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友”任双伟:透过“钱眼儿”谛观历史(2)

2018-07-11 07:34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泉友”任双伟:透过“钱眼儿”谛观历史

开元通宝

五铢作为最稳定的方孔钱币,行用700余年,直至被“开元通宝”取代,这也意味着钱币纪重时代的彻底结束,即此后的钱币,面文不再标注重量。

一说到开元,很多人首先联想到“开元盛世”,以为“开元通宝”就是唐玄宗颁行的货币。宋人徐彭年也这么想当然了,他在《家范》一书中说:“(开元)通宝,此钱背有指甲文者,开元皇帝时铸,杨妃之爪甲也。”当今泉界也有爱拿这说事儿的,仿佛“开元通宝”背面的月纹,真是杨贵妃掐那蜡制钱样时留下的甲痕。

实则不然,任双伟以史料证实此为讹传:《旧唐书·食货志上》明确记载,“开元通宝”是唐高祖颁行的。《货币里的中国史》写道:“所谓开元,即‘鼎革开国’之意,汉朝就已常用,《汉书》有‘历纪开元’的用语,南朝萧道成登基时,也用‘开元创物’行文告天。至于通宝,大抵就是‘通行宝货’的意思了。”

初造“开元通宝”时,偶有一批次加入了铅、锡,铸成了青钱。青钱在黄铜的钱币堆里卓然醒目,今人用“青钱万选”来比喻文采出众、才华横溢。这一典故的出处可见《新唐书·张荐传》,该书中提到员外郎员半千佩服进士张鷟的文才,四下宣扬:“(张)鷟文辞犹青铜钱,万选万中。”一时公卿皆称张鷟为“青钱学士”。

张鷟最有名气的代表作是以骈文创作的《游仙窟》。该书墙内开花墙外香,在中国失传却流转到了日本,被视作淫书。而当它再回到故土时,身价陡增,被视作我国最早最完整的自传体爱情小说,出版家郑振铎对《游仙窟》大为称颂:“它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

此书能荣归故里,要归功于鲁迅。留学日本的鲁迅收藏了《游仙窟》刻本,鲁迅的同乡挚友章矛尘为此刻本整理标点,鲁迅校阅并作序,交由北新书局公开出版,此书始成为中国学界议论的一个热点。

任双伟认为,鲁迅和张鷟能相隔1200年而“相遇”,除了“日本”这一因子,“钱币”也同样提供了契机。“鲁迅是受乾嘉考据风气过来的,金石是考据材料,钱币又是金石的大类,所以,鲁迅也是个泉友呢。”任双伟把鲁迅和张鷟的缘分写进了《货币里的中国史》。

鲁迅收藏古钱币起点较高,不走猎奇、谋利的玩钱路子,而是将寻觅古钱、学习钱币知识和钻研理论紧密结合在一起。鲁迅在北京的几年中,日记里有关古钱币收藏的记载有40余条。

“深入研究过张鷟和深入研究过古钱币的鲁迅,当然知道‘青钱’的另一层深意。”任双伟的这一观点可在鲁迅《集外集拾遗》中所写的《游仙窟》序言里得到印证。该序言以《张荐传》和《顺宗实录》为凭,大赞张鷟“大有文誉”,认为《游仙窟》一书“可资博识”“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

宋钱

小时候拥有的“半两”只能算是一件玩具。念高一时,任双伟有了零花钱,买啥好呢,买点古钱币吧。玩古钱币十年之久正是从那时算起。

家在西安的任双伟享尽地利之便,“西安是文物集散地,古钱币的摊子有很多。”泉友一般都从宋钱入门,任双伟也不例外。

古物的年代越久远,就越珍稀,这似是常识,泉界则不然。为什么不是先玩清代钱币而选择更老的宋钱,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宋钱便宜,便宜的原因是,市面上的宋钱太多了!

“十年前,三毛钱就能买到一个宋钱,现在也不过几块钱。”任双伟说,“我看到电视上,记者惊叹有些收藏家竟拥有数万枚古币。行内人是不以为然的。”他算了算,“三毛钱一个,1万枚宋钱只需3000元,跟白捡似的。”

“宋有‘富宋’之别号。”《货币里的中国史》道出了原委,“宋神宗元丰年间,年铸币量更高达500万贯,超过明朝铸币量的总和……”任双伟告诉记者,“现在搞基建,有时一挖就是好几吨甚至上百吨的宋钱。”

这样的“富宋”却闹起了钱荒。任双伟将此归结为4个原因:先是官府重税,再是私家藏匿之风,三是民间毁钱铸器,四是铜钱外流,精美的宋钱广泛流通于金、辽、日本、高丽、爪哇……

这时候出了个缓解钱荒的能人——秦桧,没错,就是害死岳飞的大奸臣秦桧。他让差役大张旗鼓抓来一个镊公(理发师)给自己“栉发”(理发),末了,秦桧以五千钱当作二钱犒赏镊公,让他把这些小钱快快花掉,称宫里传出密旨,过几天这钱要被废除。镊公赶紧大采购,惊动诸人,平时藏钱不肯花的人,纷纷加入抢购风潮,“京下见钱顿出”。任双伟是从南宋张端义的《贵耳集》里“淘”出这个故事的。

宋钱量多价低,却极其有品,新手玩宋钱,既玩得起,又玩得雅。

要说中国书画的鼎盛期,当属宋代。精美绝伦的宋代书法艺术,亦呈现在钱文上。当朝皇帝御笔一挥,不拘一格各显其能,篆、隶、楷、行、草,铸为钱文,老百姓花着“淳化元宝”“咸平元宝”“大观通宝”……就能欣赏万岁爷的书法艺术了。苏东坡、司马光等书法家也纷纷出手,写下了“元丰通宝”“元佑通宝”。

将宋钱艺术推向顶峰的,当属宋徽宗的瘦金体。“运笔灵动快捷,侧锋如兰竹,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任双伟在《货币里的中国史》中如是评价宋徽宗的“崇宁通宝”和“大观通宝”。只可叹靖康之变被金人掳去的宋徽宗“本是艺术家,奈何错生帝王家”。

版面所限,不得不手旋历史的波段,从两宋快进到“五帝钱”之后不久的清末明初。中国方孔铜钱连带面文书法、古法铸造技艺和铜本位货币制度,最终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全线溃败。而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又将洋钱、洋元独霸中国市场的时代,越推越远。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江胜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