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揭秘故宫“防火秘笈”:3300个摄像头 屋顶没杂草

2019-08-25 09:40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单霁翔揭秘故宫“防火秘笈”:3300个摄像头 屋顶没杂草

如今的故宫,是人们津津乐道的“网红”博物馆,有众多珍贵文物,各式精彩展览,接地气之余还卖得一手好萌。在许多人眼中,正是单霁翔在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通过一系列举措让古老的故宫变了样。

白色上衣、深色裤子……24日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单霁翔,穿着依然朴素整洁。今天,他现身第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节,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演讲,分享故宫成为“网红”背后的故事。

前段时间,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是热门话题。回顾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巴黎圣母院大火造成的严重后果,单霁翔感叹:故宫博物院有1200栋木结构古建筑,防火任务无疑十分艰巨。

“今天故宫博物院建了五个中控室,里面有65面大屏幕,连接3300个高清晰摄像头。我们还加大高压消防栓的合理布局,提升防雷设施,研发新型消防装备。”单霁翔透露,消防队员要演习。而且机器人也要演习:一旦发生火情会迅速冲入火场,把明火先灭掉。

只有这样强大的消防力量,才能确保万一发生火情时可以及时扑救。单霁翔说,预防性保护更为重要,“我们进行了为时三年的环境大清理、大整治,室内10项内容,室外12项内容”。

首先是散落在各个房间的文物,比如器物座、象牙等,经过一番努力,55000件散落在各个房间的文物被妥善收藏。许多屋子炕上堆着的褥子、毯子熏蒸除菌后,进入了织绣库房。

室外清理更复杂。两个星期全员参加的大扫除过后,树枝、杂物等火灾隐患被排除。故宫屋顶上的杂草是个很叫人头痛的问题,它会导致瓦拱松动,雨水灌进去的话可能令梁架糟朽。

“所以必须得把瓦揭开,把草根拿出来,把古建筑修好,把缝抹严不叫草籽再进去,这样一干干了两年,我们终于可以对社会宣布,故宫博物院1200栋古建筑上没有一根草。”单霁翔说。

故宫的“去商业化”是一个重要环节,单霁翔说,过去观众参观基本都走中轴线,结果被认为有商机,太和门里也是商店,乾清门也是商店,商业氛围太浓,“我们把它拆了。今天大家再站在隆宗门广场看四周,没有任何商业设施影响壮美的古建筑。”

按一般参观顺序来说,走到御花园时行程接近尾声,以前这附近卖汉堡、烤肠等,人们买来后就站着吃。单霁翔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一到中午,整个御花园就是个“大食堂”,还怎么体会古典园林的意境?

“我们把这些食品移到两侧,建立观众服务中心,叫观众有尊严地休息。”单霁翔说,清理中花费力气最大的是拆除几十年来在故宫积累下的135栋临时建筑,包括最危险的59栋彩钢房。一番整治,南大库成了家具馆,南三所露出了本来面貌。

拔草也好,做平1750个井盖也罢,看起来都是小事,但如果不坚持,就很难实现最终的质变。单霁翔希望通过不懈努力,使人们再到故宫博物院看到的是绿地、蓝天、红墙、黄瓦的美景。

在提升环境的同时,是把古建筑修好,才能实现开放区域的扩大。单霁翔回忆,郑欣淼院长刚上任时,就启动了故宫整体维修保护工程,下决心要用18年的时间把故宫1200多古建筑全部都修好。

“建福宫花园曾被一把大火烧掉。后来经国家批准,今天把它修复了。”曾被有关部门借走办展览的大高玄殿,故宫收回来后也对其进行修缮。单霁翔幽默地开始“打广告”,“今天它即将修好,欢迎大家参观”。

参观的舒适度提升、开放区域扩大,观众不断增加。2015年,由石渠宝笈特展的举办,还出现“故宫跑”的文化现象。以至于当时有位老先生跟单霁翔抱怨:故宫怎么搞的?办个展览怎么像运动会一样?

“我赶快承认错误,说我们好好办运动会。”于是,故宫方面连夜做了20个牌子、1000个胸牌,发给排队的观众,按顺序进场。单霁翔笑着说,“后来我听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举办展览,有入场式的只有故宫博物院”。

但观众实在太多,一直排到了晚上。晚上八点,单霁翔去看望观众,发现大家渴了,赶紧让工作人员烧好茶水递上去;到了夜里十二点,观众喊饿,他又带着工作人员给观众送上了方便面。等最后一位观众走出展馆,天都快亮了。

从这件事中,单霁翔发现,不能再把99%的文物藏在库房里,“人民群众有强烈的文化需求,我们必须开放更多区域,举办更多展览”。慢慢地,故宫从过去只开放30%的区域,到现在已经开放到80%,很多过去“非开放区域观众止步”的地方,今天变成了展区展馆。

“当我们的文物得不到保护时是没有尊严的。只有它们得到修复,面对观众时才会光彩照人。”单霁翔说,2014年,全院下定决心要叫紫禁城在建成600年之时,收藏180多万件文物都必须神采奕奕,“这是这些年我们奋斗的最重要的工作”。

在所有故宫人的努力下,端门成为“数字博物馆”,畅音阁被修好了,重新演出中国传统戏曲……接地气的故宫获得观众的喜爱,变成名副其实的“网红”。

单霁翔慢慢摸索到文物保护工作的思路:长期以来我们把文物保护视为部门的、行业的、系统的工作。实际上每个人都有保护文物的权利和责任,只有把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交给亿万民众共同守护,文物才能真正获得安全。

“过去我们开放30%区域的时候,会有250名员工拉网式的清场。今天开放80%的区域,会有700多名员工拉网式清场。每一个角落都要细心检查完毕。强大的安全防范新系统全部启动,整个夜间就会安全。”单霁翔说。

早前,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火爆一时,许多人惦记着到故宫修文物。单霁翔透露,今年招88名新员工,4万多人报名,“我们开放了故宫文物医院,让大家看看我们200名文物医生在做什么”。

他希望,不断扩大开放的故宫博物院成为人们生活中一片文化的绿洲。而一个好的博物馆,不是建一个高大的馆舍再开放,而是要做到深挖自身文化资源等,成为一个人们走进以后不愿意回去,回去以后还要再来的博物馆。(记者 上官云 范思忆)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