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才子》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参赛作品《流星》

2019-07-26 08:19 作家前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某医院的白血病房里瘦弱的星躺在那个偌大的病床上,此时她的体重已经下降了40多斤。像一个老太太,干枯瘦小。空气里氤氲着浓重的消毒水味。此时在化疗她,头发已经掉光了,像极了他的亮。墙上滴答滴答的钟表声格外清晰。此时的她安静地睡着了,整个病房都笼罩在一片沉寂的氛围中,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我和星在医院相识。

星是个跳脱活泼的孩子。她很健谈,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身上带着种倔劲儿。那时的她刚参加工作,住着逼仄阴暗的地下室,凉快倒是真的,但阴暗也是真的。湿哒哒的被子都快能挤出水来了,蟑螂时不时的光顾,由从前的几只到现在的成群结队,浩浩荡荡。但她从不抱怨。有一天她煞有其事的问我:你有没有那么一刹那,有一种感觉,就是从地下室慢慢走上来看到外面的光线逐渐变的明亮的时候,觉得自己重生了,觉得生活又充满希望了。我小鸡啄米似得点头应和。

大学毕业后的星进入了一家小公司当销售。刚入职的销售没有接触大客户的机会,星的主要工作就是跟着同事学习,整理一些客户资料,还有给部门工作人员买午餐和下午茶。不甘落后的星每天加班学习,反复研究资料,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星开始正式拜访客户。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她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她瘦小干练的身影堙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起早贪黑的她在入职5年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部门主管调往其他城市,空缺出来的位置,部门的领导任命星接替他的职务。

生活就是这样,只要你努力,它自会如你所愿。

那天欣喜若狂的星下了班,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像孩子一样连蹦带跳的冲进那霓虹闪烁的洪流中。看着万家灯火,她若有所思。

当主管后的星每天会据部门总体市场策略编制自己分管的市场的销售计划维护好公司和大客户的关系,以及组织部门人员对新市场进行开发。经济条件逐渐好转的星在休息时,终于决定搬离了她生活许久的地下室,那一天的她特地一个人去吃了火锅,她要像过去的生活说拜拜。

新家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居民楼里,温馨的三居室。主卧住着一对开淘宝店的小夫妻,性格开朗好相处。次卧是刚搬来的星,星购置了新的生活用品,有了一个像样的电脑桌。最让星开心的是有一扇窗户,能看到窗外的景致,阳光洒进来,星觉得温暖舒适极了,她沉醉在这时光中久久不愿睁开眼睛。她想她的生活终于有起色了,终于有阳光照进来了。温暖的阳光让她觉得自己置身在一片空明静谧的草地上,清香荡漾,暖风和煦。

另外一间卧室住着一个程序员,名叫亮,戴着个小眼睛,斯斯文文,穿着得体,给人一种干净温暖的感觉。值得注意的是他那圆圆的脑袋上仅存几根风雨飘摇的头发。

有一天星为了接待客户,喝醉了。星刚进门正好碰到程序员亮,身子歪歪扭扭的星瘫坐在自己的卧室门前。是亮开了门把她扶到床上。一早醒来还稍有些头痛的星看着窗外的阳光洒进来,她觉得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想到昨天照顾她的亮,星觉得很开心,一股暖流涌上她的心田。渐渐地星和亮熟络起来,他们慢慢的发现彼此欣赏,都喜欢舒婷的《致橡树》,都爱北京初春的玉兰花,都努力工作并对未来有明确的规划,都喜欢美食,并且性格温和,喜欢照顾人。还有重要的一点两个人都是北漂,都住过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都想在这城市梦想着有一个小窝。

他们彼此温暖,彼此依赖,他们成为这座城市中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北京的冬天,没有一点色彩,但北京冬天的地铁早晚高峰却没有像冬天一样降低它的温度。这周末星和亮打算吃过中饭到奥森走走,一大早就起来做早餐的亮哼着小曲,手法娴熟的做着煎蛋。他强迫似的一定要把蛋给煎圆了,他认为圆的蛋像太阳充满希望,也象征着生活的圆满,还有像他写的程序一样规规矩矩没有错误,他不允许自己出错。饭好了,亮呆呆的看着早餐傻笑,想到给未来媳妇做的,他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等了很久始终不见星出来。亮小心翼翼的敲开星的门,星盖着厚厚的被子,浑身发冷,脑门滚烫,此刻的她气若游丝般的缓缓吐出几个字“亮,我浑身骨头疼。”亮满脸焦急中稍带了些许愠色,他气自己没有早点发现星的异常。随后立马叫了出租车。

由于发烧可以直接到发热门诊,医生开了血常规的单子,亮带着星抽了指血,星靠着亮的肩膀等待检查结果。此时的星想,要是这个肩膀可以靠一辈子该多好啊!

生活就是这样否极泰来,泰来否极。星的血液检查结果白细胞异常,血小板减少,医生建议住院进一步检查。星认为自己平常身体强壮如牛,开点退烧药就可以了,觉得没必要小题大做。在亮的一再坚持下星住进了医院。

第二天科室安排星做骨髓穿刺,虽然局麻用了利多卡因但穿刺仍然很疼。星很坚强,但她的坚强壁垒在几天后听到那声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后瞬间崩塌。

星开始了漫长的化疗过程,化疗后的她常常呕吐,脱发,反复的发烧,还出现了贫血、皮肤紫癜、肝脾肿大等症状。星坚信医生的那句话:大部分人还是可以好转的。亮请了长假陪着星,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认识了星。

每次化疗结束星都想出去透透气,我告诉她等她好点了才可以,我还要嘱咐其它的。她失望且戏谑的看着我说:注意休息,避免剧烈活动。2注意卫生,注意口腔及皮肤清洁……哈哈我的台词都被她记住了。

阶段治疗结束,星的免疫力有所提高,可以吃普食了。吃了太久医院的饭菜,她对亮说:我想吃麦当劳,亮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冲出病房,他想给她心爱的人买它爱吃的饭菜,满足她的小心愿。麦当劳薯条还冒着热气,亮想吃了卖当劳的星应该能正常进食了吧。亮想等星出院了他就像她求婚。看着外面阳光明媚,树木郁郁葱葱,院旁公园遍地芳菲,亮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亮满心欢喜的回到病房,星的化验结果刚出来显示不合格,星不被允许吃麦当劳了。亮安慰的说:没关系,等你康复了我带你吃遍北京的餐厅。星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星的病急剧恶化。她的口腔里长满了溃疡,连喝水都疼得像火烧的一样。皮肤的出血点也多了起来,青一块紫一块的。骨头也疼得难以入睡。亮陪着星闻着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深情的读着那首《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星小声呢喃,没什么可给你,但求凭着阙歌,谢谢你风雨里都不退愿陪着我。这是张国荣的一首歌。没想到这首歌成为星人生的绝唱。

“快来人啊,星吐血了,冲到病床前的我看见大量的鲜血从星的口鼻涌出,为防止窒息,我抱着星的头让她侧躺。那鲜血在我的白衣上晕染开来,滴到白色的鞋上。医生护士开始抢救,虽结合多科室全力抢救,星由于消化道大出血,多器官衰竭离开了人世,丢下了他挚爱的亮。

亮没有撕心裂肺的哭,他平静的像个灵魂出窍的人,眼神飘渺,凄楚。他呆滞片刻也不知从楼下什么地方买了个儿童玩具戒指,他颤抖的套在星的无名指上,悄悄的说:下辈子嫁给我可好。

星的故事结束了。人生从来没有彩排,只有正式演出。我们忙忙碌碌的工作生活,永远不知意外什么时候降临。

这里是帝都,这里有着全国优质的医疗条件。来到这里看病的人络绎不絶。今天的故事的主人公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他的故事也许也发生在类似的家庭中。

和这个坚强,直率,倔强,智慧的星成为朋友。都说:朋友贵知心而不贵多,生命在好不在长。有的人来到世上就像一颗流星,划过天空的瞬间照亮你我的世界,他们来过,闪耀过,带给我们感动,带给我们快乐,在我们的生命留下痕迹。

我想我不会忘记她,不会忘记那个阳光熠熠午后的那张灿烂的笑脸;不会忘记星朗月姣的那个夏夜你满怀希望的问我“我的病会好的吧”;不会忘记每次做治疗时,你咬着牙,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意,有气无力的告诉我“这个操作一点都不疼”不会忘记你化疗后头发掉光了还自嘲的说:瞧美女就是没有头发也还是美女!不会忘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消化道大出血,从口腔鼻腔涌出大量鲜血染红了我白衣的那个瞬间。有太多难忘的记忆,和记忆中那个坚强勇于面对的你,他们在我的记忆中留存,留存。

许多年后的11月份,狮子座流星雨如约而至,像我们之间的约定,像见一位故人,那一颗颗稍纵即逝的流星像一个个无法治愈的白血病患者的人生,而你在我心里永生。

我双手合十,对着一颗耀眼的流星许下心愿。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王钦钦,笔名一毫升注射器,医务工作者。喜欢古典诗词,爱好写作。对田园生活充满向往,希望一生两人三餐四季,过布衣蔬食,岁月静好的平凡日子。

《作家前线》 签约作家(诗人)。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作者:一毫升注射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