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文化时间

2019-01-02 08:00 人民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听一听手机音频课程,在博物馆触摸活生生的历史,电影院里小镇青年的身影越来越多,24小时书店的灯光依然吸引着年轻人……岁末年初,我们关注多种多样的文化时间,这些文化场景的鲜活切面展现着当下文化生活的全景,而关注文化时间的变迁,也是在见证时代进步的力量。

清晨06:00

手机里的音频课准时响起

“现在的社会发展太快,原来学的不足以适应当下”

【2018年12月31日】清晨6点,经济学者何帆被闹铃叫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摸到枕边的手机,点开“得到”APP,《罗辑思维》主理人罗振宇的学习心得化为15分钟语音,准时在晨间响起。对何帆而言,在空闲时间听音频课程是一种学习方式,而像他这样利用碎片时间在“得到”学习的人,已经超过2500万。

除了是用户,何帆自己还是这个知识服务平台上颇受欢迎的老师,开设了3门订阅课程。《何帆大局观》讲经济学,《何帆的读书俱乐部》囊括心理学、哲学等学科的书籍解读,付费订阅总人数近10万。《何帆报告》是一个为期30年的知识工程,一年写一本书,对社会趋势变化进行调研和观察,制成音频课程在“得到”上线,形成线上线下的内容联动。

为了写报告,2018年何帆带着团队从南到北,由东到西,既调研高科技企业,也深入代工工厂;既与管理者了解城市变化,也去山区探访留守儿童。基于团队调研到的第一手数据,何帆再综合多学科知识进行分析,呈现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中国故事。而这背后,是知识服务行业内容生产逻辑的升级。“知识服务已经不满足于教授现有的存量知识,而着眼于社会趋势的变化,不仅包括经济、技术等,也包括普通人做不平凡事的观察。”

原先知识服务就像传统的集市,所有内容一哄而上。如今打开“得到”,更像一个精品商城,各学科通识课分门别类,行业高手们的技能课程也单独开列,还有“每天听本书”之类的领读类产品,形成完整的产品体系和生态。

“现在跨界越来越普遍,未来需要的人才也要有跨界的视野和思维模型。这一点对个人底层能力要求更高,需要快速学习多领域知识,把模块化知识组装起来,拼成综合能力。这也是知识服务行业在尝试的。”何帆说。

何帆很爱看书,每年要看300多本。他觉得:“现在社会发展太快,我们原来学的那些东西不足以适应当下,更不要讲未来。我也想像学生一样,和大家一起弄清变化背后的逻辑。”

下午02:00

转转古镇里的剧院、美术馆

“乌镇的孩子也能看到世界顶尖的戏剧”

【2018年12月31日】黑瓦白墙掩映着小桥流水,剧院、美术馆错落其中。每到下午,乌镇旅游景区总裁、总规划师陈向宏都习惯在乌镇东栅景区走走。每年到了乌镇戏剧节,20多部国内外特邀剧目,10多场青年竞演,上千场古镇嘉年华在这里上演,展现戏剧艺术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6年来,戏剧节在点滴间丰富着小镇的文化生活、艺术氛围,在小镇建设中形成独特的风景线。

陈向宏是本地人,在他的记忆中,位于运河边、地处苏沪杭之间的乌镇,是个极时髦的地方。每天凌晨4点,就有一班“苏杭航班”停靠乌镇码头,带来大城市的消息,5公里以外的小镇就有专门的剧场。70多年前江南小镇的文化已经和大城市接轨了。

然而,当他在1999年回到故乡时,景象完全不同。“陌生又熟悉,曾经繁华的丝厂早已空寂荒芜,斑驳铁锈大门后是茂盛的野草和厚厚的腐叶,小时候的街坊邻居大多搬到县城里去了,除了几张偶遇的熟脸,镇子总挟裹着颓败的气息。”陈向宏回忆。

陈向宏开始组织实施乌镇的保护与开发,在他看来,保护利用乌镇这样的千年古镇要考虑两方面,一是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二是新文化元素的加入。“时至今日,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生了改变。传统文化是古镇的基调,但不能局限于传统而不发展。旅游加文化的驱动,才能带动整个镇的商业和产业发展。现代文化引入古镇,反而让古镇魅力四射。我希望乌镇是平台,是一个能承接现代艺术、科技、文化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向周边地区辐射。”陈向宏说,乌镇不是唯一的模式,期待古镇保护开发能诞生出更多姿的形态。

在陈向宏看来,传统和记忆,如同做乌镇姑嫂饼的木花模,装起每次都不一样的米粉,訇然一扑,却仍是一般味道,只是初尝之人,却总觉得别样滋味。令他欣慰的是,在一座座剧院、美术馆里,乌镇的孩子也能看到世界顶尖的戏剧、美术展和艺术品,“我想,乌镇的孩子会为乌镇感到骄傲。”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