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用20年亲手打造的光影世界——吉维尼花园

wwzjy20160309016《印象莫奈:时光映迹艺术展》将于5月1日在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开启

继梵高感映艺术展之后,又一位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作品也即将以多媒体感映的形式在京亮相。利用了全息投影技术、集结了莫奈400幅作品的《印象莫奈:时光映迹艺术展》将于5月1日在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开启。艺术饭是不是已经跃跃欲试了?且慢,观展前还有些你不可不知的干货。

吉维尼花园是莫奈亲手打造的理想中的光影世界,尤其在晚年的时候,吉维尼花园变成了他创作的唯一主题。

wwzjy20160314013
莫奈(右)在吉维尼花园 1922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自1883年迁居至法国诺曼底乡郊吉维尼小镇,一住就是43年,至死未曾离开。他亲手打造吉维尼花园,成为他画作的最大灵感来源。那些关于睡莲、鸢尾花、藤蔓、浮舟、日本桥的多彩意象,也成为世人窥探莫奈艺术与精神世界的途径。

wwzjy20160309025

“莫奈的终生以探索光影为念,擅长捕捉大自然生动缤纷的气候变化和水影天光,掌握物象瞬间即逝的丰富生命力。” 巴黎马尔莫坦美术馆副馆长玛丽安娜说,莫奈一生都在实验,并且喜欢通过户外写生和旅行来寻找新的绘画动机。最终永不满足的他,花了20年亲手打造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光影世界,“其实吉维尼花园才是莫奈最大的创作,它是一个微型宇宙,而非仅仅作为题材来源。”尤其在晚年的时候,吉维尼花园变成了他唯一的主题。“如果说莫奈年轻时是在捕捉光影,那么他晚年时是在打破空间。”玛丽安娜说,老年莫奈画的睡莲系列开始不画透视点;画幅与构图也从以前的横向变成竖向,同时风景的某段碎片取代了整体,《百子莲》与《睡莲》就是如此。“在巨大尺幅的征服上,莫奈又跨前了一步:从来没有人在大于人身的画幅上仅仅只描绘了几朵花。”

800px-Claude_Monet_-_Pond_with_Water_Lilies_-_Google_Art_Project
《睡莲》 1907 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藏

莫奈晚年最重要的一件作品是连作《睡莲》。19世纪80年代后,莫奈在吉维尼花园里作画。他喜欢把水与空气和某种具有意境的情调结合起来,如此产生了《睡莲》组画。沿着水面,美丽的睡莲片片向湖面远处扩展开来,画家利用了树的倒影,衬托出花朵的层次,是十分有创造性的构思。莫奈把整个身心都投在这个池塘和他的睡莲上面了,睡莲成了他晚年描绘的主题。此后27 年里,他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主题。

莫奈笔下常出现的卡米尔

虽然卡米尔并非莫奈笔下唯一的女人,莫奈的画中也曾出现后来的妻子爱丽丝和女儿们的身影。但是莫奈与卡米尔感情极好,他以卡米尔为主人翁创作多幅人物肖像作品。两人育有二子,长子让在37岁时早逝,次子米歇尔是巴黎马尔莫坦美术馆的莫奈画作捐赠人。遗憾的是,卡米尔1879年32岁时便病故了。

wwzjy20160309032
《卡米尔莫奈坐在花园长凳》 1873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纽约

1865年,25岁的莫奈和18岁的卡米尔因《草地上的午餐》在法国塞纳河边相遇,卡米尔是画中的模特。年度官方沙龙展开幕在即,《草地上的午餐》又还未全部完成,莫奈便以卡米尔为模特,在短短的4天时间内完成了《绿衣女子》,展出后竟意外受到好评。相比当时画家都以贵族男女为主角,莫奈这幅画与众不同——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穿着平常的绿色衣服,随意地摆一个造型。这在当时的确很有突破性,《绿衣女子》居然无意插柳柳成荫!

wwzjy20160314020
《工作中的卡米尔》

然而奈费尽心思创作的大型油画《花园中的女人》反倒未被官方沙龙接纳。莫奈面对的是事业受挫和收入窘迫的双重夹击。1870年,莫奈30岁、卡米尔23岁结成夫妻,柴米油盐都成了不可回避的现实,婚后生活过得十分拮据。

wwzjy20160314016
《红围巾:莫奈夫人画像》 1873

1879年,在莫奈还未满40岁时,卡米尔患盆腔癌去世。卡米耶还未离世之时,莫奈曾耗尽十年时间完成了《红围巾:莫奈夫人的画像》。在画中,莫奈真正是“惜色如金”,大胆地在全幅画中采用了白色,而将画面中心的卡米耶头巾画成了红色,将观者的视线中心移到了卡米耶忧伤的脸上。在画面中,卡米耶匆匆经过莫奈的窗前,一眼回眸满是爱恋,却也充满着因病痛带来的疲惫。卡米尔病逝后,莫奈与破产的前赞助人妻子爱丽斯共同生活、互相扶持。

想看莫奈400多幅真迹,需走遍世界各地的博物馆

莫奈展的最大卖点就是以多媒体感映的形式,通过数字放映、影像变换投映的方式,让观众犹如走入画中。这也意味着,400多幅莫奈画作将没有一件是真迹。其实这个问题早在梵高感映展时就已经引起争议,少数观众还曾吐槽“这不是放PPT吗?!” 梵高展策展人李昀也曾作出回应“这里确实没有真迹,而是多媒体、新技术下的一种艺术呈现和感受”。

那么没有真迹的作品展我们能看什么呢?李昀说,“一方面,这样声效合一的大展除了可以让静态的作品更有趣外,走进展览现场的观众也会感到很轻松,一定程度上还能激发他们走进博物馆看真迹的愿望;另一方面,很现实的问题是,梵高一生的作品分散在不同的博物馆,很难将他一生的作品集中在一个展览中,这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科技手段则弥补了这一方面的需求”。尽管欣赏名作真迹是不少人的愿望,但真迹有限,而且展览起来还会受到种种条件的限制,如果利用这样的展示方式,经典艺术也就能被更多人看到。相对实体作品运输、保险等高昂成本,这种“感映”方式也更容易将作品带到更多更远的地方。

举个例子,如果去看400多幅的莫奈真迹有多困难呢?先来看看莫奈的名作——

wwzjy20160309038
《撑阳伞的女人》 莫奈 1886年 131cmx88cm 巴黎奥赛美术馆藏

wwzjy20160309034
《穿日本和服的女子·卡米尔》 布面油画 1876年 231.8cm×142.3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wwzjy20160309035
《日出·印象》 1872年 48cm×64cm 巴黎马尔莫坦美术馆藏

wwzjy20160314019
《阿尔让特伊》 1874年 华盛顿(特区)(美国首都) 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

wwzjy20160309036
《绿衣女子(卡米尔)》油彩 1866年 231cm×151cm 德国不莱梅美术馆藏

想看这5幅“明星”作品要跑到法国,德国,美国3个国家,达到巴黎、华盛顿特区、波士顿和不来梅4个地区。而想看完整组画就更加不易,莫奈仅晚年创作的《睡莲》系列至今存世的就有251件,而《睡莲》已被分散在全世界各个地方……

此外,莫奈的画作还藏于芝加哥现代美术馆、美国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奥地利美景宫博物馆、英国的泰特美术馆、英国国家画廊……再加上情况不详细的个人收藏者,藏品外借展出等等因素,即使想寻找名画下落真迹“集邮”,亦是困难重重。

小编在这里还是给勇往直前、知难而进的“真迹饭“们一个提示,位于法国巴黎的奥赛美术馆、马尔莫坦美术馆、橘园美术馆不容错过。

梵高感映展上海首秀被“吐槽” 艺术“学霸”需三思

2015年梵高感映展在大悦城设棚,展厅约1500平米,约30块投影屏,屏高4米,囊括画作3000多幅,平日单人票价120元,周末130元。而莫奈展涵盖作品400多幅(画面的变换速度会下降,更有利于观赏画作) ,占地1800多平方米,并分为8大主题馆,开幕前购票单人票70元,开幕后工作日80元,周末100元。相比梵高展,莫奈展的性价比是有所增加的。

wwzjy20160309040
雷诺阿所绘莫奈肖像 1875年

巴黎奥赛美术馆藏梵高展的观展经验也提供给我们不少启发。曾参观梵高感映展的吴先生觉得:“如果你是美术学院学生、专业的艺术从业者就不必去看了。真迹展和影像展明显存在区别,真迹上的笔触近在咫尺,可以感受到大师名作的气息。影像展的放大效应再精微,那也不能替代观看原作。如果做少儿的美术教育普及,或者带着娱乐休闲的心态去观摩映像感映展,那还可以一看。”他强调这场感映展不值票价。

wwzjy20160309041《花园中的妇女》1867年 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东宫)圣彼得堡

纯粹的原作展,能否与将真迹玩出“花样经”的感映展览相提并论?两种展览形态、消费受众、消费动机、展览方式并不相同。主办方此前表示,与挂上原作的传统画展不同,新颖的展陈方式是闪光点。

那么继梵高之后,莫奈也要打造成“爆款”了么?

内容来源于北京晨报、新民晚报、北京青年报、京华时报、北京娱乐信报、深圳特区报等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