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高知群体中有8%的“作女”

55
《花事如期2016》彩排剧照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游走于死亡边缘的大龄单身女白领海伦在独身公寓中梳妆打扮,等待情人来求婚。结果却要自杀,“海伦在感情上是一个失败者。看她都交往什么样的男朋友,就知道她有多作,刚求完婚就把她丢在告诉高速公路上。等待情人来求婚,却得到的分手消息,分手连见都不想见她。”女主演吴紫彤说,“塑造这样的作女,让我觉得很难受。一开始不太理解这样的女性,为什么要这样作?后来逐渐理解了。”

演这个角色之前,吴紫彤专门找了心理医生咨询,医生讲到这样的角色会伤害到演员本身。据科学调查,在高知人群中有8%这样的女性,还有人接触甚至和这样的女性谈恋爱的,有这样心理问题的人希望他们来看这个话剧,会得到治愈。

02这是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

56
《花事如期2016》彩排剧照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情景设定既真实又荒诞,有效的控制表演节奏、张弛有度的肢体语言、性格极端的女主角,和层层带入的神秘感,都需要找到懂戏的观众。男演员张博参加过一轮黄盈版的《花事如期》,“两个导演的路子不一样,黄盈版更苦,邓伟杰这版更有神秘感,让人想往下看。”高知高冷的女白领海伦人格有障碍,幻化了跟快递小哥的情感纠葛,这是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

导演邓伟杰没有完全按照编剧邹静之编剧诗化的语言,而是更专注内心挖掘。“好本子少了,两版各有特色。碰到不同的导演和演员,戏剧就能绽放不同的魅力。”不同的视角,不同的风格,张博平时更多观察了快递小哥的工作状态、衣着谈吐,演起来有自己的体会。

03还有再塑造的空间 人物走向极致

57
《花事如期2016》彩排剧照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2013年,龙马社话剧《花事如期》在全国各地演了103场,对于一个民营剧社,四进国家大剧院演出,已经有了良好的口碑。当初,编剧邹静之看过香港导演邓伟杰的舞台剧《乌合之众》,便有意让其导演新的一版《花事如期》。“随着时间的推移,2016版的现代感更强了,更有再塑造的空间,比如呈现形式和风格上更趋极致,人物性格的塑造上更有张力。”张博说。

今年6月,话剧《花事如期2016》亮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现在进人艺实验剧场,北京人艺菊隐剧场,之后去宿迁巡演,11月进国家大剧院,明年走保利院线。无论大剧场还是小剧场,《花事如期2016》都会在不同的环境做出舞美和灯光的调整,演员的表现也有相应的微调。

04戏也要遇到对的人

58
《花事如期2016》彩排剧照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都说喜欢看话剧,一张口就要开心麻花的票,但是戏剧真的不只是搞笑的戏剧。”作为演员张博和吴紫彤难免会被熟人朋友要票,但是会有人对话剧的认知一直停留在戏谑搞笑,开心就好的层面。“真正坐下来讲故事的,看演员表演的,看剧作结构的,听台词的观众毕竟是少数。也有整场坚持看下来的观众,但就是看不懂。”戏也得遇对观众,遇到懂它的人。

“不要指望所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戏。”面对现实的话剧市场环境,吴紫彤冷静地说,“心理医生也说过不要太在意观众的反应,有共鸣的人会哭、会走掉,跟心理有关系的东西任何反应的都是可能的。除了大剧院里举小旗的‘走,下一个景点’。”

05记者手记

参加2016年“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的《花事如期2016》和人艺的《催眠》都在走探索心理的路子,《花事如期2016》塑造的人格障碍和畸恋,对于没有经历、或类似知识结构的观众比较难产生共鸣,这一类型的戏剧未必会成为创作趋势,但是很有益的探索。观众的口味与戏剧的创作互相培养,会生发出新的基因。

小剧场戏剧总是在尴尬的圈子里跳不出来,一般的观众会锁定只看开心逗乐,不动脑子的戏,而编剧、导演、演员想有创新和突破,又得迫于市场。观众越急切的需要包袱,创作者越是要快速更新,限入“猫追老鼠”的怪圈。

“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青戏节都是展示的平台,各种类型,各种手段都可以拿出来,发挥小剧场的优势,拉近和观众的距离,考验演员的演技,低成本简约的舞美布景,能迅速捕捉到观众的反应,将要表达的信息有效而不拘泥于形式的传递给观众。懂你的自然懂,不懂的也不用care。前提是得用心创作,互相培养,笑点也可以设计得更高级。(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