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喝酒,喝的就是一份真性情!

2016-11-07 10:3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是拥有最多文化名城的地方,人才在这里不断汇聚,文化在这里不断发酵,酒文化便是其中最为悠久绵长独具风味的一支,早可追溯至战国时期,而后历经几千年历史的锤炼与变迁,这杯“酒”愈发“醇香可口”,别具地域特色。

北京曾用名“燕都”,是其与燕国存有血脉联系的有力佐证,而众所周知的刺秦荆轲,便是这燕国中一位“担当”出类的“酒鬼”,在《史记·刺客列传》中记载到,“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於燕市……旁若无人者。”

这不巧了嘛这不是,这不巧了嘛这不是,这不咱酒客的鼻祖么?!荆大爷,请收下小编的膝盖吧!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

如果把荆轲时期的酒客定义为最早的一批酒之“伯乐”的话,那令人遗憾的是,“千里酒”在那个时候却不常有,当时的酒业并未得以大规模发展。直到金人迁都北京之后,酿酒技术才进入了快速成长期,民营酒户被官方认可,酒楼、酒肆随之兴盛起来。

元人入京后,马奶酒和葡萄酒逐渐成为主饮,葡萄酒常用于宫廷和国宴,宫殿附近时常备有巨型贮酒容器,君臣更尚豪饮。至元二年(1265年)雕成的渎山大玉海,可贮酒三十余石,忽必烈行赏赐宴时,便从中舀取。至今,此珍宝仍幸存于北海公园中。

而百姓则更偏爱粮食酒,其中酒精度数高的酒,民间俗称“烧刀子”。明代《本草纲目》上也记载,烧酒“自元时始创其法,用浓酒和糟入甑,蒸令气上,用器承取滴露”。北京人喝白酒的传统怕也是在此时开始形成流传的。

明清酿酒分宫廷和民间两类,有竹叶青、满殿香、药酒五味汤、金茎露、珍珠红、腊白酒、玉兰酒、珍味酒、黄米酒等,且每逢佳节节令,“专用酒”流行,如元旦椒柏酒、正月十五填仓酒、端午菖蒲酒、中秋桂花酒、重阳菊花酒。

清代北京的名酒,除通州的竹叶青和良乡的黄酒、玫瑰酒、茵陈烧、梨花白之外,还有外地进京的绍酒、汾酒以及洋酒等等。最具老北京风味特点的便是大酒缸,得名于半埋地下的酒缸,大家围缸盖而坐,配上炸开花豆、肉皮冻、熏小鱼等下酒菜,与酒友街坊侃天南地北,是老北京平日一大消遣。

虽然酒馆里的各地名酒俱全,可在北京最受欢迎的还是二锅头,北京人觉着喝这个才对口。酒馆里最常听到:“来瓶‘小二’!”就是说的近年来推出的二两五小瓶装二锅头,颇受酒民欢迎。

北京二锅头酒酿造技艺最早萌芽于元、明,成型于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那会儿在京郊及周边地区,有不少出名的烧酒作坊(俗称“烧锅”),各酒坊都在制酒方法上下功夫,以求做出最好的酒。其中,前门外的“源升号”酒坊的酿酒技师赵存仁等三兄弟为纯净烧酒质量,进行了工艺改革,首创了“割头”、“掐尾”的工艺,所蒸烧酒,酒质香醇,俗称“二锅头”。

自赵氏后,北京二锅头酿制技艺一直采用师徒相承,口传心授的方式流传,直至民国的“龙泉烧锅”和“义和涌”等北京十二家烧锅全部并入北京红星。1949年国家对酒实行专卖,“红星”酒厂接收12家老烧锅,使它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传承九代,经300余年生生不息。

北京的老百姓,对二锅头有着深厚的感情,将其作为家中的常备酒,并爱称为“看家酒”。来北京不喝二锅头,就跟去贵州不喝茅台一样可惜。当然,茅台属于贵族专用,而旧时代的二锅头,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但在北京民间的酒文化中,二锅头绝对算是独一号的精神领袖。

早些时候,老北京酒馆的常客们,在冬季的时候有喝热酒的习惯。热酒,就是把酒放在一个叫做酒嗉子的器皿里,用热水加热后再喝,所以酒的蒸发格外迅速,在离酒馆很远的地方,路人都能闻到酒香。现如今的北京,早已没有了名副其实的酒馆。

过去的酒馆,多售卖散装酒,能喝多少点多少,可零可整。来喝酒的客人也不光是喝酒,还闲聊。一进酒馆便耳鼻俱染,酒香扑面,说笑声灌耳,大家说说心事发发牢骚,消气了再听听别人的见闻,吃完喝完乐呵完舒舒服服回家睡觉!这叫一个痛快,这叫一个真性情。

你看看,老北京人喝酒不光喝出了酒量,还喝出了自己的性情和性格。如果北京朋友要请你到他家里去喝酒,表示他是真正看得起你,觉着到饭店去会显得生分,只有请到家中,才算足够尊重,才算是一家人不分你我。

这不为了节省钱,而是一份热情与真诚,家是北京人向亲朋好友显示的最后一张王牌。不管家中是否拥挤,也要把朋友请到家中聚饮一番。通常情况下会由主妇亲自下厨,烧几样可口的下酒菜,不追求色香味赶超饭店,但菜量一定会很足,宁肯吃不完余下,也不能到最后有空碟净碗。

不光备菜如此,上桌前备酒也是这么个讲究,酒要备齐、备足,绝不会出现只拿出一样酒摆在桌上的情况,用老话说,跌份儿!北京人会考虑得极其周全,白酒、果酒、啤酒,小孩的饮料等等,都会安排得十分妥帖,一堆各种齐排在桌上或者地上,先声夺人一般,给宾客一副必须要大喝一场的阵仗。

如果家中客厅实在狭小,会选择最大的卧室摆放酒桌,床当座位,主人把隐私毫无顾忌地暴露给客人,显示出一份浓意胜酒不分你我的真诚。要是你喝醉了,顺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场,就跟在自己家中一样随意,那才让北京人心里觉着格外舒服。

北京人喝酒,讲究劝酒,一杯满上、饮下,再一杯紧接着满上。先说斟酒吧,俗称“满酒”,有“酒不满,心不实”之说,甭管多大的杯,都得满满喽。敬酒有“先干为敬”的说法,其实就是以身作则,先仰脖一饮而尽,热情、恳切而不置辩让你必须跟着饮下去。要是杯里有残酒就要受罚,谓之“滴酒罚三杯”。

作为客人,在北京人家中喝酒,需要注意的是,谈话内容最好避开利害、交易,家宴只联络感情。

因此,在北京家宴中喝酒,能喝出北京人淳朴古老的遗风,酒肉穿肠过,情谊心中留。不过,北京人喝酒,豪爽之中也藏着小小的狡猾,劝酒时懂得甜言蜜语诱惑、花言巧语刺激,也擅长豪言壮语煽情,让人防不胜防。不知不觉中,你便被灌得朦胧一片,他也在自言自语,直到各自倒头大睡。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咋样?看到这里,你有没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脚?!立马叫上身边的北京哥们姐们,走起!这几个下酒菜儿算在小编我身上,只能帮你到这儿啦,剩下的靠你自己了!

责任编辑:姚飞(QX0017)  作者:邱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