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欣:绢人传承者

2018-09-13 08:2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崔欣的工作室中,摆放着一些神态各异、色彩绚丽、风格高雅的绢人。如今的绢人早已飞进寻常百姓家,被誉为“中国的芭比娃娃”。但是在古代,绢人曾是王公贵族的玩物。

绢人历史悠久,战国和唐代古墓中都发现过身着服饰的“绢木舞俑”,《全唐文·木偶人》中介绍其“以雕木为戏、丹雘之、衣服之”的制作过程,宋代《梦梁录》中也有以绫绢塑人形的记载。据载,北宋时民间艺人能“剪绫为人,裁锦为衣,彩结人形”。到了明时,绢人、绢花、宫灯、“夹纱灯”百花齐放,非常红火。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内务府御用工厂所设各种作坊中即有“花儿作”,后陆续流于民间。康乾时期,花市一带“各街、市花庄及住户营花者约占一千户以上”。可惜的是,由于近代以来战乱不断,这一技艺一度失传。

1954年,印度国际玩偶博览会邀请我国参加,全国妇联把任务交给北京美术人形小组。小组由葛敬安女士带领,经多方搜集资料,她们在中外传统美术人形工艺的基础上,创作出服饰华美的五个少数民族妇女绢人。参展后,获得中外人士一致好评,北京的绢人技艺从此逐步发展起来。

北京绢人是以铅丝为骨骼,棉花纸絮为血肉、绢纱为肌肤,真丝为秀发,彩绘丝绸为服装,塑制而成的玩偶。多取材于中国民间故事和传说、传统戏剧中的各类人物、古装仕女及舞美造型等内容,经过能工巧匠们雕塑、制模、彩绘、缝纫等十几道工序,最终制作成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立体玩偶造型。北京的绢人集绢花、宫灯、绢扇等软变形技能于一体,凝聚了中国传统塑型艺术的精华,多姿多彩、格调高雅,被誉为中国绘画的立体丹青,颇具观赏性和艺术价值。

然而,北京绢人技艺如今的发展态势却不容乐观,商贸会、博览会、艺术节已难觅绢人的踪影。说起绢人的艺术价值以及面临的问题,崔欣如数家珍。崔欣是葛敬安的嫡传弟子、北京绢人技艺的第三代传人,多年来,身有残疾的她一直坚守着这块传统艺术的阵地,全力投身绢人艺术的传承。

1 送给特朗普的国礼出自她之手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1月首次访华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送给他的国礼中有色彩绚丽、赏心悦目的绢人《杨贵妃》和《美猴王龙宫借宝》。杨贵妃长袖霓裳体态丰腴,尽显其雍容华贵;美猴王毛发逼真顽皮可爱,展示出独有的艺术魅力。两件国礼的设计制作者,就是年过花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的崔欣。

登门造访崔欣位于东直门大街的住所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家门楣上“崔欣绢人艺术世界”的牌匾,字迹娟秀潇洒飘逸,未见主人已经感受到一股淡淡的书卷气。迎出门的崔欣热情洋溢、爽朗大方,屋内的专柜、书架、案头上各色绢人琳琅满目,墙壁上书画条幅点缀其间,不很宽敞的居室充满艺术气息。

看到她沏茶倒水也借助轮椅行动,不觉心生恻隐,如何得病自然地成为首选话题。提及此事,落座后的崔欣话语平静:“1958年,我一连几天高烧不退,由于未能得到及时救治,小儿麻痹后遗症造成我双腿终生残疾。”

不言自明,这种不幸注定了她的人生要比别人更加坎坷,注定了她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艰辛。她说,父母关心她、爱护她,鼓励她做生活的强者。

崔欣喜欢读书,家里人给她买了许多书籍;她表现出对绘画的兴趣,父母就送她到一所业余美术学校学习。她学色彩、学素描、学写生,认真刻苦不懈努力。虽走路不便,但外出写生时,不管路途多远,也坚持参加,遇到下雨、刮风、下雪,家人替她担心,她却坦然面对,以苦为乐。中学毕业时,她的一幅《列宁与高尔基对弈》素描受到有关方面好评,遂被介绍、分配到北京东城区美术人形厂。

“全厂六十多人,在东城区手帕胡同的一座院子里,有两个生产绢人的车间,流水线作业。”崔欣一边介绍一边打开一个箱子,取出尚未完成的绢人手臂、小道具和各色布头等让我看,“做成一个绢人需要十几道工序。比如做手,先用五根细金属丝捆成手指的骨骼,然后分别用脱脂棉缠绕成手指的形状。绝妙之处是要用柔软的蚕丝织物缝出微小的手套,翻转到每个不足两毫米的手指上,不漏纱头、不现针脚,最后再弯成兰花指、佛手指等手型。仕女手指还需染指甲、戴戒指,完成一件作品至少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繁琐的工艺流程没有吓退年轻的崔欣,神妙莫测的绢塑艺术反而促使她知难而进,决心全面掌握绢人技艺。

但是,在特殊的岁月里,美术人形厂的工人们被分散到袜厂等生产单位。所幸北京绢人得益于李先念、邓颖超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关照,有关部门把做面人的曹仪策、刘音茹和做绢人的葛敬安等几名工艺美术师安排在东城九道弯胡同,在一处简陋的工作间延续着北京面人和北京绢人的设计工作。年龄最小的崔欣跟随在这些艺术精英们旁边,逐步掌握了绢人制作的造型、雕塑、裱糊、服装、头饰、彩绘、道具等各种技艺。

1978年,崔欣和原美术人形厂的部分人员归并到北京剧装厂。工厂在珠市口,离家远了、任务也重了,作为技术骨干,师傅安排她为精品绢人雕塑头型、糊头、画头。绢人头部是制作流程中的关键技术,要求高,很容易出废品。工厂设计制作的白蛇传、红楼人物、京剧人物等绢人作品参加展销会后,影响很大,为国家创造了不少外汇。1980年,绢人车间合并到锦盒厂,在这里,她的艺术水平又有了大幅度提高,她参与设计创作的《金陵十二钗》、《宝黛读西厢》、《送子观音》等,得到海内外大量订货,连续几年畅销不衰。

回忆到这里,崔欣笑了:“向您介绍的都是‘过五关斩六将’,背后的‘走麦城’只有我自己知道啊。平平常常的上下班,我就要克服许多困难,胡同长,要比别人多走两三倍的时间。遇到下雨下雪,迈不开脚步,有时扶着墙壁还摔跟头。1990年,锦盒厂与绢花厂合并,厂子在潘家园,路途更远、交通更不方便,原美术人形厂人员只有7个人跟着来到绢人车间。上下班要转两次车,当时乘车难,我拖着残腿根本挤不上去。上班要起早赶在乘车高峰之前,下班只能等到天晚人少时。年迈的父母不放心,每天守在胡同口等我。有一次,我为了赶任务回家很晚,当时又没有电话,令家里的母亲心急如焚。”

就这样,崔欣坚持工作多少年,父母守望她多少年。父母的深情和期望,也成为她坚持和进取的动力。上班期间,她没有一次迟到,没有一次早退,每晚回到家里,还要继续查阅资料、钻研技艺,多次被工厂评为先进生产者。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