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十字路口是旧时“买买买”的最佳选择

2016-11-09 09:2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再过几天,就是电商狂欢、全民狂买的“双十一”,这个原本出自大学校园的带有点嘲讽意味的小日子,活生生被电商集体炒作成了购物节。 现代科技的便利让人不上街也一样可以逛街,在实体店买得到的东西网上都有,在实体店买不到的东西网上也有,很多人在网购中获得快感,于是愈发远离实体店。

然而,在生活还远没有如此便利的时候,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购物必然也是一项体力活,市场也还是有形的市场,你必须亲自走到那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在北京众多的地名之中,被市场打上烙印的不在少数,它们被沿用至今,虽然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功用,但却依然封存着那些久远的历史。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珠市口。

珠市口的来历

北京的地名都有讲究,并且还有不同的种类:某某门,某某口,某某胡同等等,看着地名的后半截,基本就能推测出这个地方在地理上的位置和作用。 凡是带“口”字的地名,基本都跑不开路口、道口、门口、豁口这四种类型,而珠市口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但它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十字路口,它曾被称为中轴线上的金十字。

珠市口位于前门大街和两广路的交汇处,东边是东城区,西边是西城区。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古时候,这里是外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人来车往,十分繁华,逐渐形成了一个买卖生猪的市场,因此被称为“猪市口”。 到了清朝,皇帝每次出巡或者去天坛祭祀,都要经过生猪市场,市场的味道让皇帝十分不爽,因此下旨将生猪市场搬到了东四,但是这个地名依然在,地方干净了,地名也跟着改变,就成了今天的“珠市口”。“珠”只是与“猪”同音而已,跟珠宝生意没有半毛钱关系。

生猪市场搬走了,却并没有影响珠市口的繁华,到清朝乾隆年间,前门大街地区的经济文化繁华达到顶峰。

从前门楼子前面,由北到南,好几条重要胡同的南口都是开在珠市口大街上。作家肖复兴曾经写道“当初珠市口的十字路口,被人们称之为‘金十字’。一些有钱却在前门找不到地盘的商家,一些缺钱想找便宜一些地方的商家,便把目光投射到这里。前门如果像是一顶大礼帽,珠市口就是那帽檐儿。”

开明戏院与第一舞台

老北京以珠市口为界,分“道儿南”和“道儿北”,从清朝到民国,好的店铺,都在珠市口以北;好的戏园子,也都在珠市口以北。所以,梨园行的当然都愿意去“道儿北”唱戏。珠市口成为了至关重要的分水岭。开明戏院和第一舞台就是当时在“道儿北”的黄金舞台。

开明戏院建于1912年,是一家西式剧院,剧场内的设备专门为演戏而设计,比起老戏园子要先进得多,观众、演员都很满意。戏院建成后,京剧名伶梅兰芳、杨小楼、孟小冬等经常在这里演出。 开明戏院的存在不仅为这些已经成名的艺人提供舞台,一些尚未成名的艺人也十分渴望能够在这里演出。

在那个没有网络,没有选秀,更没有直播的时代,艺人想红,门路并没有那么多,只有不断刻苦地练习,演出,才能一步步接近自己理想的舞台。而开明戏院特殊的地理位置也为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开明戏院再往南就是天桥,一些无名的艺人都在那里摆摊卖唱。虽然与开明戏院只有珠市口相隔,但两个舞台却相去甚远,所以,在天桥演出的艺人都以能够登上开明戏院为荣,侯宝林、白玉霜等许多艺人都是从天桥登上的开明戏院。

当时与开明戏院比肩的还有第一舞台。一直以来,北京的剧场都很狭小,容纳的座位也少,与上海的舞台差距很大。1914年,京剧名伶杨小楼就集资在珠市口“道儿北”建造了第一舞台。 第一舞台仿造上海二马路大舞台的形式。戏院的建筑样式、灯光照明完全按照上海二马路大舞台的模式而建,观众席有三层,可容纳2600人,这在民国初期的北京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新式剧场了,当时的许多赈灾义演也在第一舞台举办,梅兰芳、杨小楼、尚小云等名伶经常在义演中反串演出。

可惜的是,1937年的一场大火将第一舞台烧毁。 而与第一舞台同一时期的开明戏院,一直开到2000年,因为两广大街扩建,开明戏院被拆毁。

“帝”之“足”

在珠市口大街上,除了商铺戏院林立,清朝著名的大臣纪晓岚也住在这条街上。 关于珠市口还有这样一个段子。

有一天,乾隆闲来无事和纪晓岚打趣对对子。乾隆指着桌子上的两盘豆子,出了个上句“两碟豆”,纪晓岚随即对道“一瓯油”。乾隆却随即改口说:“我说的是‘两蝶斗’,两只蝴蝶在一起争斗。”纪晓岚机敏应对:“我对的是‘一鸥游’,一只鸥鸟在水中漫游。”这就激起了乾隆的好胜心,他撩起龙袍,把一只脚高高地翘了起来,要纪晓岚以此为题,说出一个字,既要符合乾隆的身份,又不能赤裸裸地用“脚”这个字。 纪晓岚立刻就想到了自己住的地方“猪市口”,就说了“蹄”字,这让乾隆勃然大怒,但纪晓岚却不紧不慢地解释道“猪脚为‘蹄’,‘帝’之‘足’也”,这样才让乾隆息了怒。

纪晓岚故居位于珠市口西大街241号,这里原来是岳飞二十一代孙、雍正时权臣、兵部尚书陕甘总督岳钟琪的住宅。纪晓岚在这里断断续续住了62年。 纪晓岚故居为两进四合院,坐北朝南,第一进院由大门、正房及倒座房组成,第二进院正房是纪晓岚当年的书房阅微草堂。之所以叫阅微草堂,有人给出这样的解释。

纪晓岚曾经专门为阅微草堂写过一首诗:“读书如游山,触目皆可悦。千岩与万壑,焉得穷曲折,烟霞涤荡久,亦觉心胸阔。所以闭柴荆,微言终日阅。”微言终日阅,就是阅微的来历。阅微是恭谦的词语,一方面是说自己阅历少,有待于学习更多的微妙、微小之事,提高自己;另一方面是说经常阅读微言,从中吸取营养。 纪晓岚去世后,故居几易其主,与纪晓岚故居有着莫大渊源的还有许多位作家,如老舍、曹禺、臧克家、张中行等,他们或曾在此祝寿、赋诗,或欣赏美景、品尝佳肴,老舍就曾兴之所至在此留下“驼峰熊掌岂堪夸,猫耳拨鱼实且华,四座风香春几许,庭前十丈紫藤花”的诗句。

今天的珠市口

纪晓岚故居如今已经成为北京的一个景点,之前随着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的热播,这里也着实火热了一阵子。 但是珠市口大街上许多店铺的命运,与开明戏院和第一舞台一样,并没有抵挡住时间的侵袭,它们都消失在了时代的洪流中,踪影全无。

如今的珠市口依然繁华,只是在周边建筑中很难找到当年的影子。位于广安大街和前门外大街接合处的珠市口堂,还能依稀看到当年的样子。 这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外形高耸轻盈,造成一种向上升华、令人神往的神秘幻觉。

当年第一舞台的旧址是古今的丰泽园饭店,而丰泽园饭店对面就是一个露天的水泥舞台,墙壁上“生、旦、净、末、丑”五个字,默默铭记着这里曾经的繁华。

责任编辑:姚飞(QX0017)  作者:王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