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镜像”照向未来

2016-02-19 09:22 解放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历史的镜像”照向未来

历史是现在跟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问答交流,而最终的指向,是未来。

《历史的镜像》丛书,从不同的领域与角度,梳理历史发展的脉络,总结人类曾经的得失。这是一种通过“镜像”看向未来的努力,即使不能就此看清未来,这样的努力也是可贵的。

■本报记者 顾学文

以令人愉悦的幽默感带领我们穿越恢弘历史

从东西方发展对比到政治理念沉浮,从文明程度高低到人类价值观演变,从“一战”爆发源起到战争的合理与否,从大英帝国兴衰到欧洲500余年霸主争夺,从激烈的权力争夺到脑洞大开的历史假想,中信出版社出版的10卷《历史的镜像》丛书,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抽丝剥茧地回溯、提炼和剖析。

作者之一的伊恩·莫里斯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历史学和古典文学教授,10本书中有4本出自他手,分别是 《西方将主宰多久》《文明的度量》《战争》和《人类的演变》,揽获了《纽约时报》年度杰出图书、《经济学人》年度图书、英国奥威尔图书奖(入围)等多个奖项。

《梦游者》的作者克里斯托弗·克拉克是英国皇家钦定教授、剑桥大学现代欧洲史教授,也是沃尔夫森历史奖的得主;《权力的艺术》作者乔恩·米查姆是普利策奖的得主,也是兰登书屋的执行主编;《谁将主宰世界》作者马克·马佐尔著作等身,荣获了包括沃尔夫森历史奖、达夫·库珀奖、伦西曼奖等在内的多项大奖。其他作者亦然,既为世界顶尖高等学府的教授,又是屡获大奖的历史学家,而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做到了“以一种令人愉悦的幽默感带领我们穿越恢弘的历史”。

这10本书在国外是分别出版的,当时都曾引起社会的关注,获得学界的肯定。中信出版社将这10本书结集引进国内时,同样得到了国内权威学者的认可。北大教授何怀宏认为,《西方将主宰多久》是“在漫长时段中思考世界未来的一部杰作”;《人类的演变》则得到了另一位北大教授潘维的肯定,“很有新意,也会给读者带来对当代经济与政治生活的启迪”;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评价《谁将主宰世界》 时说,“阅读此书可以了解哪些思想影响了国际政治的走向……思考中国能为国际政治提供什么有影响的思想”。

各自着力于不同的过去,但相同于对未来的好奇

这套丛书讲的是历史,却又不仅仅是历史。历史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对过去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讲,“历史的镜像”照向的是未来。

《西方将主宰多久》横跨15000年人类发展史,解释为什么西方后来居上、超越东方成为世界霸主,它为国人理解东方的近代沉寂提供了全新的角度,对于未来,书中指出更多的可能是一种东西方的融合;作为《西方将主宰多久》的续篇,《文明的度量》独创“社会发展指数”,用能量获取、社会组织、战争能力、信息技术等一些有形的数据,衡量无形的文明的发展程度;《战争》一书的观点,即战争推动世界发展,或许让人感觉不快,但确能给人带来启发;《人类的演变》观望的视角是全人类的。

这4本书的作者伊恩·莫里斯,擅长从几万年的时间维度出发,将人类命运放在历史洪流中加以剖析。他关注的是国家、文明、人类这样的宏大论题,却能以丰富的故事与细节打动读者;他的观点引发争议,却不仅能自圆其说,且能发人深省。

《梦游者》《欧洲》《未终结的帝国》三本书均聚焦欧洲大陆,引导读者反思现在的欧洲危机及其给世界带来的动荡。其中《梦游者》探索的是“一战”战火燃起的原因,尽管内容涉及多个国家,以及这些国家彼此间错综复杂的前世今生,行文却有条不紊,将各国首脑、军事将领,甚至不起眼的配角都刻画得有血有肉,令读者仿佛置身当时的硝烟之中,眼睁睁看着欧洲大陆陷入火与血的残酷中;《欧洲》 则完整记录了欧洲500年里的权力争夺,展现历史背后的惊心动魄;《未终结的帝国》 用全新视角审视大英帝国的兴衰,及这个消失了的帝国在今天仍未消失的影响。

《权力的艺术》《谁将主宰世界》揭示了人类对权力、国家利益的追求和推动。作为丛书中唯一的一本传记,《权力的艺术》的着重点并非是杰斐逊的一生,而是他与权力的纠葛,从而带领读者理解何谓权力、何谓美国;《谁将主宰世界》则从政府治理的角度,讨论全球主导权博弈,整理了对国际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的思想,对自1815年以来个人和国家怎样在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探索和推动国家利益的道路,进行了描写和建构,或对思考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角色与地位有所启发。

最让人“脑洞大开”的是《历史的另一种可能》,它对历史的整体走向作出大胆假设:假如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罗马,假如拜占庭帝国打败了奥斯曼帝国,假如拿破仑并未输掉滑铁卢战役,假如英国并未参与“一战”……这些“假如”的背后,作者其实想刺探的是人对历史的态度。

10本书,各自着力于不同的过去,但相同于对未来的好奇。未来会怎样?在这一点上,7位作者观点相近:未来存在着多种可能,最大的可能,既不是西方继续主宰,也不是东方重新掌舵,而是融合。

“镜像”是模糊的,甚至会有变形

“镜像”并非客体本身,它可能是模糊的,甚至可能会有变形,这是阅读时万不能忘的。

丛书中最引发争议的是《战争》。书中认为:从长期来看,尽管战争带来了杀戮和血腥,却使人类更安全、更富庶。这一观点来自作者对人类战争史的梳理和重新解读。作者指出,在石器时代,人们生活在争斗不休的小社会中,有1/10甚至1/5的人会死于暴力;而在20世纪,尽管人类经历了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在内的各种大小战乱,每100人中却只有不到1人死于暴力。他认为是战争打造出的利维坦式的中央集权国家确保了稳定,从而让世界变得富庶。果真如此?那么,冰冷数字下的尸首呢?遗憾的是,正是战争剥夺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发言权,唯有静默。

作者之所以得出这样冷酷的结论,或与他过于青睐定量研究手段有关。《战争》之外,在《文明的度量》中,他同样使用数据来衡量文明的程度。定量研究方法并非不可以应用于社会科学研究中,但它一定不能被单一使用。这就好像当光线进入人眼,如果没有大脑的整合,我们是看不懂面前是何物的。作者对数据的过分倚重,其实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思维方式。

“镜像”是一种参照,也只是一种参照。

责任编辑:王双(QJ0015)  作者:顾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