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贵州动画人:江飞的成长之路

2018-09-11 09:05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位贵州动画人:江飞的成长之路

近日,一部热播日本动画《黑色四叶草》备受追捧,而它的片尾曲更是引起了国内动画行业的广泛关注,无有其他,正是因为一个中国年轻人的名字——江飞出现在了片尾曲中着色人员的名单上。着色是动画制作核心领域的技术之一,一直是对中国动画人来说一层难以突破的玻璃天花板,虽然中国与日本合作多年,创造了无数优质的动画,但是鲜有中国人能够担任原画和着色的工作,而出生于贵州省道真县的江飞以自己的努力与才华冲破了这道由日本人为主导的天花板,成为了专业的日本动画着色,让所有人看到了中国动画人的实力。

江飞参与制作的作品不仅有近期热播的日本动画《黑色四叶草》、《杀戮天使》等等,更有美日合作的动画《cannon busters》。而谈起自己的是如何走到今天的,江飞露出一丝苦笑,“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学校没有这样的课程”。

江飞自幼便对动画有着浓烈的兴趣,最初使他萌生要进入动画行业的想法的动画是《CLANNAD》,作品中动人的情感与细腻的表达深深吸引住了他。没有好的氛围,并非艺术世家,没有学习途径,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成功,江飞就这样怀揣着要将动画中获得的感动传递给他人,让中国也能做出像这样感人至深的动画的梦想努力地前行。这样的梦想在大部分人看来都是“不现实”的,面对同乡人的不理解,他选择了沉默。本以为考入大学便能专业学习动画,然而江飞惊讶地发现中国大学的动画相关专业如此之少,梦想似乎更遥远了,进入了贵州大学之后,他仍然选择沉默,在网上调查起了学校之外学习动画的途径。

在大二那年江飞遇到了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他认识了徐小寅导演,来到了谦行映画。徐小寅导演是中国知名的青年动画导演,曾担任日本GONZO株式会社的作画监督,有着过硬的实力,同样抱着要以自己的力量为发展中国动画做贡献的梦想。江飞在徐小寅导演的引导下进入了动画行业,开启了学习专业动画的道路。学习动画制作的过程比常人想象中的辛苦太多,与日本同事之间的语言障碍,没有熟悉的伙伴,缺乏专业经验,高压的学习和工作,一切都是这样陌生和艰难,远离道真的江飞还是选择了沉默。

再艰苦的道路也不能阻止江飞实现自己的梦想,他非常明白自己究竟该做什么。他利用大学和谦行映画的所有资源,朝着正确的方向不断摸索,所有同事都走后他仍然留在电脑面前学习和练习专业动画制作软件的运用。再抬头时通常已是凌晨一两点钟,最后他的软件操作技术达到了让日本同行都赞扬的地步。

DSC_0186

与大多数想进入动画行业的年轻人不同,江飞没有选择容易收获粉丝见到成果的原画,而是选择了学习电脑仕上工作。“可能我们很多人比较熟知的都是画原画、做导演的,但是动画的每一环都是必不可少,着色也是为角色赋予生命的过程,正所谓画龙点睛”。

正是带着这样的信念,江飞投入到了着色的学习当中。由于需要等待绘画人员绘制完成才能开始着色,仕上的工作时间通常是午后两点到凌晨一点。他坦言这是很辛苦也很奇妙的一件事,看到自己喜欢的动画角色在自己手中变得有生命力是如此激动人心的事情,这意味着自己离梦想一步步近了。

即便是最基本的着色,江飞也花了两年的时间来钻研。着色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填充色块的过程,它需要修改动画线条中的错误,需要将分离的部件进行组合。每一部动画都有着长达几十页的日文注意事项,每当有空余时间,他都会翻着词典查看这些注意事项,“如果仅仅是着色,并不需要完全看得懂。但是我想学习它的标准,如果以后自己能做色检、色指定的话就能用得上了。”

终于,江飞在沉默中爆发了,他所有的汗水都获得了回报,现在他已经是中国的知名青年着色,与自己的日本同事们为做出更好的动画而努力着,为发展中国的动画而努力着,他的作品让日本和中国的动画同行们都大为赞扬。

即便拥有优秀的专业才能,江飞仍然坚持留在中国,留在自己的家乡贵州。做了多年的专业日本动画代工,江飞意识到中国完全有技术有能力做出同样优秀的动画。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着他不断向前,看似机缘巧合,实则厚积薄发,他的成功为贵州、乃至全中国梦想着进入动画行业的年轻人都提供了榜样。

“中国动画正在崛起,而贵州作为动画的新兴之地,将来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前景”,江飞这样说道,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行动,影响同为偏远地区的拥有动画梦的年轻人一起投身这个行业,做中国动画,做贵州动画。带着这样的一个愿景,江飞又开始了自己一下段追逐梦想的旅程。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