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英雄的咏叹 因感人而可敬

2019-05-20 08:33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湖南株洲戏剧传承中心创作的歌剧《英·雄》,描写的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和她的丈夫何孟雄的故事。百年前,他们曾同在北京大学就读,在李大钊的影响下,他们夫妇走上革命道路,成为中共最早的党员、工人运动和妇女运动的领袖。两个人都是湖南人,一个人的名字中有“英”,另一个人的名字中有“雄”,一英一雄,与他们的事迹联系在一起,可称名副其实的英雄。

二人在1919年北大的新生入学典礼上碰面,匆匆赶去学校的缪伯英,碰掉了迎面而来的何孟雄手中的书——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缪拾起书来,说会背诵,何不相信,众学长更不信,怂恿缪背诵一段。缪让何先背诵,她顺着“少年强则中国强”接着背下去,随后二人继续唱诵,合唱加入,形成全剧的第一个小高潮。

剧中两次出现诵读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开篇句的场景,第一次是李大钊在办公室里带着几个青年人诵读,第二次是十年后缪、何二人诵读。这里前后呼应,体现了他们的不忘初心和信仰的坚定。

剧情在男女主人公与同乡、同学、老师、亲人、劳苦大众的交往和引领中进行,在与变节者和敌人的交锋中进行,还原了一些重大的历史场景,让观众看到了缪、何二人的成长、成熟、坚定践行、不惜牺牲的革命过程。这些都因可信而感人,也因感人而可敬。

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缪伯英率工人、妇女和学生在长沙街头雨中游行,祭奠五卅亡灵时,突然弯下腰去捂住腹部。这时的伯英已将临产,面迎风雨,她跪在舞台中前区,唱了《喊出个新的世界》这首深情的咏叹:“你踏着泥泞来,你伴着风雨行……”编剧张林枝、谭奕玮的唱词非常精彩,最后两句的对比,将一个优秀的、先进的现代女性,形象地而不是概念地表现了出来。

作曲家杜鸣创作的这段咏叹调更是精彩,配器尤其讲究。乐队中,只用一提琴的长音引奏弱起,铺出一片朦胧的前景,缪伯英弱弱地开始唱“冥冥中有个声音、有股力量、有个生命”。她唱到“有轮太阳就要冲破黎明”时,加入木管乐器,柔美中带有力度,等再唱到“哭喊吧”才加入铜管乐器。最后一句,在交响乐队的轰鸣中强收。这个唱段从弱起到强收,从弱唱到高亢,蕴含丰富、层次清晰、荡气回肠,令人回味无穷。

黄定山导演将缪伯英安排在舞台后区,率女工队伍向前推进到中场位置,缪伯英突感腹部阵痛,缓缓跪下,随着音乐做出简单而明确的动作。工人和学生(合唱队)在其两侧一线拉开,女工们在其身后围成半圆,凝视着主角的演唱,随着乐句呼吸。台上灯光转暗,只剩下追光凝聚在主角身上。

我曾多次观看《英·雄》,最初看到的是从株洲走向全国的青年歌唱家王丽达扮演的缪伯英。如今,更年轻的刘洺君扮演的缪伯英也在舞台上站起来了。她在唱开头几句时,略低下头去,双手抚摸着自己腹部,如同与腹中的孩子对话的动作,一点都不令人怀疑她还没有做母亲的人生经历,反倒令人真切地感受到人性之美、女性之美,乃至英雄之美。

株洲的《英·雄》,是一部讴歌《英·雄》的好戏,是株洲戏剧传承中心在继承原株洲歌舞剧院几十年来持续创作现实题材歌剧基础上推出的力作,连续50多场的演出,证明它不仅因接地气而受大众欢迎,也让观众从歌剧角度看到了新时代的株洲文艺向前迈进。

(作者为中央歌剧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蒋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