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人类保护珍贵文化遗产

2018-12-04 08:34 人民日报海外版

打印 放大 缩小

过去受“古董”观念影响,对于文物,人们往往看它值不值钱,注重经济价值,忽视了它的文化价值。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文物不仅仅是“古玩”“宝物”,更重要的是民族文化的载体。

2002年9月,我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2003年,我首次提出“故宫学”的概念。故宫学是以故宫及其历史文化内涵为研究对象,集整理、研究、保护与展示为一体的综合性学科和学问。故宫学要求把故宫作为一个文化整体、作为一个“大文物”来对待,要求把文物、古建筑和宫廷史迹作为相互联系的整体来研究。

故宫大修工程是一个标志,一方面表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有能力去完成这项重大工程,另一方面体现了国家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空前重视。故宫是世界文化遗产,对故宫进行维修保护,不仅是为了传续中华民族文脉,也是中国对国际社会履行保护世界遗产的承诺。故宫的保护接受国际社会的指导和监督,故宫维修保护的实践也丰富着国际遗产保护的理论。

传承保护与创新发展并举,中华民族博大丰富的文化遗产在当下获得了旺盛的生命力。中华五千年文明是世界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对于全球化时代保存文化多样性、促进世界文明的繁荣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郑欣淼,曾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文化组组长,青海省副省长,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文化部副部长、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现为故宫研究院院长,中华诗词学会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鲁迅研究学会名誉会长,浙江大学故宫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南开大学故宫学与明清宫廷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博士生导师。著有《故宫学概论》《从红楼到故宫:郑欣淼文博文集》《社会主义文化新论》《政策学》《鲁迅与宗教文化》《郑欣淼诗词稿》等。

我是陕西人,在陕西这个历史文化大省工作了20多年。1992年离开陕西,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文化组组长。而后到青海省工作,也是主管文化方面。1998年我到国家文物局任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此后一直在文化文物部门工作,至今已有20年。我深刻地感受到,改革开放40年来,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我们的理念不断提升、视野不断扩大、方法不断更新,在吸收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同时,我们有自己的创新和创造,不断丰富着国际经验,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做出重要贡献。

文物保护观念与时俱进

改革开放首先是思想解放,体现在理念、观念、思维的变化。我在陕西省委工作过15年,主要从事政策研究。改革开放之初,陕西在文物保护方面就有着立足长远的举措。当时有两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第一件事是修复西安古城墙。西安的城墙过去不是连在一起的,有的地方破坏比较严重。第二件事是成立“振兴秦腔委员会”。

这两件事当时很多人并不赞同,包括我也没认识到它的意义。那时候全国都以发展经济为主,陕西本身经济比较落后,大家认为首要的任务是发展经济。有没有必要花这么大力气去修城墙,很多人有争议。但不管怎样,城墙最终修好了。现在我们到西安去,城墙是个很重要的景点。秦腔是梆子戏的鼻祖,在西北地区影响很大。从今天的角度看,秦腔是非常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振兴秦腔委员会”对于保护、传承秦腔文化很有帮助。

1982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通过并施行,这是中国第一部关于文物保护的专门法规。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发布并施行。这些年来,《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经历过多次修改、修订,根据时代的变化而进行调整。当前的《文物保护法》为2017年11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修改通过。伴随着法规制度的不断完善,人们关于文物保护的观念、认识也有了很大进步。

过去受“古董”观念影响,对于文物,人们往往看它值不值钱,注重经济价值,忽视了它的文化价值。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文物不仅仅是“古玩”“宝物”,更重要的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文化遗产”的概念越来越得到重视。文化遗产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形象的基本元素、文化象征和主要标志之一。文化遗产构成了中华文明的内涵与底蕴,对当代的文化事业发展起着重要的依托与推动作用。

1985年,中国加入《世界遗产公约》,做出了郑重的承诺并为此付出积极的努力。世界遗产组织对中国文物保护也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特别是保护理念的交流与启发。我们从国际上引进了许多先进的理念与手段。除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认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需要保护。2004年,中国政府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5年12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并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通知指出“文化遗产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颁布,这在文化建设立法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为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提供了坚实保障。

目前,中国拥有的世界遗产已达53项,其中世界文化遗产36项、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4项、世界自然遗产13项,在世界遗产名录国家排名第二位。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的项目达40个,是世界上拥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最多的国家。

保护完整而真实的故宫

故宫是中国第一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单位,也是中华文明最重要的载体之一。故宫的保护可以说是我们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缩影,故宫博物院的发展也折射了我们国家文博事业发展的进程。

真实性与完整性是世界遗产必须具备的基本特质,也是遗产保护的原则与标准。自1987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以来,故宫的保护严格按照世界遗产组织的要求和标准进行。由于历史原因,故宫院内外一些文物建筑被外部单位长期占用,严重影响了故宫的完整性。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过多方努力,故宫博物院收回了大高玄殿、端门、御史衙门、雁翅楼、宝蕴楼等文物建筑,对于故宫的完整保护有着重要意义。

2002年9月,我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2003年,我首次提出“故宫学”的概念。故宫学是以故宫及其历史文化内涵为研究对象,集整理、研究、保护与展示为一体的综合性学科和学问。故宫学要求把故宫作为一个文化整体、作为一个“大文物”来对待,要求把文物、古建筑和宫廷史迹作为相互联系的整体来研究。要保护完整的故宫,不只是72万平方米以内的紫禁城,还要保护与它有密切关系的一些明清皇家建筑,以及它的保护区、缓冲区。同时,要认识到故宫所有遗物都是反映宫廷历史文化某些方面的实物见证,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物价值,都需要认真清理和保护。

在“完整故宫”观念引导下,从2004年至2010年,故宫博物院进行了历时7年的藏品清理工作,其中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对宫廷历史遗物的彻底清理。这次清理不仅将过去从未系统整理过,既不算文物、也不算资料的遗物,如13万件清代钱币、2万余件帝后书画等进行了系统整理,而且对所有资料藏品进行了重新的鉴定、研究,完成了共计180122件资料提升文物的工作。截至2010年底,故宫博物院的可移动文物总数为1807558件(套)。多达500卷左右的《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同时陆续出版,《故宫博物院藏品总目》从2013年1月陆续在故宫网站向社会公布。2014年至2016年,故宫博物院又开展了“三年文物藏品清理”。截至2016年12月31日,故宫博物院的可移动文物总数为1862690件(套)。

故宫既有物质遗产,也有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传统的文物修复技术以及故宫官式建筑修造技艺。现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故宫官式古建营造技艺”“古书画修裱技艺”“青铜器传统修复复制技术”“古书画人工临摹复制技术”4项。故宫博物院珍视这些工艺技术,对其进行有效保护,并重视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的结合。

故宫大修体现大国责任感

我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所经历的一个特别重大的项目是故宫大修。2001年11月,国务院召开“关于研究故宫古建筑维修和文物保护有关问题”的会议,决定对故宫进行整体维修。这是从清末至20世纪末百年来第一次对故宫进行整体性维修,媒体称之为百年大修。

故宫博物院与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历史研究所合作制定了《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大纲》,确定了整体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目标、原则,规定了故宫维修工程的方针和任务。按照《大纲》的规划,故宫保护工程从2003-2008年为近期,2009-2014年为中期,2015-2020年为远期。到2020年紫禁城建成600周年之际,全面完成故宫维修任务。

故宫大修工程是一个标志,一方面表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有能力去完成这项重大工程,另一方面体现了国家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空前重视。故宫是世界文化遗产,对故宫进行维修保护,不仅是为了传续中华民族文脉,也是中国对国际社会履行保护世界遗产的承诺。故宫的保护接受国际社会的指导和监督,故宫维修保护的实践也丰富着国际遗产保护的理论。

故宫维修中,尽最大可能保存原构件并尽可能多保留原有建筑历史信息,并对一些人为的不恰当改变进行修复。例如,御花园钦安殿前原有抱厦被拆除,我们依据档案中保留的20世纪中期的实测图对其进行修复。武英殿维修是试点工程,当时我们经验还不够,更换琉璃瓦时新旧分开,新瓦放在一起,旧瓦放一起,新的那半看起来金光闪闪,对比鲜明,引来外界批评。等到太和殿修缮时,我们把10万多块琉璃瓦一块一块编号并拍照记录,准确掌握了每块瓦的位置和状态等信息。取下来修复的旧瓦按照原来的位置安放,新瓦旧瓦错落有致,看起来比较自然。

随着故宫维修工程的进展,单霁翔院长开创性地提出了“研究性保护项目”的理念,将古建筑保护、学术研究、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传承三者紧密相结合,实现以“研究性、预防性”为主的科学修复,为国内文物建筑保护工程做出表率。目前,养心殿、乾隆花园、大高玄殿、紫禁城城墙列入“研究性保护项目”试点。

中国木结构古建是东亚木结构建筑的代表,与西方建筑有着很大不同。故宫维修的很多技术和方法对于东亚古建筑修缮具有很强的示范性,丰富和发展了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和经验。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郑欣淼 邹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