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各种题材齐头并进 小说创作势头强劲

2017-10-20 15:26 千龙网

分享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13日,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著名评论家白烨。千龙网记者许珠珠摄

导语:10月13日,2017年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本次高峰论坛针对四个主题展开了文学创作与批评的对话。

白烨认为北京文学总体上看既有丰富性又富有时代性。网络作家唐家三少等都是北京文学的书写者。除了严肃文学圈,还有许多写作群体,北京文学是非常丰富的。而鲜明的时代性在北京文学中也特别突出,“《十月》杂志的出现是一个时代更替的标志,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符号。所以以‘十月’为主的北京文学在这些年来,在某种意义上讲,体现了改革开放以来文学创新、前行的和时代密切联系的精神,这可能是以‘十月’为主的整个北京文学总体上的特点”。

“北京的文学在各种题材齐头并进发展的前提下,小说创作保持一种强劲的势头。”白烨说,“小说创作在北京文学中一直很突出,2014年鲁迅文学奖各类体裁里有五个北京的作品得奖。这些年来还有很多好作品,像王蒙《这边风景》、刘庆邦《黄泥地》、刘心武《飘窗》、徐则臣的《耶路撒冷》、杨绛的《洗澡之后》,还有张悦然的《茧》。此外,北京这些年长篇一直不断,保持比较强劲的势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些也都是很重要的。”

白烨认为北京文学的作家从30后到90后七代人都在书写,同时年轻作家又成长得非常快,这主要体现在70后作家的成熟和80后作家的成长。白烨说:“70后作家中比较突出的像石一枫,作品不光是本身数量不少,还体现了他从个人化写作走出来之后,怎么样思考时代中的问题,这个东西很重要。北京的80后作家在全国80后作家中人数比较多、质量比较高的,比如像张悦然、笛安、焦冲的作品,还有一些更年轻的80后作家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为今后北京文学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保证。”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