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古村留下的一份念想儿

2015-10-14 13:5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范冬元对老物件如数家珍

钱家大院一角

京西古村五里坨是京西门头沟到北京阜成门这条著名的驼铃古道上的一个热闹繁盛的村落,老舍的《骆驼祥子》在一开篇就提到了它的名字,祥子拉着骆驼一路进城,五里坨正是他经过的村子之一。几百年来,驼队、香客来往不绝,五里坨也成了著名的京西古村。

时光流转,昔日的古村如今面临北京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村民们也盼望着能住上新楼,老百姓改善居住环境的需求和老民居所代表的人文历史的留存,这似乎是一对永远难以化解的矛盾,古村该拆还是该留?

40年前,在石景山区九中上学的范冬元还是个淘气的男孩,他最喜欢偷着拿出爸爸那台苏联老相机,往京西大山里跑,他四处拍摄古村、古庙、古道,古树、古井……历史的痕迹,古朴的景致,醇厚的民风让他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感情。

范冬元没想到,40年后,年过半百的他会再次拿起相机,行走在京西的古村古道间,细细拍下每一条街道,每一个院落,每间房子里的老物件……这一走就是8年。这一次,他的身份是石景山区五里坨9个古村拆迁改造工程的负责人,他惊诧于,天空和大地改变不了的东西,却被岁月改变了,他儿时看到的属于京西独有的文化历史遗迹正在快速消失,随着古村改造,难道这一切终将不留一丝痕迹吗?

老百姓改善居住环境的需求和老民居所代表的人文历史的留存,这似乎是一对永远难以化解的矛盾,最终,范冬元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难题,也为古村改造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范本。范冬元为搬进高楼的京西古村的百姓们留下了一个可以触摸的乡愁安放地,那是一个“院子里的故乡”。

责任编辑:纪敬  作者:张鹏 杨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