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依霖主持《四大名助》自爆有爱情烦恼

2016-02-15 14:47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谢依霖:谐星体质终结桃花运

谢依霖(资料图片)

由孟非、谢依霖、尉迟琳嘉等主持的真人秀《四大名助》每周四晚在东方卫视播出,每期节目主持人邀请一位嘉宾向烦恼开战。谢依霖作为场上唯一一位女主持人,受到了不少关注。节目中,她插科打诨毫无顾忌,无节操地耍宝搞笑,玩得不亦乐乎。有观众看了节目后赞道:“Hold住姐在谐星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专访谢依霖。她谈到从2011年《大学生了没》创造“Hold住姐”以来一路上的小幸运,点评自己在《四大名助》中的表现,也搞笑地预测万一真如孟非所愿上《非诚勿扰》征男友,会给自己贴什么标签吸引男嘉宾。

刚出道时的“Hold住姐”

谐星之路养成记:

喜欢自己表演,享受别人笑声

2011年8月,还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戏剧学系念书的谢依霖,参加了广受台湾大学生欢迎的一档综艺节目《大学生了没》。她在节目中无厘头扮演一个教大学生“What is fashion?”的角色,涂艳色口红画香肠嘴,用黑笔在大腿上画黑丝袜,把胸罩戴在头上扮演清朝格格,唱《你是风儿我是沙》……这段表演被单剪成视频在网络上传播,10天点击率破101万,后来有人给谢依霖取了个名字——Hold住姐。

随后,谢依霖被台湾综艺教父王伟忠看中,加盟《康熙来了》,凭借该节目的影响力,Hold住姐红到了大陆。当时正值小S怀第三胎,谢依霖开始代班主持《康熙来了》。初入“康熙”时,话不多,没有哏,太正经,许多粉丝对Hold住姐的未来无限担忧。但她自称一直以来都很幸运,得到很多台前幕后的贵人帮助,“特别是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

谢依霖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相比主持,自己更喜欢表演。为了让谢依霖在《小时代》中扮演四姐妹里的搞笑担当唐宛如,导演郭敬明曾经跟制片方掀了桌子。谢依霖没有让团队失望,放松的表现让观众们惊喜不已。“我很怀念《小时代》,拍了四集,很有感情。唐宛如无厘头的性格和我很像,我的想法总和别人不一样。”系列电影的成功让观众忘记了Hold住姐,记住了谢依霖。此后,她顺利打开了大陆市场,开始拍更多电影,参加更多综艺节目。

因为综艺节目以及《小时代》角色基调的限制,谢依霖逐渐成为喜剧代言人,《我为相亲狂》、《撒娇女人最好命》、《何以笙箫默》等电影中,谢依霖扮演的无一例外是搞笑角色。很多人说她是谐星,她不以为然:“谐不谐星不重要,我比较随遇而安啦!我很喜欢自己的表演,享受别人的笑声。”

主持《四大名助》收获不小

《四大名助》个人海报

《四大名助》学习记:

不是不解风情,而是太爱搞怪

《四大名助》这档节目主要是给普通人提供一个倾吐各种烦恼的平台,然后主持人和嘉宾一起尝试帮倾吐者化解困扰。反观自身。谢依霖倒觉得自己并没有太大烦恼,有得吃有得睡就很开心,但小烦恼还是有的:“真正的烦恼是瘦不下来,太贪吃了。”她觉得倾听烦恼是件很有趣的事:“因为每一个烦恼都在刷新我的三观。”

集体主持的节目,主持人之间都会有分工,有捧哏也有逗哏。显然,这档节目中捧哏是谢依霖,逗哏是孟非。谢依霖说:“孟非老师的资料库非常强大,有学问、有知识,能突然想到很多有趣的故事。”相比之下,谢依霖自己创造的“戏份”不多,但孟非非常周到,经常递话给谢依霖,一边调侃她,一边让她在反击中表现自我。

谢依霖自言自己太年轻,应对现场的能力不够,比如有一次直面尉迟和郭德纲对自己长相的调侃,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翻白眼拿公仔扔对方。谢依霖说:“虽然节目有脚本,但多数时候需要随机应变,我的资料库和阅历严重不足,要拼命吸取老师们的营养,好在我觉得每次录制都有进步。”

有期节目,孟非建议单身的谢依霖上《非诚勿扰》征男友,谢依霖答应了。出道快五年,也和不少男演员有过对手戏,谢依霖却说:“男演员中好像没有贴近款,不然我早就把他拿下了。”对于爱情观,谢依霖的想法很实在:“我一直觉得爱情是通往亲情的一条道路,认定了就要走一辈子。我不会看来看去、做多选题。”该给自己贴个怎样的标签?谢依霖笑着说:“我属于居家型女朋友,我的爱情宣言是宅在家,爱在家。”

在《四大名助》中,谢依霖也道出了自己多年没有男朋友的原因——谐星体质太明显,不是不解风情,而是太爱搞怪,“可能男生对我有好感,气氛又很好,差不多就可以往下一步发展,我会觉得有点尴尬,就忍不住开始搞怪。”谢依霖的反应堪称表白终结神器,她举了个例子:“比如有男生深情款款地对我说‘我觉得你很漂亮’,我就会说‘我知道啊,我最漂亮’,男生就不知道怎么接,气氛一下就down到极限!所以我一直都没有男朋友!”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龚卫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