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义虎:乡贤制是基层治理的有益补充

2015-10-14 17:17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与现代西方标榜民主的天赋人权论和主权契约论不同,中国传统的政治哲学是一种诚实的贤能-精英论。其实,不论古今中外,任何政治最终都避免不了精英主导的永恒结构。

对于现代政治而言,没有民众的参与是不可想象的,尤其是在城市这类陌生人社会。但与此同时,民众的参与也不应该是无限度的,其目的只能是对精英治理进行辅助补充而非越俎代庖。换言之,有效的民众参与一定是以高质量的精英主导为前提,这才是所谓民主集中制的完整结构,否则便会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与失败,就像我们在我国当下农村基层民主实践中所看到的那样。随着人民公社体制的解体,基层党组织的精英性和权威性已经极大地弱化,立足于传统资源的乡贤制重建或许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与一般的知识精英、财富精英不同,乡贤除了具备一定的知识水平和财富基础之外,本质上乃是德行精英。在传统语汇中,贤不同于能。能是指一种才干,比如带头致富、自主创业等等。贤,则指人格操守、声望品行。作为熟人社会的伦理楷模,乡贤以其道德权威来影响和教化社区内的民众。在整个乡村治理结构中,乡贤的定位应该是维护公序良俗、安顿世道人心,而不是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农民收入。近二三十年乡村治理的最大失败就是片面强调一切向钱看,以GDP为纲,从而忽视了经济之外的社会建设。欲拨乱反正首先就要摆脱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旧思维,真正落实五位一体全面发展的新战略。

基于以上的定位,乡贤会应该成为乡村治理中的政治局、元老院,而不能仅仅是顾问团、小政协。只有以德统才、以贤御能的治理结构才能重建乡村社会的伦理-心理秩序。至于如何克服城乡两极分化,那是涉及整个经济政策调整的战略问题,不是小小的乡贤制所能承担的职责。此外,如何培育和选拔在地乡贤,如何协调和处理乡贤与基层党组织的关系,都是关乎乡贤制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总之,乡贤制不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只有对之进行恰当定位,才能发挥其长处,避免不切实际的奢望。(作者是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学者)

责任编辑:王健岚(QN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