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专访| 《老张的哲学》主演秦鸣:“我和老舍是街坊”

2017-08-31 11:5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老张的哲学是每个人的哲学。

9月1日至30日,“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将在北京举办,《老张的哲学》作为北京曲剧团唯一入选全国小剧场优秀剧目展演的作品,将于9月13、14日在北京9剧场行动剧场演出。8月30日,记者在北京曲剧团见到了剧中饰演主人公老张的秦鸣老师,他向记者讲述了这部剧幕后的故事。

和传统话剧不一样,北京曲剧是从北京单弦牌子曲发展而来的北京地方戏。这个剧种从五十年代初诞生到现在,已经演出了一百多个剧目,较有影响的剧目有《珍妃泪》、《烟壶》等。用秦鸣的话来说,曲剧团的演员对北京了解很深,加上都是老一辈话剧演员手把手教出来的,基本功扎实,演得了话剧也唱得了戏曲。

作为老舍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讲述的是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年代,老北京德胜门外镇上一干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在时代洪流中的命运沉浮、悲欢离合。主人公老张爱钱如命的人生悲剧至今还耐人寻味。

5e09c9f59041446eaee3b6cb145517cd

图为《老张的哲学》宣传海报。主办方供图

把老舍的经典小说以北京曲剧形式搬上舞台,着实不易,北京曲剧团的演出团队为此下了不少功夫。2015年,这部戏正式被北京曲剧团搬上舞台。为了迎合现代年轻人的观赏习惯,导演大胆采用当代艺术的表现手法,与现实主义相碰撞。据秦鸣回忆,当时剧本排练总共28天的时间,每天6-7小时的排练,没有任何彩排,直接演出。“我们工作起来的效率都挺高的,这部戏演员就11个人,好多是90后,有的都是我第二波学生了。”秦鸣得意地说。 

我和老舍是街坊

111

图为北京曲剧《老张的哲学》主演秦鸣接受记者访问。千龙网记者 孙梦圆摄

要演好一部戏,对剧本的理解就显得十分重要,每个人经历不同、理解不一样,演出来的人物也不一样。演出老舍先生的作品,秦鸣言语中流露出自信。“我就是北京人,从小就在胡同长大,我对老舍先生的作品有一种天生的情感,理解起来也不费劲。因为我们都是北京人,也都住在西城区,他家在小羊圈,我在后海,我走着几分钟就能到他家。按现在的话来说,我们算是街坊。那一片的风土人情都是一样的,包括饮食习惯、生活习惯,所以我理解起他的作品来也比较方便。”

边排练边改剧本

虽然这部戏已经经历了上百场的历练,剧本在新一轮演出前,仍然要不断更新。“这部小说很难演,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改编它,可见难度之大。我们现在的版本也不能说是最佳版本,边排练边剧本的原因就是为了增强说服力,其实这个过程也挺痛苦的。像剧情上的改良,老张被抓那场戏,原著写的是老四被抓,作者采用的是倒叙手法,我们在演出的时候发现,观众看这段反响不高,台下几乎没有反应,于是我们又进行推敲,最终变成老张被抓、老四救人,这么改跟人物性格也是符合的,观众看起来也舒服多了。”

每场戏都是新戏

演出舞台剧,临场发挥的情况比较多,这对演员来说也是一种应变能力的考验。说到这部戏和以前相比的创新时,秦鸣谈到,“舞台剧和电视剧不一样,电视剧怎么演怎么播,一遍就过,但是舞台剧不一样,今天我这么演,明天我那么演,效果是不一样的。这部戏在排练的时候比较匆忙,没有时间冷静下来去琢磨,只能通过一遍一遍的演出,有新的理解再加进去,随着演出的深入和场次的增多,或多或少比一开始演出的时候要更深刻一些,表现得更淋漓尽致一些。”

舞台剧没有千篇一律的演出形式,每场戏都有额外的惊喜。秦鸣谈到这部戏的亮点时,意外透露出今年演出的改动之处:“去年我们在戏里加入了一段《南山南》,观众反响非常好,但是今年再用就过时了,流行音乐代谢率很快,所以改成了《成都》。前几天我们去南昌演出,顺势改成了《南昌》,改来改去为的就是让观众产生共鸣,不过也不是瞎改,这些歌曲描写的都是对恋人的感情,这跟人物还是沾边的,观众又觉得新颖,又不至于太突兀,距离感一下就拉近了。”

老张的哲学是每个人的哲学

每一部作品都有现实意义,引导人们思考人生。在秦鸣看来,《老张的哲学》这部戏直到现在依然有它深刻的意义。“老舍先生的作品谈的都是人的劣根性。老张的故事放在今天,说的就是市场经济以后,人们价值观的改变,全部都为了钱疲于奔命,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切回到了原点。没钱不行,做金钱的奴隶更不行的,有钱是为了服务别人,人之所以活着,是为了社会服务的,这才是正确的价值观。其实老张的哲学说的就是每个人的哲学,挖空心思奔钱去,最后都毁在钱上了。”

《老张的哲学》这部戏,没有轰轰烈烈的冲突,没有流血丧命的悲壮,正是这种平淡如水的叙述方式,透过生活的小细节来告诉人们一个简单的道理——钱本位的价值观是不可取的。

“我觉得这部戏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让很多人重新拿起书来阅读了,有的看完戏回去读原著,也有的人看过原著再来对比剧本。曾经有个大姐过来找我,非常详细地给我指出演出和原著的不同,我非常佩服她。当然,戏剧需要对原著进行再创作,这是戏剧的特点。不过这也是好事,说明还是有一部分人爱好文学的。”(记者:孙梦圆)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孙梦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