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兆言:我看过的好作文少

2017-06-11 09:1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叶兆言 我看过的好作文少

叶兆言  

著名作家,著有《烛光舞会》、《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煞》、《花影》、《旧式的情感》、《小杜向往的浪漫生活》、《路边的月亮》、《哭泣的小猫》、《诗意的子川》、《闲话南京的作家》、《南京女人》等。

1978年的夏天,高考刚刚恢复第二年,叶兆言从工厂出发,踏入高考的考场,那是他命运改变的时刻。40年后,又到高考时候,人们依旧在热心地讨论着高考作文,叶兆言几乎忘了当年高考时写过的作文了,只是记得似乎是一道缩写题。面对每年都会出现的“围观”高考作文现象,叶兆言说他并不太关注,他说:“作文是一个接受现代文明教育的人必备的能力,和文学创作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写作文不是创作

叶兆言的祖父是叶圣陶,叶圣陶不希望儿子叶至诚当作家,但叶至诚成了作家,叶至诚也不希望儿子叶兆言当作家,但叶兆言最终也选择了写作。他说:“我们家里有很多藏书,都是我父亲的,但是我父亲不愿意我读那些书,就把书锁起来,其实锁不住,因为书太多了,几大柜子,而且我的卧室和书房就是一间。那时候的娱乐非常匮乏,有书可读就是幸福,那时候就是读,最多小伙伴们侃大山时比别人更多一点儿谈资。”

直到上大学以后,叶兆言才开始写作,他说:“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因为娱乐的极度匮乏,读书的热情大多非常高。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文学繁荣的原因之一吧。改革开放之后,大量曾经以阅读为唯一娱乐的年轻人,开始踏上创作之路。”

如今,叶兆言已经是当代最知名的作家之一,写作对于他,已经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不过,对于每年高考时人们对高考作文的“围观”,叶兆言兴趣并不大。他说:“写作文和文学创作没有太大的关系,作文体现的是人的思辨、语言表达等能力,是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人必备的能力。”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周怀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