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聊"年味儿":怀念母亲做的红烧肉

2016-02-19 09:17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张颐武聊"年味儿":最重要是团聚 怀念母亲做的红烧肉

编者按:还记得小时候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呼唤春节你“快点来,慢点走”,想到那时的春节,满脑子都是年味儿:家家户户屋檐下挂满了腊肉,大街小巷贴满了对联,全家人热热闹闹围在一起看春晚……临近过年,这些温馨的、有趣的、难忘的回忆就一股脑儿地又冒出来。春节习俗源远流长,各地不同,每个人都有浓浓的过年情结和不一样的过年故事。这个冬日,人民网文化频道推出春节特别策划《最怀念的年味儿》,邀请知名作家、学者、影视大咖等,畅聊他们的春节记忆,分享他们最怀念的年味儿。今天,请大家跟小编一起,跟随文化学者张颐武的脚步,追寻飘散在岁月中的年味儿。

聊起春节印象,文化学者、北大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侃侃而谈,既有浓浓的温情回忆,又有敏锐的文化观察,并带有全球化的视角判断,让人钦佩于他的博学和文化底蕴。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春节是1971、72年的时候,当时全家人在北京团聚,吃红烧肉。”张颐武满怀深情地说。当年,他只有10岁左右,身为大学教师的父亲被下放到湖北干校学习,他和母亲住在河北省武清县,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生活比较艰难,一家人能在新春之际团聚在北京,很难得。“母亲当时做了很多菜,听着窗外的阵阵鞭炮响,感觉非常满足。”

过完那个春节,张颐武的父亲又返回湖北干校,全家再次团聚是两三年之后了。他说,中国年俗文化里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全家团聚,“尽管现在社会生活发生很多变化,但大家只要有条件,都想竭尽全力回家去。”

张颐武说,春节无疑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预示万象更新,“尽管春节原来纪年的作用被淡化了,但大家现在仍普遍认为,过完春节,才算是一年新的开始。”他认为,当代的年俗文化,既有传承,也有发展,比如全家团聚、放鞭炮、贴对联等等,都是在传承。也有新的发展,比如80年代以来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是所谓的新民俗,逐渐成为一种文化,“说明中国的年俗文化是一直在延续发展的。”

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和在全球影响力的上升,西方的“年味儿”也变得越来越浓。他说,春节正逐渐变成一个国际化的节日,不少西方国家首脑这几天会到唐人街“拜年”,恭祝华人春节快乐。

在猴年即将到来之际,他还特别引用曹植的《元会》诗给网友拜年,“这首著名的歌咏春节诗有八个字,‘欢笑尽娱,乐哉未央’,在此我想引用一下,祝广大网友春节吉祥!”(文/欧兴荣)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