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瓷器与两位帝王的奇缘

2015-11-06 13:1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最美瓷器与两位帝王的奇缘


清乾隆 仿汝釉双系鱼篓尊 故宫博物院藏


清雍正 仿汝釉海棠式觚 故宫博物院藏

展览:清淡含蓄——故宫博物院汝窑瓷器展

地点:故宫博物院延禧宫古陶瓷研究中心

时间:2015.09.30-2016.08.31

喜欢和熟悉中国瓷器的人大都承认,中国瓷器的巅峰是宋瓷,宋瓷精华在五大名窑:汝、官、哥、定、钧,位列魁首的毋庸置疑是汝窑瓷。汝窑瓷色如同雨后天空,却又如划过夜空的流星,转瞬即逝——其烧造时间不过短暂的二十余年,存世作品不过区区数十件,但每件都价值连城、珍逾拱璧。

故宫博物院九秩华诞,“石渠宝笈特展”引爆观展大潮,在同期举办其他展览中,唯一可与相颉颃的,就是正在展出的“清淡含蓄——故宫博物院汝窑瓷器展”。

汝窑缔造者宋徽宗:高级审美成全“人间绝色”

宋朝是中国陶瓷发展的辉煌时期,宋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是单色釉的巅峰,其色调之优雅,无与伦比。汝窑瓷器以其独特的天青釉色闻名于世,被视为青瓷之冠。因为汝窑瓷,宋人在制瓷工艺上达到了一个新的美学境界。

它是世界上最完美瓷器,但直到今天,依然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秘密:它的创烧时间?它为什么呈现完美无瑕的天青釉色?为什么突然停烧?

汝窑以诞生于宋汝州而得名,但古代历史文献记载阙如。

1986年10月下旬,著名陶瓷研究专家、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汪庆正先生到西安参加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与会的河南宝丰县陶瓷工作者王留现请汪先生鉴定一件他前一年发现的瓷器。汪先生后来回忆,“当他出示这件器物瞬间,我真有一种失重的感觉,因为这是一件千真万确的汝窑器。该器是他在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窑址采集所得,我意识到,举世闻名的汝窑窑址已经发现了。”汪先生凭借资深陶瓷专家的直觉,当场就确认这件器物就是件汝窑圆洗。年底,上海博物馆的专家两次远赴河南宝丰清凉寺勘探采集,得到同传世汝窑器完全相同的46块碎瓷片。1987年,考古专著《汝窑的发现》公开出版,正式揭开了汝窑窑址之谜。

1987年,冯先铭、叶喆民等古陶瓷专家在宝丰清凉寺村主持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最后证实宝丰清凉寺就是汝窑瓷器的烧造窑址。2000年,又在汝州老城区张公巷发现汝窑窑址,经河南考古工作者勘探发掘,除了发现与传世器相同的完整器和碎片外,还出土一些新器形,如镂空香炉、乳钉器及天蓝釉刻花鹅颈瓶等。

关于汝窑的烧造年代,陈万里依据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和叶寘《坦斋笔衡》的相关记载,推测北宋宫廷使用汝窑的时间,大约是在宋哲宗元年至宋徽宗宁五年,前后短短二三十年间。此后,“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叶寘《坦斋笔衡》),官窑瓷器登场,汝窑瓷器退场。北宋灭亡后,汝窑彻底停烧。

汝窑瓷器如平地而起,突然出现,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峰。如烟花般绚烂绽放,又突然神秘消失。

回首考量汝窑瓷的诞生,实在有赖于两个条件:一、宋代北方青瓷烧造技术的成熟;二、宋徽宗独特的艺术标志和审美风格。

汝窑初创于北宋早期,最初以烧造白瓷为主,北宋中期受耀州窑影响,开始烧造青瓷,哲宗年间,制瓷技术已炉火纯青。因受宋徽宗青睐和推崇,取代定瓷,成为皇室御用瓷。汝瓷天青釉在徽宗朝达到了青瓷烧造的最高水平,造型古朴简洁,釉面柔和润泽,纯净如玉,色调优雅,举世无与伦比。汝瓷惊世之美,恰恰就体现在造型和釉色两个方面。比较汝窑天青釉瓷和定窑白瓷,无论器型和是釉色,高下立判。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宋徽宗独特的审美趣味。汝窑瓷如雨过天晴般淡雅含蓄的釉色正好契合了宋徽宗崇尚道教返璞归真、偏爱朴素自然的审美观,这也是为什么汝窑瓷能在名窑辈出的宋代脱颖而出、名列五大名窑魁首的原因。

林语堂曾语带讥诮批评宋徽宗退位时,留给儿子的是一个残山剩水的天下江山和几幅破字画。中国人对宋徽宗情感很复杂,虽然人人都承认他是不世出的艺术天才,但又觉得他应该对国家灭亡负有责任。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人向来以成败论英雄,即使我们明白历史充满了无数种偶然性和无限多可能性。

责任编辑:王健岚(QN0029)  作者:菰蒲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