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后人齐艳喜谈齐白石人生绝笔画作

2018-06-29 08:10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齐白石一生作画无数,到底哪一张是绝笔或被认定为最后的作品呢?过去坊间一直认同白石之子齐良迟先生的说法,《风中牡丹》被认为是白石绝笔。

每个造型艺术家都有自己造型上的美学尺度。当齐白石画牵牛花,时叶皆作正面观,花皆作侧面观,花苞皆直如红烛,这是局部的一致和整体气势的统一,是造型的特色。而牡丹花的丰艳,棕树冲天的意趣,不倒翁的泥玩具样式,背向的牛那浑圆的形,侧向的虾那狭长的形,猫头鹰的类如轴承结构般的眼,这些纯造型上的表现,既与物形有关,也与画家的感受方式有关。齐白石描绘工细草虫的本领带有民间手艺人炫耀技能的因素,那些粗笔枝叶与工细草虫在同一画幅中的出现,体现出了对比的美,这种美是齐白石农民兼文人的双重人格的复杂性所决定的。

齐白石有关造型的著名画语——“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既齐白石的造型观,也是齐白石在整个艺术格调上,欲求沟通世俗和文人的审美意趣。既不流于媚俗,也不狂怪欺世的中间选择。“似与不似之间”的造型妙趣,和齐白石的“平正见齐”的观点一样,是这位既能极工,又能极简,分别地在两个极端上有所创造,而最终又不肯拘泥于任何一个极端的艺术家所选择的造型尺度和审美的中界点。晚年的齐白石日趋简化的画风,是日益强化了“不似之似”的造型,也日益强化了“神”的主导地位,臻于“笔愈简而神愈全”的境界。齐白石生命最后一年的“糊涂”笔致,也是一种艺术中难得的糊涂,是突破了楷书般的笔法,进入无法而法的高妙表现,是艺术家主宰艺术形象的最高境界。

用笔用墨已经是天籁,是神在走,而不是手在走,笔墨中包孕的精气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体健康的状态,是修养在完全自由自然自在自为的状态下的释放,画中的牡丹似花非花,似叶非叶。风从画外吹来,花叶舞动着波浪般的韵律,绚丽的色彩,灵动的姿态,洋溢着灿烂而又浓郁的生命力。

齐艳喜女士1973年出生于湖南湘潭齐白石故居,爷爷为齐子如,父亲是齐灵根。她曾祖父的牡丹技艺自己是如何继承这种画法的呢?

齐艳喜女士的父亲齐灵根从小是跟着齐白石长大的,绘画出的《雄视》鹰题材作品极具祖父齐白石当年赠送给毛泽东一幅《鹰》,从可而知齐灵根先生是获得白石老人绘画技法的真传,而齐艳喜与姐姐齐艳芳、妹妹齐驸从小被父亲严格教学,父亲教导他们需将齐派大写意与工笔画技法融会贯通、学会传承与创新,齐艳喜谨遵家法,真正继承了曾祖父齐白石的绘画技法,亦谨遵白石老人的艺术精神。

齐艳喜女士自幼目睹前辈们的艺术成就,从小习画,多次随父亲到全国各地参加笔会、画展,画艺也不断进步。齐艳喜性格温婉恬静尤善工笔草虫、花鸟鱼虾,是继承齐派工笔绘画技法中造诣绝高者,其所绘制的工笔草虫为湖湘一绝。

如想现场感受更多齐派的大写意风格作品可参与2018年06月15日-19日位于广州招商臻园艺术展厅亲自感受。

为了更好地将齐白石真迹展在更多城市文化推广,齐白石第四代后人|齐艳芳、齐艳喜、齐驸与中国香港微充氧文化艺术有限公司(Mo2art)进行深度合作,Mo2art正式为齐白石真迹展独家策展机构。

2018年为齐白石与徐悲鸿相知90周年,Mo2art团队将此展览带到全球更多地方、分享两位大师的艺术之旅,同时结合艺术家特点,不断在开发系列艺术衍生品及开发市场管道,从而综合的提升艺术家市场竞争力,让艺术产生价值、让艺术家专注于艺术。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