻一咻抢到春晚红包,共瓜分了8亿元。加上集齐五福平分的大奖,幸运用户除夕夜咻到的支付宝红包,最小为1元,最高超过280元。这样的活动也是不错的。问题是,当抢红包成为唯一新年俗的时候,我们失落的传统文化是否还能有寻找回来的时候?郭元鹏

提醒

莫只顾低头“抢红包”

春节年俗本不必故步自封,而理应与时俱进。人们希望将传统假日过出新意,过得更加新鲜有趣,也完全可以理解。手机“红包”的上位,也并非全然是对传统春节年俗的喧宾夺主,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暗合了人们把传统节日过得更有新意,更加社交化的心理。年节的“红包”本就是有着深厚民间土壤的传统年俗文化,这也正是“互联网+红包”得以迅速风靡而成最“热门”新年俗的心理基础。

不过,当亲情的团聚,却被各种手机“红包”打乱了节奏,本该更多回归家庭与亲情的春节,却在“低头抢红包”中消逝,甚至连饱含亲情的长辈红包,反而无人回应、遭到冷遇,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春节习俗的进化与转型,当然不必排斥,更无需阻止。春节的内涵与外延能够不断拓展,也未尝不是这一传统节日生命力的体现。然而,春节融入更多的社交性,满足更多的社交需求,包括“红包”向移动互联网的进化,毕竟只能是对春节传统内涵的补充而非替代。于是,当低头抢红包,却忽略了身边至亲,甚至连亲情的沟通,对父母的陪伴,都抵不住“抢红包”的诱惑,春节过得表面热闹却内心遗憾,也就绝不意外了。

而从春节“抢红包”的风靡,到对疏离亲情的抱憾,对于春节长假的盘点,或许还不能仅止于此。不可否认,科技与商业对于生活方式与传统习俗的影响,当然不必也无需排斥,“抢红包”风靡的背后,的确也有红包文化与心理的支撑。互联网经济对于年节“红包”心理的拿捏与人们社交诉求的发掘,更是令人慨叹于商业力量的无孔不入。但科技与商业归根结底是满足民众的需求,当然也就更需顺应并回归传统。既然如此,除了人们主动把春节的宝贵时光更多地留给亲情,让亲情本身的互动方式更加有吸引力之外,科技与商业模式对于传统与亲情的回归,或许同样值得深思。

无论如何,“抢红包”这个春节新年俗,当然不妨一乐,但切莫只顾低头“抢红包”,却让亲情“红包”囊中羞涩。武洁

三言两语

以前短信拜年,现在红包拜年,方式不同,情谊依旧。

——李冬

抢红包无可厚非,关键在于要把握好分寸,不能被绑架了,新春佳节家人团聚,您总低着头闷声不语地鼓捣手机,总归不合适。

——方怡天

与家人交流感情才是春节的主题,这一抢红包,很多人都不说话了,如何交流?团聚之意顿时失色。

——黄一葵

以前是长辈给压岁钱,现在红包一抢,平等了。

——徐秀丽

年味越来越淡,过年已然没有了多少意义,如果再低头抢红包,春节可就真没啥味道了。过年时少看手机吧。

——邵建军

一方面接受新年俗,一方面宣传老年俗,春节文化就是如此在传承中发扬光大。

——陈海

抢红包倒是热闹欢快,过后却不乏遗憾与后悔,为什么?因为我们其实都知道纯洁的真正意义在哪里。

——贺东杨

让春节回归家庭与亲情,这主题和抢红包并不矛盾。

——从蔚然

时代变迁,新年俗必然会出现,不必苛责。

——赵坤

责任编辑:王健岚(QN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