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怀民的小把戏有大设计

2016-08-29 09:11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林怀民的小把戏有大设计

关注事件:林怀民和云门舞集

核心观点:每一台作品都是创作者精心策划的。

上周,北京的舞台上最吸引人的就是林怀民率领云门舞集带来的《水月》了。因为2007年在保利剧院看过,所以,对我来讲,更多的是关注台下的观众。其实,这些年云门来大剧院的作品,我大多都在之前看过,所以,每一次在大剧院看云门,我更像是个“旁观者”,在整场观察舞台进程和观众的反应。

还记得2007年云门在保利剧院上演《水月》时,虽然在开演20秒钟遭遇“闪光客”的“袭击”,刚刚拉开的大幕又慢慢闭上,但是重新开演的《水月》依然惊艳全场,北京的观众自始至终被云门的气场“控制”着,屏气静吸,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回到现实世界的观众,在惊喜之余,又有些做了一场梦的幻觉,这是林怀民的神奇之处。那以后,云门就只有在国家大剧院看了。距离更远了一些,“恍惚”更多了一些,催眠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云门每一次演出后,都会有林怀民与观众的对话安排,还记得2005年云门在保利时,演出结束观众一哄而散,而2004年在香港看云门时,香港观众会有大批的人留下来,问题和感受都颇有学术性,让人对香港人的文化底蕴刮目相看,同时感慨北京观众对现代舞蹈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陌生。2008年云门第一次在大剧院的对话,是观众席里的舞蹈艺术学者欧建平老师“代劳”的。

不过,随着云门年年来,林老师的对话时间、留下的观众越来越多,先是能够坐满一楼池座,到这一次从池座到三楼最高处都坐得满满的。林老师在北京的“催眠”已经有越来越大的“法力”了!记得前两次云门来时,观众的提问也都变得比较学术了,这多少让人有了欣慰,这恰恰又在说明林怀民的作品的精神性是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之中,并且在很多观众内心引起了共鸣和思考。今年的提问更加有趣和“跑偏”,大约在七八个提问中,有三个是在“求医问药”的,而且给人记忆最深刻的也是这三位。

第一位是个刚从美国飞回来正在倒时差的心理治疗师,她说完全沉浸在《水月》中,所有时差带来的身体不适感都神奇地消失了!第二位更像是教舞蹈的老师,她最关心的是林老师是如何解决舞者难以避免的各种“疼痛”。林老师说云门的舞蹈观念和训练与西方的芭蕾、现代舞相反,是以中国两千年的导引术为出发的,所以没有疼痛也不会出现疼痛。第三位是一位从事现代舞的青年,他刚刚跟云门出来的一位老师上了一周课,以前留下的浑身伤痛神奇地消失了!但接着又上了其他老师的课,那些疼痛又回来了。

看来探讨中国传统文化是没有时间了,林老师急智大转弯,现场教授观众一招如何放松身心。他高举双臂示范,要求观众照样做,坚持三分钟。果然神奇,全场观众,包括三楼的观众无一不照做……林大夫也心满意足!蓦然间,想起不久前林老师在大剧院的媒体发布会上,有同行问林老师还会有创作的冲动吗?林老师开着玩笑说:随时想要搞个新作品不是难事儿,“跑江湖的”谁兜里没藏着点儿小把戏呀!其实,即使是《水月》这样的气场,也都是林怀民每一个细节精心策划的,在那三位“求医问药”的问题之前,有一位观众说他感受到了神奇!林老师的回答是:这一切都是精心的策划、设计。的确每一台舞台作品都是创作者精心策划的,但出手却有高低,林怀民戏称那是:小把戏,但我还没有在大中华文化圈看到第二个人有这种小把戏。林怀民的小把戏是有大设计的!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作者:李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