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三生》

2017-08-16 12:5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片由宣传方提供 千龙网发


图片由宣传方提供 千龙网发

《三生》

演出时间:2017年9月16日、17日 晚19:30

演出地点:繁星戏剧村贰剧场

演出单位:中国戏曲学院

剧情介绍

一位书生被风雨所困,偶遇一荒庙,在“佛像”的指引下,寻觅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然而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在这场风雨中的破庙里,“三生”渐渐“浮出水面”,这一切究竟是救赎抑或是毁灭…

作品看点

本项目以戏曲为根基,融合了话剧、轻喜剧、甚至荒诞剧的成分,不拘泥于单一的艺术类型。依托于戏曲这一具有丰厚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艺术形式,融入了当代小剧场元素进行创编,从剧本、表演、唱腔、到伴奏都在戏曲艺术的基础上加以再创作,力求将当代剧场元素和戏曲传统表达方式相结合,彰显当代戏曲艺术的“时尚”魅力。

围绕剧场艺术的舞美、服装化妆、道具、音乐、宣传美术等等都有创新之处,舞美不拘泥于戏曲一桌二椅,场景根据不同的故事创作变化;服装化妆在戏曲传统服饰的基础上或夸张或简化;并创作了符合当代流行审美的主题音乐等。

剧本方面:

取材于传统聊斋志异中的《三生》一篇,从单线的一生、两生、三生,变成将三生放到一生里来呈现。

表演方面:

一人分饰四角,三生中生、蛇、马、狗对应了生旦净丑四个行当。

演奏方面:

三种鼓点和三种吹奏方式,不同角色的出场转换使用不同的乐器铺垫,塑造角色性格,在戏曲传统打击乐的基础上,融入埙、箫、手鼓等等。

唱腔方面:

三生的唱腔以昆曲为主,它把昆曲的曲牌体重新拆分、断连,听起来很新很不一样,其实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排列,包括演员本身也是昆曲世家,受昆曲的影响比较大,许多的表演和唱腔的处理方式也是用的传统昆曲的处理方式,比较细腻。以昆曲为主,但是也有京剧,还有地方戏的元素在。

导演阐述

从2016年7月《三生》的首演至今,《三生》已经走过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的时光里,我们因《三生》而感动,因《三生》而蜕变,因《三生》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与支持!

小剧场实验戏曲《三生》取材于《聊斋志异·三生》的故事,讲述了一位书生被风雨所困,偶遇一荒庙,在荒庙佛像的指引下,寻找自己前世今生的故事。小剧场艺术并不仅仅是舞台上空间的小,更加注重思想和艺术手法上的穿透力,因此本剧的呈现方式依托于戏曲的程式化和虚拟化的特点,但又不拘泥于传统的表达形式,运用当代的视角和现代的元素来进行融合,使得本剧中不仅有戏曲的长处和特点,也有当代人对于《聊斋志异》新的解读。

观众评论

1、

三生一梦,如梦三生;一世为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骁勇善战,英姿飒爽,孰料马失前蹄,功亏一篑,马革裹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好不悲壮马也!二世为狗,忠诚可人,护家爱主,终日与遥控车为伴,吟诵歌曲,聊以度日,只待将屎吃尽盼主归,一片殷殷深情暗寄。谁知主人不解其本性,雷霆震怒,将其误打至死,身为犬类,嗜屎成性,无可厚非,舍身为挚爱,其勇可嘉,一心为主情深,其忠可褒,最后竟死于主人之手,一命赴黄泉,何不闷煞狗也!三世为蛇,妖媚成性,擅蛊人心,只为此生得渡,毒辣奸狡,亦是本性。人之肉眼凡胎,岂悉能洞察得见,了达于胸?呜呼,三生若梦,六道轮回,芸芸众生,往复回旋。苦海无边,何处是岸?惟惜光阴,把握当下。将今世视若最后一世,倘再来于此,必心净如水,脚踏莲花。《三生》如梦,如梦三生,道尽世间沧桑,无边轮回,真知蕴藉其中,真理暗藏其内,邀君观之,定感慨良多,萦怀于胸。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2、

《三生》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本戏的导演兼主演胡翰驰以及本戏的音乐主奏陈雨潇,主演一人成功分饰了马、犬、蛇、人四个角色, 其角色风格之多变,表演所跨行当之多,所跨艺术门类之丰, 充分突显了其扎实的戏曲基本功,精湛动人的演技,顺畅自如的身段,富于情感、感人至深的念白。负责主要音乐伴奏的陈雨潇,不但将昆曲的精髓与人物的情感表现得极为精准到位,泣人泪下,尤其在“马”这一部分的表演中将马在各种状态与形势下的嘶叫模拟地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充分彰显出演奏者与演员的唱腔念白与身段表演配合地环环相扣,严丝合缝的高度默契,更为难得的是,她没有仅限于使用竹笛作为用音乐伴奏表现人物情感的唯一乐器,还在其中分别演奏了箫、埙与排箫,且每种乐器都恰如其分、极为熨帖地表现了不同人物的丰富情感,内心独白,充分展现出了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与故事的主题及灵魂,可谓“六场通透”,多才多艺且多能。《三生》融合了昆曲、京剧、话剧、荒诞剧、轻喜剧于一炉,完美演绎了刘生跌宕起伏的“三生”,手段形式多样化,富于表现力及创新精神,这与整个《三生》创作团队齐心协力,通力合作,每位演职人员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愿《三生》在未来的前进道路上再创佳绩、勇攀高峰!为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佳作!

3、

生死轮回的哲学命题,回归传统的形式感,音乐简洁,舞台简洁,一人多角色的时尚感,国戏研究生们的实验小剧场戏曲《三生》让我耳目一新,他们好棒,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给剧场带来清新之风,我喜欢。现在的戏曲要向后看,也要向前看,青春力量,戏剧魅力。

4、

这戏里的蛇鼓和京剧的锣鼓还有手鼓,三鼓三个风格,串配的听起来很舒服、合理。这个创意能盖过戏里所有的创意点,因为很合理。

5、

第一;佩服,一个多小时的戏,就一个人、分演不同的角色,即费心又费力,从体力到脑力、心力来说都是一大挑战。第二;从《三生》的名字来看任何人都会把它当作一部正剧来看,最起码我没看之前是这么认为的、但在当中掺杂了带有戏曲元素的荒诞剧,虽然我看完觉得略有对戏曲不妥之处,但凡事都在探索嘛!新鲜,它让正剧不太正、让观众笑着去反思人生!第三;个人觉得整部戏后半部分比前半部分要好,前半部分略显松懈,觉得与马儿的那场戏稍显不足,觉得将军对马的感情没有全部体现出来!既然这场戏纯走戏曲路线,那就在马趟子上再加强一点,因为无技不惊人嘛!不洒汤不漏水,这就够了,但现在这场戏就显得不够!后半部分一看就是走了心了!剧情就比较紧凑,尤其是与蛇对话的那场戏!角色转换的非常好,堪称完美!第四;我觉得整场戏可以再压缩一点时间,把剧情再浓缩一点,紧凑一点,毕竟整部戏就一个人,而且服化道也比较简单,区别并不大,时间长了,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责任编辑:高骞(QN03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