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望乡》

2017-08-16 09: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片由宣传方提供 千龙网发


图片由宣传方提供 千龙网发

演出时间:2017年9月20、21日  晚19:30

演出地点:北京9剧场TNT剧场

演出单位:北方昆曲剧院

剧情介绍

《望乡》整理改编自传统南戏《牧羊记》。讲述汉武帝时,苏武出使匈奴,被匈奴扣押,拒不投降,被放逐到北海牧羊。汉朝派苏武的好友,大将李陵点兵五千前去救援,不料李陵轻敌,兵败投降。匈奴单于遂令李陵前去劝降苏武,动之以情。但苏武正气凛然,义正词严,李陵羞愧而回。19年的牧羊生活,苏武吞毡啮雪、历尽艰辛。后来,汉皇见到大雁带回苏武的血书,派兵击败匈奴,李陵闻讯,亲自送别苏武,两人于北海边凄凄诀别。李陵自刎而死,苏武得以荣归。

作品亮点

在我国,“苏武牧羊”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汉武帝时,苏武出使匈奴,被拘不降,牧羊于北海之上,餐毡啮雪,艰苦卓绝。回望家乡,已是云山路隔,渺茫不知何处,终日凄风苦雨,孤独无依……即使如此,苏武依旧不改其节,面对前来劝降的故人李陵,他大义凛然,不屈不挠。从此成为国人忠君爱国的楷模与典型,讴歌至今。

因此,也成就了昆剧《望乡》的鼎鼎大名。

绝望的真诚

故事的开始,源于苏武的忘年好友李陵得知苏武被困,随即点兵来救。李陵何许人也?“飞将军”李广之孙,三代名将,一门忠臣。然而,悲剧也就从此开始了。带着朝廷给予的区区五千兵马,走出雁门关,前一刻,望着天似苍穹,笼盖四野,天地之广阔,只有五千人马行迹在大漠之上,李陵是何等意气风发,何等少年得志!然而,当漫山遍野不见尽头的匈奴人杀声震天,潮水般涌来,他才明白,五千人,简直就是羊入虎口,纵有神通,又能奈何?

“从别后朝廷与兵五千,到虏庭与哥哥报冤。不想道一身落殿。这羞惭脸怎生言?说将起泪涟涟。那单于惜才重贤,赐咱官委托将权。每日里开筵设宴,将花艳女官良缘,因此上被利名牵。”苏武或许想不到,自己与李陵的再度见面,居然是匈奴单于派已经兵败投降的李陵前来诱降自己。而李陵又何尝想得到?“不想朝庭怒,将咱祖冢迁,满门儿女遭刑宪。望巴巴有眼无由见,哭啼啼血泪空如霰。教我如何回转?把孝义忠心因此上将刀割断。几回要见无由见,雁门关阻隔平生愿”。只因这一场战败,好大喜功又刚愎暴敛的汉武帝居然怒而杀其一家,甚至毁其祖坟,君心难测,怎不令人寒心!在无家可归,有国难投的情况下,极度悲愤的李陵只得投降了匈奴,并被单于招为女婿。“变节”两字,本已是莫大的耻辱,可悲的是,他还不得不去劝降苏武。

昔日同朝为官,今日相见为敌。这样一来,两个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物便产生一番难以回避的激烈言论。“你休执恋,请前行莫久延。论兴衰贵贱由天。沧海与桑田,几番变迁,把离愁且放宽。”李陵劝降,亦道其苦衷:人世变幻,本就如同沧海桑田难以预料,已在异国他乡,又何必眷恋故国太甚?而苏武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李陵针锋相对:“这离愁怎放宽!我身似秋霜难久延。我的忠心铁石样坚。若要我折节延年,我拼一命死在眼前!”不肯为享荣华富贵而有损气节,苟活于匈奴,甚至以死相逼,断然拒绝。一席话义正辞严,正气凛然,真可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难怪最终李陵劝降不成,只好羞惭而去了。

苏李二人,人各有志而皆出肺腑之言,恰可谓是两种价值观的碰撞。因此此剧对人物内心的刻画便显得分外细腻真挚,将苏武高尚的民族气节表现得极富人情味,感人至深。而在苏武的大节大义面前,李陵也注定只能有羞愤而去的下场,他羞的是自己竟不能全节,愧对先人,愤的是自己不争,还去做了匈奴的说客。纵观李陵的遭遇,他在《望乡》中的无奈、忏悔、悲痛、羞愧、自责……都是如此真诚,但在“叛将”这顶黑帽子下的他,却又是不得不绝望的,因此他的真诚,也成了一种“绝望的真诚”。

值得一提的是,当十九年后苏武手握脱尽绒线的旌节,饱含热泪地回到祖国后不久,却因被小人诬陷子孙谋反,险些未得善终。李陵当时若能闻之,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从折子戏到小剧场

历史的真实总是令人唏嘘,就像作家李舒所说的那样:“我忽然意识到,人们能够原谅李陵,是因为在这折《望乡》里,我们在李陵身上,看到了每个人的故乡情结。叛了国,没了家,家乡对于李陵来说,是一道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痕,可他始终无法割舍‘望乡’的情结。”

带着这种复杂而难以用对错来概括的情感是非,于是有了北方昆曲剧院新版小剧场昆剧《望乡》——它整理改编自传统南戏《牧羊记》,在尊重古本的基础上,做了大胆的删减。全剧分为《出兵》、《望乡》、《告雁》与《还朝》四折,讲述汉武帝时,苏武出使匈奴,被匈奴扣押,拒不投降,被放逐到北海牧羊。汉朝派苏武的好友,大将李陵点兵五千前去救援,不料李陵轻敌,兵败投降。匈奴单于遂令李陵前去劝降苏武,动之以情。但苏武正气凛然,义正词严,李陵羞愧而回。19年的牧羊生活,苏武吞毡啮雪、历尽艰辛。后来,汉皇见到大雁带回苏武的血书,派兵击败匈奴,李陵闻讯,亲自送别苏武,两人于北海边凄凄诀别。李陵自刎而死,苏武得以荣归。

作为青年昆曲艺术家的优秀代表人物,袁国良与翁佳慧,无疑是最为适合在当今昆剧舞台上演绎苏武与李陵这两位令人唏嘘的历史人物之最佳人选。袁国良扮相持重,唱念俱佳,举手投足不仅有乃师计镇华先生苍凉、古朴、大气的表演艺术风格,更有属于自身独特的气质,风华正茂,堪为翘楚。而翁佳慧师出岳美缇老师,当年岳老师进京汇演,与顾兆琳老师合作的一折《望乡》技惊四座,为其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由此来看,两位得大师真传,且又各具神韵的青年艺术家,此次所共同演绎的全本《望乡》,注定是珠联璧合的一时之选了。

有了两位演员的独特性,代表性,在编导与演员的共同策划下,希望借此基础,能将传统昆剧《牧羊记》整理改编,保留传统折子戏《望乡》与《告雁》,并重新安排开场与结尾,使之成为以苏武、李陵心里历程与自身遭际相结合的折子戏串本演出。所有的文本都来自原著,只删不改,略作丰富,使得舞台上得以最大程度地保留传统折子戏精华,同时又能以更为客观、辨证与现代的观点看待这对历史人物的性格悲剧,剖析他们的局限与无奈,飞扬与落寞,成为一个具有当代视野,又不失传统精华的全新小剧场戏曲。

编剧阐述

作为青年昆曲艺术家的杰出代表人物,袁国良与翁佳慧,无疑是最为适合在当今昆剧舞台上演绎苏武与李陵这两位令人唏嘘的历史人物之最佳人选。国良扮相持重,唱念俱佳,举手投足不仅有乃师计镇华先生苍凉、古朴、大气的表演艺术风格,更有属于自身独特的气质,风华正茂,堪为翘楚。而翁佳慧师出岳美缇老师,当年岳老师进京汇演,一折《望乡》技惊四座,为其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由此来看,两位得大师真传,且又各具神韵的青年艺术家,此次所共同演绎的全本《望乡》,注定是珠联璧合的一时之选了。

本着这一想法,我与两位建议,能否将传统昆剧《牧羊记》整理改编,成为以苏武、李陵心里历程与自身遭际相结合的折子戏串本演出,所有的文本都来自原著,只删不改,略作丰富,使得舞台上得以最大程度地保留传统折子戏精华,同时又能以更为客观、辨证与现代的观点看待这对历史人物的性格悲剧,剖析他们的局限与无奈,飞扬与落寞,成为一个具有当代视野,又不失传统精华的全新小剧场戏曲。

这一想法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两位的认可。也得到了北方昆曲剧院的首肯与支持,使得《牧羊记》以最快速度付诸行动,最终成就了四个折子戏串联而成的“小全本”《望乡》,又借以小剧场戏曲的现代化形式,得以“旧中有新,新中有根”地将昆剧《牧羊记》应有的面貌,展现于世人眼前。

希望此次《望乡》能带给观众的,是一出出唱念做表细腻、丰富的传统昆剧,现代剧场,青春演绎,讲究细节,刻画人物,深刻精致,入木三分。既能很好地展现出两位青年艺术家的整体实力与独特风貌,也能将历史上有名的一段公案,表现得动人心魄,令人难忘。于此,《望乡》成矣,余愿足矣!

--王悦阳

演职人员

出品人:杨凤一

监  制:凌金玉  海军  孙明磊

制作人:曹颖

艺术指导:计镇华  岳美缇

剧本整理改编:王悦阳

导演、空间设计:俞鳗文

作曲、唱腔设计:周雪华

配器:张芳菲

舞美设计:任思远

灯光设计:温晓楠

技导:王锋

服装:王奇

妆容:李学敏

道具:王友志

演员表

苏武:袁国良

李陵:翁佳慧

副末:李相凯  徐鸣瑀  史舒越  刘鹏建

剧务:吴思

舞台监督:王锋

乐队

司鼓:张航

司笛:关墨轩

责任编辑:高骞(QN03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