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文化带 | 24道闸坝截水行舟 实现船只“逆行而上”

2018-05-25 08: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

“十三五”时期,北京加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重点抓好“一核一城三带两区”,即以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为根基,以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为抓手,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和文化创意产业引领区建设。

其中,大运河文化带流经北京七个行政区,它的河道、桥梁、闸坝、仓库、遗址,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本期系列报道将分河道、湖泊、闸坝、桥梁等篇章带您“行走大运河”,零距离领略大运河文化带的魅力风光,也许你会惊讶,原来它早已静静流淌于你的生活之中。

wwzjy2018052401

古代水闸老照片。水闸可以通过闸门升降来调整水位的高低。

运河通航京城,必须要解决一个大问题,那就是通州地势低、大都地势高,船只难以上行。为此,元代水利专家郭守敬开了一个脑洞,再建造24座闸坝,逐次调节水位,截水行舟,保证运河通航顺畅。

如今,24座水闸中,大多数消失无形,寻得见的闸坝遗址也不复当年的“风华正茂”。残存的闸墙、闸门槽、绞关石,若不仔细寻找,不经意间便错过了他们的踪迹。

wwzjy2018052402

国家图书馆西北方向的广源闸,图中桥身两孔右侧为老闸口,左侧为建国后新建。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一站 广源闸

广源闸在国家图书馆西北方向。南长河穿过紫竹院公园流向颐和园昆明湖,游船一出公园大门,便要经过这道广源闸。

广源闸是郭守敬主持白浮引水工程中的一座重要水闸,在开凿白浮泉工程以先已经建成。广源闸是官闸,有专职兵卒看管。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赴颐和园昆明湖游玩,首先行陆路至此,随后广源闸下闸调高西侧水面,改走水路至昆明湖。如今,游客还可以从紫竹院紫御湾码头乘船体验这条“慈禧水道”。

新中国成立后,广源闸仍是木板桥,1979年落架大修,改建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梁。由于原本的闸口太窄,已经不适应通航需求,在广源闸南侧增加一孔,游船从南孔通过。

如今的广源闸,剩闸墙、闸口还清晰可见,广源闸路、广源宾馆、广源大厦等地名让人依然能感受到广源闸在这一地区曾经的影响力。

wwzjy2018052403

什刹海与玉河交汇处的万宁桥,桥下还可以看到绞关石和闸门槽。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二站 万宁桥

元代皇帝忽必烈宝马御驾穿过万宁桥,看河水涛涛为京城带来源源不绝的漕运粮食,心下大喜,为万宁桥到通州的河道赐名“通惠河”。万宁桥在什刹海与玉河的交汇处,桥西曾设澄清闸,保障北上漕船直抵积水潭码头。

在万宁桥西侧,还可以看见绞关石和闸门槽的残迹。完整的石闸应有四个绞关石,一侧两个,绞关石是长型条石,一端有孔,在穿过石孔的粗圆木捆绑绞绳,来升降闸门。

由于万宁桥位于热门景点什刹海,依然是游人经常游览的风景胜地。

wwzjy2018052404

玉河故道东南端东不压桥遗址,澄清中闸闸口遗址隐约可见。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三站 东不压桥遗址

地安门东大街车流穿行,走进玉河故道的必经之地就是东不压桥和东不压胡同。东不压桥在玉河故道东南端,桥下已经不通水道,一方石碑树立在侧。在清理的河道中,还依稀能看到澄清中闸的闸口。

东不压胡同因桥得名,清代属镶黄旗管辖又称“马尾胡同”。东不压胡同内23号曾是建国前中央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京张铁路设计者詹天佑、作家文康都曾居住在东不压胡同里。

wwzjy2018052405

公园东侧的庆丰桥是庆丰上闸遗址所在地,岸旁有《庆丰闸遗址碑记》石碑等。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四站 庆丰上闸遗址

通惠河流经大望路与国贸地铁站的河段,有一处庆丰公园,公园东侧的庆丰桥便是庆丰上闸曾经的所在地。

河边有一座仿古石碑,是1995年由通惠河整治工程指挥部所立。其上《庆丰闸遗址碑记》记载,庆丰闸初名籍东闸,1292年都水监郭守敬主持开凿通惠河时所建。初为上下两座木闸,后于1330年改建石闸。闸基长120尺,金门宽22尺,并易名庆丰。明嘉靖中吴仲重修通惠河时下闸废弃,现存庆丰闸遗迹,当是元代庆丰上闸。

1998年修复庆丰闸遗址,在原处修建汉白玉雕刻拱桥,也就是现在人们仍可以看到的庆丰桥。

wwzjy2018052406

平津上闸在高碑店水库南河岸,可以看到一块相对完整的绞关石。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五站 平津上闸遗址

平津上闸在高碑店水库南河岸,一处小岛与河岸相连,一座仿古木桥所在之处便是平津上闸遗址。平津上闸遗址是闸类水利工程遗址中保存得较为完好的一处,在平津闸,可以看到一块相对完整的绞关石,而绞关石上的石孔也没有断裂。

平津闸一带被高碑店村当地居民称为“老闸窝”,这里曾经鱼多虾密,曾是居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wwzjy2018052407

颐和园南如意门的绣漪闸,古代老闸已经消失不见,这座现代化的水闸是2013年改造而成。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六站 颐和园昆明湖绣漪闸

颐和园南如意门有一道绣漪桥,乾隆皇帝及慈禧太后都多次乘船从绣漪桥下驶过,为了方便行船,桥拱弯曲度很大,又被俗称“罗锅桥”。桥南有一座不起眼的水闸,三孔水闸可以调节水位,便是大运河的绣漪闸。

绣漪闸的老闸已经消失不见,如今的绣漪闸是经过几拆几建,2013年新改造启用而成。安装了电动启闭机,实现了昆明湖的蓄洪能力。

wwzjy2018052409

西直门凯德MALL西北侧难以发现的高粱桥,两侧栏杆犹在。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第七站 高粱(闸)桥

西直门凯德MALL西北侧,有一段被围栏半围起来的仿古新桥,为了保护文物已经不再同行,走进这片被两条公路夹道而行的“环岛”,可以发现深处的高粱桥遗址。

高梁桥建于1292年,是一座全石结构的单孔拱桥。桥下设闸,走近高梁桥,还可以看到水闸的组成结构。由于河道改道,高梁(闸)桥下的河道断流,其调控河水、码头漕运的历史性功能都已被代替。

wwzjy2018052408

高粱桥下可以看到水闸的组成结构。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相关阅读

早已与大运河邂逅无数次的你 却还蒙在鼓里

流转近千年 大运河的山泉湖泊命运各不同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