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33天》

近几年,“双十一”逐渐变成“买买买”的同义词,完全没有了最初的样子。想当年,这个“双十一”可是一个非常哀怨的日子,所有想谈恋爱而不能的单身男女在这个日子的寂寥都会被提升几分。

六年前的“双十一”,一部关于失恋的电影横空出世,不仅创造了票房奇迹,还创造了莫须有的档期。其实,关于失恋的故事随时都在发生,有人谈恋爱就有人失恋,以为没人恋或看似没人恋的,有可能正在被人暗恋或单恋。电影里并不缺少这些故事,温习这些片段也没有必要非得赶上某个档期。

《失恋33天》里黄小仙的失恋可以用惨烈形容,亲眼看见男朋友跟闺蜜在一起,而且当时自己还处于工作状态,所以她在浴缸里睡了一晚起来之后落枕并不可笑,反而透着一种怀疑人生的心酸。真正陷入爱情的人总会有一些片刻觉得,世界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存在而无限美好,一旦这种爱情结束,第一个反应就是“全世界都对不起我”。

度过了第一阶段之后,就开始反刍这段恋情里自己不对的地方,像黄小仙这种牙尖嘴利的姑娘,犯的是一种通病,就是“肮脏的自尊心”,当黄小仙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疯狂地追赶前任,因为“前路太险恶,世上这么多人,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请你别放弃我”。 

当然,这段疯狂的追赶最终被阻拦、被打醒,前任是不会回头的,日子还得照常过。“此刻我突然意识到,即便肮脏,余下的一生,我也需要这自尊心的如影相随 ”

《怦然心动》

布莱斯全家刚刚搬到镇上,邻家女孩朱丽主动帮忙搬东西,或者说即使主人不愿意也执意要帮忙搬东西,在慌乱中,布莱斯抓住了朱丽的手,从此,朱丽对布莱斯一见钟情。

影片前半段几乎都在讲朱丽如何喜欢布莱斯,而布莱斯如何不喜欢朱丽。这就是传说中的单恋,布莱斯明明知道朱丽喜欢自己,但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尽可能地跟朱丽保持距离,不肯跟她一起在梧桐树上看风景,不肯直接拒绝她送过来的鸡蛋。

而到了后半段好像又恰恰反了过来,布莱斯发现自己也喜欢朱丽的时候,朱丽已经开始审视自己的感情。这并不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也不是什么恋爱游戏,只是女孩比男孩早一步认识到了自己的情感,然后敢于表达,敢于行动,但是男孩却不懂,却不敢。

有人因为男孩的怯懦觉得他配不上女孩,但是什么叫配?什么又叫不配?只不过两个人的情感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同步,一方觉察得晚而已,男孩最后的行动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女孩家的院子里亲手种上梧桐树,多年以后,他们或许可以一起在树上看细水长流。

《重庆森林》

编号663的警察被分手,前女友将一封信和男友家的钥匙放在了663常去的快餐店,新来的店员阿菲暗恋着663,从信封里拿到663家的钥匙后,便开始偷偷去663的家里。

从来没见过偷偷溜进别人家还这么自在的人,买新的金鱼放在鱼缸里,把大白熊玩偶换成加菲猫,床单、桌布、毛巾、肥皂都换成新的,然而,作为家里的主人,警察663却全然不知,这里有人质疑警察的专业能力,但是在王家卫的电影里,警察是用来谈恋爱和失恋的,不太需要展现专业能力。

暗恋一个人到底希不希望对方发现,是一个千古谜题。阿菲拿着一袋金鱼站在663的家门前,被突然打开门的663发现,惊慌失措,“我看见你就害怕”是当时的阿菲能表达的唯一情感。

《蓝色大门》

林月珍喜欢张士豪,但却不敢表白,让好朋友孟克柔去找张士豪,自己却胆怯地离开,这让张士豪以为根本就没有林月珍这个人。更过分的是,林月珍用孟克柔的名字给张士豪写纸条,然后被人贴在地上。

林月珍暗恋张士豪的结果就是让孟克柔和张士豪成为了朋友,虽然谣言说的是他们两个成为了男女朋友,但是在那个年纪,许多情感还没有定论,就像孟克柔分不清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一样。只是一旦她喜欢的是男生,张士豪就应该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沈佳宜是那种长得漂亮、成绩又好的女生,柯景腾是上课睡觉打闹的男生,作为惩罚,老师让柯景腾坐在沈佳宜的前面,于是开始了座位前座位后,男孩衬衫上蓝色的笔迹这种桥段。

到了大学,因为一场打架比赛,让柯景腾和沈佳宜结束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使沈佳宜对着柯景腾的背影喊“大笨蛋”的场面成为了经典。

两个人打破沉默还是在一场地震之后,柯景腾问沈佳宜相不相信有平行时空的存在,“也许在那个平行时空里,我们是在一起的”。沈佳宜说如果真的有平行时空,还真羡慕他们啊。“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当年喜欢你的我”。

附:“双十一”寻爱片单

《失恋33天》

《和莎莫的500天》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重庆森林》

《情书》

《怦然心动》

《心动》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蓝色大门》

《真爱至上》

《听说》

责任编辑:张露汀(QC0001)  作者:王焕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