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2016-11-01 15: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又到了草枯地阔、木落山空的时节,天地也渐渐舒朗。秋天是容易产生离愁别绪的季节。北京的秋天,如果说有一处“灞桥杨柳”送别的地方,那非大运河莫属了。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纵向南北千余里的大运河,是始于北京通州的。

七百年前,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看到大运河的时候,不由得惊叹万分,并说:“值得赞美的,不完全在于这条运河把南北国土贯通起来,或者它的长度那么惊人,而在于它为沿岸的许多城市的人民,造福无穷。”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通州运河公园

昔日的漕运码头空无一人,干净得像一张风景明信片,要知道漕运发达时,从南方每年过来的漕船就有两万艘,更别说还有商船。那时的大运河帆樯林立,舳舻相接,多少身背肩扛的急步,昂扬长啸的骡马,低陷沉转的车轮,当然少不了泪眼彷徨的送别和白发苍然的祈望。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一枝塔影认通州

沿着通州新华大街北上,走到尽头,绕过一片工地,有一条小巷,就能见到燃灯佛塔。佛塔创建于北周,坐落在此已经由1400年历史了。塔高56米,乃北京地区最高之塔。抬头望,古塔凌云,果然巍峨。塔身每根椽端悬精致铜铃一枚,各角仔梁挂清脆风钟二枚,共计2248枚,数量为世界之最。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古塔一角

“一枝塔影认通州”,沿运河北上的人们,舟船劳顿,但只要远远望见这座高高的燃灯佛塔,即是望见了通州,那北京城也不远了。正如500年前的李卓吾就是沿着运河来到通州的。

燃灯佛塔的旁边就是西海子公园,园内的一座李卓吾墓是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卓吾是号,他名李贽,字宏甫,作为明朝著名的思想家,李卓吾的学术思想最初奠基于北京,其人生命运也在北京发生重大转变。后人评价李卓吾是中国近代思想启蒙的理论先驱,甚至有人形容,他是戳穿中国封建社会“皇帝新衣”的那个孩童。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西海子公园内的李卓吾先生墓

李卓吾第一次来北京是在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夏末秋初,当时他三十五六岁,守父丧期满,按制来北京到礼部报道侯职,期间他花光了积蓄,只能靠做教书先生养家糊口。没过几年,厄运连连,多名亲人离世,李卓吾只好返回家乡。

在南方,李卓吾致力于读书、讲学和著述,历十多年,写作《初潭集》、《焚书》《藏书》,论述战国至元朝灭亡之间历史人物约800人,对历史人物作出了不与传统见解苟合的评价,旨在反对儒学。如他赞扬秦始皇是“千古一帝”,武则天是“政由己出,明察善断”的“圣后”。 他在社会价值导向方面,批判重农抑商,提升商贾功绩,倡导功利价值,符合明朝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要求。

但是他的思想不容于那个年代,他本人受到官府、道学家的严重迫害,罪名是“异端惑世、托讲学宣淫”,他所居房舍被当地官府捣毁,被迫亡命湖北黄柏山中。其时已经七十五岁,衰老贫病。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前御史马经纶仰慕进步思想家李卓吾的盛名,冒着风雪,长途跋涉三千里,来到黄柏山中,去救援李卓吾。马经纶本来决定将他带到武昌去,后因故未去成,便“随携而北,以避楚难”。抵达通州后,马经纶待李卓吾亦师亦友。

但是厄运再次降临,1602年2月,礼科都给事中张问达上疏劾李卓吾,称李卓吾诋毁至圣(儒家孔子),祸乱人心。这一论点把万历皇帝都给耸动了,于是皇帝下发了通缉令,逮捕李卓吾。

李卓吾入狱后,马经纶除千方百计设法照料他外,还上书有司,为他辩诬,指出评史与论学不同,李卓吾并没有过错。

此后,李卓吾在狱中用刀自刎,次日逝世。马经纶此时刚好因家中有要事返回通州,闻讯后,痛悔不已,责备自己保护不周。马经纶将李卓吾的遗骸葬于通县北门外迎福寺侧,并在他的坟上建造了浮屠。马经纶对李卓吾救难、迎养、辩诬在前,归葬于后,都是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进行的,情义之重,堪称义薄云天。

李卓吾自杀后,除了刽子手,没谁敢去现场,马经纶去了现场,为李卓吾收尸,安葬这位“朝廷之异端”于通州北门外迎福寺侧,墓碑书“李卓吾先生之墓”。

秋日的送别,在大运河的这头

通州大运河沿岸今日风貌

马经纶对于李卓吾来说,可谓是生死之交,是马经纶的仗义豪侠,也使得李卓吾最后能得以安眠于地下。

从此,李卓吾长眠通州大运河边,这是他来北京的落脚点,也是他乘船去南方讲学的起点,只不过,这一次送别,是阴阳相隔,生死两世界。

责任编辑:姚飞(QX0017)  作者:张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