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书信 | 再见是否还能红着眼

2018-08-10 11:3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很多电影里,书信是重要的情节转折点,角色拿着信纸,镜头里信纸上的字迹或清清楚楚,或隐隐约约,话外音响起,可以流泪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有些“肉麻”的字眼,越是对亲近的人,反而越不能表达。写在纸上往往能避免一点点尴尬,有些擦肩而过的情感在纸上悄然逝去,有些顽固的爱情在纸上更加牢固。

七夕,看电影里的书信,再见是否还能红着眼。

后来的我们

《后来的我们》是典型的擦肩而过的故事,“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是这部电影最大的看点。有人全程泪流满面,有人丝毫get不到泪点。电影质量如何,情节是否实际,结合每个人的情况其实早就已经跟电影没什么关系。

在这里只说跟信有关的情节。那就是影片结尾,公认的催泪点,见清父亲写给小晓的信。见清和小晓早已经分手,但是并没有告诉父亲,连着几年过年都不见小晓,父亲大概知道两个人的情况,只是都没有说破。

多年以后,见清结婚生子,父亲离世。小晓准备离开北京,这个时候收到了见清父亲的来信。

小晓

又快过年了,刚刚蒸了两屉粘豆包,起锅的时候,嘘到了眼睛,今年还是给你留了一屉。我老是和你们说,吃什么还是家里好,那些外卖能好吃吗?一直想给你寄点吃的,又不好问见清。这些年他好像突然长大了,我知道那是因为你,缘分这事,能不负对方就好,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这些可能都得等你们老了,才能体会得到,做父母的,你们和谁在一起,有没有成就,都不重要,只希望你们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健健康康的。像我老了,眼睛瞎了,见清也总说我什么都不懂。那年在火车站,我还以为我握住的是你的手,却发现那不是你。我就明白,就算你们俩走不到一块,我们也会是一家人。小晓,好好吃饭,累了就回来。

“缘分这事,能不负对方就好,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信里这句话,在影片上映后,迅速刷爆朋友圈。这是过来人对缘分的看法。在父亲眼里,见清和小晓都不负对方,小晓已经成为了他的亲人。“好好吃饭,累了就回来。”是每个父母都会对孩子说的话,只是这位父亲不在了,对于小晓来说,那个过年时候的安乐窝再也没有了。

假如爱有天意

韩国电影《假如爱有天意》的韩语片名是클래식,其实就是英语classic的韩语写法,正如片名的意思,整部影片传达的都是那种的古典的、质朴的情感。

两代人的情感交错都是“天意”使然,连接两代人的道具就是开篇那一箱书信。那是女主角的妈妈与初恋来往的书信,原本尘封的故事,突然被风掀开,时间也回到了妈妈年轻的时候。

珠喜去乡下探亲,与同样来到乡下探亲的俊河一见钟情。两人再见面时,一个是被家长指定对象的准媳妇,一个是替好朋友泰秀写情书的傻小子,而情书恰恰是写给珠喜的。

珠喜与俊河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但是由于珠喜是国会议员的女儿,泰秀的家长死死抓住这门亲事不放,泰秀抵不住压力,竟然尝试自杀,还好被俊河救了下来,珠喜、俊河的情感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影片由珠喜女儿翻看陈年旧信开始,用书信连接过去与现在,出现了非常多的写信、读信的片段。信的内容虽然逃不出互相思念的情感,繁琐细碎偶有趣味的日常,但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清新。加上珠喜、俊河悬而未决的情感,可以说,《假如爱有天意》是电影版“猜老公是谁”,不到最后一刻,绝对得不到答案。

情书

日本神户某个飘雪的冬日,渡边博子在前未婚夫藤井树的三周年祭日上又一次悲痛到不能自已。正因为无法抑制住对已逝恋人的思念,渡边博子在其中学同学录里发现“藤井树”在小樽市读书时的地址,依循着寄发了一封本以为是发往天国的情书。

出乎意料的是,渡边博子竟然收到署名为“藤井树”的回信,经过进一步了解,她知晓此藤井树是一个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且还是男友藤井树少年时代的同班同学。为了多了解一些昔日恋人在中学时代的情况,渡边博子开始与女性藤井树书信往来。而藤井树在不断的回忆中,渐渐发现少年时代与她同名同姓的那个藤井树曾对自己藏了一腔柔情。

附注:我爱你

霍莉与盖里深爱彼此,虽然有时候他们会有争吵,可是这些都是他们生活中的情趣。霍莉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最爱,盖里却在他们婚后罹患脑癌并离世。自此,霍莉便生活在失去挚爱的痛苦中。她把自己困在家中,两位好友丹尼丝、莎拉及霍莉的母亲还有母亲酒吧里的酒保丹尼尔都十分担心她。就在她三十岁生日的那天开始,她便不断收到由盖里给她寄来的信,每封信的最后都加上一句“我爱你”的附注。

盖里的信为霍莉的生活注入了力量,她一步步地向前走,但事实上盖里已经死去了,她终究要自己独自生活。自从认识霍莉后,丹尼尔一直都陪在霍莉身边,丹尼尔向霍莉表达自己的爱意。霍莉第一次跑到母亲怀里痛哭,她也知道了盖里的信原来一直由母亲代寄。最后一封信就要拆开,霍莉会否得到重生呢?

查令十字街84号

女作家海伦住在纽约,她常常为自己不能买到所需的珍稀图书而沮丧。偶然,她在一本杂志上发现一则来自一家英国旧书店刊登的广告,便抱着试探的心态给这家位于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书店老板写了求书单。很快,马克书店给了她一个超乎想象的惊喜:她买到了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珍品书籍,并且还获得了弗兰克对书籍珍本的诚意推荐。自此,两个热爱书籍的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书信来往。海伦不仅向弗兰克求购难寻书籍,还与他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两人互相交流文学观点,评述名家作品。

弗兰克奔波四处为海伦购买书籍珍本,海伦则从美国寄来丰盛食物,为书店员工们缓解因英国实物配给制而造成的食物匮乏难题。两人通过持续书信来往成为精神至交。海伦一直想前往伦敦拜访弗兰克,却因为各种突发情况而未能如愿。直到她收到弗兰克去世消息的书信,她才终于坐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而此时,查林十字街84号的马克书店却面临着被拆迁。

责任编辑:王焕(QX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