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无处不飞花

2016-04-14 09:4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京城无处不飞花

都说四月是北京最美的季节。这时候,天是蔚蓝的,抬眼看,还轻飘着朵朵白云,像一叶叶白帆轻轻浮过来。这背景,叫人正好想起一首与北京相关的歌:《让我们荡起双桨》。“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是的,这才是北京。这时候的北京,叫人根本想不起一年里还会有恼人的沙尘暴和雾霾天。

我数次来京都在夏天,不过眼下充其量只能算是晚春。虽然气温已达二十多度,一天之内温差却大,而且走到哪里,都有小风拂面。更惹眼的四处都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需要说明的,那不是浓绿,而是浅绿,是那种刚刚苏醒刚刚萌发的新绿。最初住在香山,中午在景区闸口前散步,我还惊喜地见到了槐树。这是北方最为常见的树木,我如此大惊小怪,实在是因为长居南方暌违北方风物久矣。槐树虽只有三两棵,却分明举起了春天的旗帜。细观那钱币大小的圆叶,十分鲜嫩和细小,在阳光下正显现出欣欣然的生机。

随后几日,我又移师二环金融街,那天清晨,穿过胡同去一家餐厅吃早餐,竟见眼前飞舞着片片飞花。轻轻款款,似雪非雪,仿佛与人搭讪似的,都纷纷飞了来,旋转着身体,要扑入你的怀抱,一愣神,倏忽又不见了踪影。

都说春城无处不飞花,却不晓京城原来也是满城飞花,纷纷扬扬,洋洋大观。

我不了解这轻扬的飞花,究竟是柳絮还是杨絮,也许是二者的混合吧。但见这轻盈的花絮在胡同里城墙边曼舞,沾人衣襟,扑入行人的怀抱,于是人的思绪也变得恍恍惚惚,脚步开始慌乱,竟忘记顾及眼前的路,险些被一个踩自行车急匆匆赶路上班的人撞上。对方什么也没有说,却似乎有些恼怒——要怪就怪这满城飞舞的飞絮去。

几天里,无论是去小西天,还是在荣宝斋,都与这满城飘飞的花絮作伴。不由想起徐志摩那首《雪花的快乐》:“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飏,飞飏,飞飏,——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诗中的雪花其实也可置换为飞花,翩翩地在半空潇洒,竟也叫人有贴着地面四处飞飏的冲动。

眼下的北京当然不是一座闲适之城,到处都充满喧腾,但这一刻却呈现出闲适慵懒的一面。也许你正心急火燎地赶往某座大厦某个商务中心,然而半路上却被满城蹁跹的飞花勾连思绪绊住匆匆脚步。北京是如此辽阔的城市,又时不时遭遇拥堵,也不是想去哪里马上就能去的,不若掉转脚步,且去后海的茶馆喝杯香飘四溢的茉莉花茶,或到琉璃厂赏画,或者哪儿也不去,就随飞舞的花絮,沿一地的绿荫,一直走进胡同的深处,春天的深处。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张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