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琼:中国故事的书写也是北京文学的成就

2017-10-20 15:30 千龙网

分享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13日,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著名评论家刘琼。千龙网记者许珠珠摄

导语:10月13日,2017年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本次高峰论坛针对四个主题展开了文学创作与批评的对话。

刘琼讲述北京文学的写作,包括都城文化的书写,也有中国故事的北京书写。她说:“对北京的都城文化和文学风格的自觉书写,这是一个主要成就。北京是一个皇城文化,像融合、包容、厚德这样的皇城文化的范儿,这是传统的京派文化范。近两年来,像张之路的《吉祥时光》、石一枫《特别能战斗》都是一种京派文化的书写。京派文化的书写有共性在里面,对京派文化的自豪和自信,这种热爱其实也有一种差别在里面,都是可以去关注和研究的。”

“另外一方面还有中国故事的北京书写问题。这批作家对于中国故事、中国文化的书写自觉,我们当然也可以把它看成为望乡型。刘庆邦《黑白男女》、格非《望春风》、付秀莹的《陌上》、梁鸿《梁庄》都是望乡型书写。关于北京以外,对于整个中国土地的观照书写,也是北京文学的成就”,刘琼说。

刘琼还讲述了北京文学在期刊出版及理论评论上的特点。她说,“期刊出版大量的优秀作品,包括各种题材和体裁以及各种类型文学的推出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这是北京文学出版的成就,因为文学的成就跟出版不能分开。理论评论的空前活跃是北京作为一个文学首善之区重要的支持力量。一大批社科智库以及一流学校、一流学科专业集中在北京,为我们的理论评论实践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同时这样一个智力支持对于北京的文学创作本身是一个特别大的生态支持。养成非常良好的北京文学创作生态,作为一个首善之区,拥有这样一个文化政策和理论评论的支持力量,整个创作的活跃程度也是可以想见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