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艺术丰富首都文化夜经济

2019-05-20 07:3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野丽莎“接棒”费城交响,千余名观众在大剧院浪漫“跨夜”

听着闲适慵懒的爵士乐,品尝可口的甜点和饮品,欣赏璀璨的夜景,这样度过一个午夜,是不是非常浪漫?

5月18日晚的国家大剧院灯火辉煌,两场音乐会相继上演:先是歌唱家雷佳、钢琴家张昊辰携美国五大乐团之一的费城交响乐团登台,随后爵士女歌手小野丽莎“接棒”开嗓,从音乐厅“唱”到大剧院公共空间,时至凌晨,仍有千名观众徜徉在美妙的音乐中不愿离去。在夜生活日渐丰富的北京,国家大剧院坚持了11年的“午夜玫瑰”音乐会点亮“夜间经济”,也为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注入文化的活力。

音乐会接力

五月音乐节歌声中闭幕

熟悉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的观众们知道,每年的闭幕音乐会都是“夜探”大剧院的好机会。一般的音乐会乃至舞蹈、话剧等演出会在晚23时前结束,但在这一天的大剧院,观众可以在浪漫的爵士乐歌声中度过午夜。    

刚过去的周六晚,著名指挥家雅尼克·涅杰-瑟贡执棒费城交响乐团率先于19时登场,为观众带来多样的音乐体验。作曲家谭盾的声乐协奏曲《敦煌壁画·九色鹿的故事》迎来世界首演,歌唱家雷佳在演唱中不断转换角色和唱法,演奏家不仅拉动手中的弓弦,也需不时发声与雷佳“对话”,让这部协奏曲呈现出如同歌剧般的丰富性。张昊辰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也彰显了他的高超技艺。    

作为中生代指挥家的翘楚,雅尼克也是这场音乐会的明星。他身穿亮眼的白色礼服在演奏中频繁与团员互动,营造了极为融洽的音乐气氛。下半场的舒伯特《第九交响曲》结束后,雷鸣般的掌声响彻音乐厅,池座观众自发站起来鼓掌,雅尼克三番五次被从后台请回,“逼”得他只能跟乐团的亚裔演奏家现学一句中文,跟观众告别后才被放行。    

费城交响点燃的热情还没有消退,22时30分,小野丽莎又登上了“午夜玫瑰”音乐会的舞台。一个多小时前还古典雅致的音乐厅,此时已摆上吉他、萨克斯等爵士乐器。在粉紫色的醉人灯光下,小野丽莎用慵懒的声线唱响《夏日时光》《带我飞向月球》《我愿意》等金曲。随后,换过一袭红裙的小野丽莎带着观众转战公共空间,香颂、爵士、布鲁斯的自由旋律在大剧院的玻璃幕墙下飘扬。

轻松又高雅

午夜演出受年轻人青睐

零时已过,国家大剧院里歌声依旧。不仅在舞台上,舞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哼唱、摇摆、舞蹈。千余名观众不愿离去,在大剧院公共空间里徜徉,欣赏玻璃幕墙外人工湖的波光夜景,上演一场午夜狂欢。    

仔细看去,午夜狂欢中有不少年轻人,他们三三两两地围聚在高脚桌前。“这个场合比较轻松,大家可以说话聊天,还能看到长安街的夜景,这种自在的感觉很吸引我。”和男朋友一起来看音乐会的王女士还听说,原来有人在“午夜玫瑰”的演出中求婚,“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上,真是太浪漫了!”    

“比起用美食‘深夜报复社会’,今天的我是不是高大上很多?”午夜12时16分,90后观众田女士发了一条朋友圈。朋友圈的配图中,她站在大剧院公共空间的舞台前,举着手中的饮品杯摆出一个别致的造型,舞台上的小野丽莎刚好虚化在照片的背景中。    

田女士说,平时她下班后经常逛街、看电影,要不就和朋友约吃夜宵。“都说要提高生活品质,我也想体验一下文艺的生活,就来了这场音乐会。”田女士说,这是她第一次在剧院中“跨夜”,感觉非常奇妙,“希望以后大剧院还有这样的演出,我们也多来感受一下高雅的环境。” 

据国家大剧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爵士乐专场音乐会中年轻消费群体占比越来越多。时下的年轻人显然已经不满足于用逛街购物填充空闲时间,而是寻求更有文化气息的体验。

文化氛围浓

“夜经济”折射消费升级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夜间生活的丰富程度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城市的现代化和活力指数。在多元文化汇聚、年轻消费集中的北京,夜间消费场所也在日渐细分。 

从24小时不打烊的三里屯三联韬奋书店,到前门北京坊的“打卡”地标PageOne书店,从连续多年举办的朝阳公园蓝色港湾灯光节,到世贸天阶跨年夜,身在北京的年轻人对夜间消费的需求正与日俱增。专家认为,夜间场景消费不断细分,不仅折射出一线城市消费升级,更反映了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座城市的夜间经济除了传统的夜宵、电影、购物的场景之外,更应该融合艺术、文创、文博等新兴消费业态。 

用高雅艺术点亮城市夜间经济,国家大剧院坚持了11年的“午夜玫瑰”爵士音乐会着实是一种有益尝试。多年来,“午夜玫瑰”的表演乐团和艺术家都堪称“顶配”——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爵士乐团、美国艾灵顿爵士大乐团、法国国家爵士乐团、德国黑森广播大爵士乐团、加拿大爵士歌手比亚莉都曾登台献艺,为首都的夜空增添一抹浪漫的艺术风景。

当然,夜生活的丰富也要有出行便利的保障。往届的“午夜玫瑰”音乐会上演时,大剧院曾与公共交通部门沟通,协调延长末班车时间,并通过媒体为观众调度出租车等方式,为观众提供夜间出行便利。今年参加“午夜玫瑰”的观众中,也有不少人期望夜间交通更便利。散场时在石碑胡同附近打车的观众赵先生说,“我们查了一下,路过天安门西的一号线末班车就到晚上零点左右,如果能延迟一点,哪怕在节假日的时候再延迟一点,那就更方便了。”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