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电影:“以影就戏”还是“以戏就影” ?

2019-05-09 08:32 中国艺术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戏曲电影具有文化传达和文化治理的功能性,承载着中华文化的独特价值和特殊使命,当下亟待集结各方的智力资源和创作力量,推动戏曲电影在顶层设计、制度设计等方方面面的扶持发展。 ”谈到当下戏曲电影面临的境况时,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助理、教授杨乘虎如是说。

由第2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主办,中国戏曲学院戏曲影视研究与传播中心、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承办的“戏曲与电影艺术交融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近日在京举行。陆亮、冉常建、王宜文、周由强、杨建东、梁汉森、杨瑞青、杨扬、苏东花等业内专家就参加此次大学生电影节的4部戏曲电影:评剧《韩玉娘》 、豫剧《新穆桂英挂帅》 、湘剧《李贞还乡》 、京剧《布依女人》展开研讨,围绕新时代戏曲电影导演的责任与使命,创作中的理论与困境,促进戏曲电影艺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路径研究等议题建言献策。

在评剧电影《韩玉娘》导演王永庆看来,戏曲电影对于促进中国戏曲的繁荣与发展、满足观众欣赏需求等功不可没,“特别是评剧,观众通过观看评剧电影,像早期的《刘巧儿》 《秦香莲》 ,熟悉了北方评剧突出的特色和魅力,同时也正是因为看了这样一些电影,才了解到评剧有新凤霞、小白玉霜、魏荣元等优秀演员。 ”

王永庆介绍,此次参展的评剧电影《韩玉娘》源于京剧《生死恨》 ,由于早前的版本存在场次多、角色多、戏的进展缓慢等问题,编剧李瑞环在改编过程中删繁就简,提炼主题,把原剧14场戏压缩为6场,删掉了与剧情无关的场次和人物,使主题更加鲜明、人物突出,塑造了对爱情忠贞又具有家国情怀的古代妇女韩玉娘的形象,白派团于2012年将其搬上评剧舞台。

在王永庆看来,戏曲电影要展示给观众的仍然是戏、是表演、是唱,因为观众看电影要看故事片,看戏曲电影就是要看戏、听唱,所以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非常注重演员唱、做的综合表现。“这个戏的唱,既有白派的韵味,同时也符合人物的特定感情,观众听着非常过瘾。 ”王永庆说,电影是写实的艺术,是把社会真实情景和人物处境真实地表现在荧幕上,而戏曲是通过程式化的表演来塑造人物,是写意的艺术,这两者如何有机地融合,从而突出戏曲艺术的特长,是最难以把握也是最重要的。

我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就是戏曲电影,中国电影的发展早已与戏曲结下不解之缘,然而如何拍好戏曲电影仍然是业界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

据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冉常建介绍,戏曲与电影的结合探索,不外乎“以影就戏”和“以戏就影”两种方法。第一种即以电影来迁就戏曲舞台,这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是更好地保留戏曲的精华,把电影中的镜头和戏曲舞台上的唱念做打更好地结合,仅用电影作为记录的手段而不改变唱念做打的艺术品位。这种拍摄方法保留了早期戏曲的一些珍贵的舞台调度、唱念做打的处理方法、手眼身法步的运用法则等等,诸如京剧《白蛇传》 ,越剧《红楼梦》 《梁祝》 ,黄梅戏《女驸马》 《天仙配》 ,豫剧《花木兰》等。

“ ‘以戏就影’则打破了戏曲舞台的调度,根据电影寻找写实化场景进行重新调度,这样的调度是电影化的调度。在这个调度里,戏曲特别精美的虚拟表演很难有容身之地,这是任何导演都无法回避的美学和艺术原则的选择。 ”在冉常建看来,这个原则下要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舞台表演和镜头前表演的分寸感如何把握,因为舞台离得远,观众主要看演员的形体,但是在电影中,一个特写的镜头就把演员“出卖”了,在舞台上好像能够含糊过去,因此,如何处理镜头前的表演,这个问题也是戏曲电影导演和戏曲演员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豫剧电影《新穆桂英挂帅》导演刘澍谈到一次拍摄《苏武牧羊》时的经历,他说大家对于电影中的“羊”该用真实的羊扮演还是由人饰演争议很大,“拍电影我感觉必须得用真羊,当时因为这个问题我们还请了专家开研讨会,电影专家建议要用真羊、要写实,戏曲专家则认为要用假羊,怎么能用真羊呢,真羊就不叫戏曲了,最后我们还是选择了没有用真羊。 ”在刘澍看来,戏曲电影,戏曲在前面,电影在后面,要尊重戏曲的东西,后来我们拍戏曲电影的原则也是这样,戏曲比较美的东西一定要保留下来,这个不能含糊。

“中国电影和中国当代表演艺术的源头就是戏曲。 ”面对当前戏曲电影在市场中遇冷的问题,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王宜文说,“中国戏曲电影曾经非常辉煌,新时期以后虽然没有像原来那么鲜亮,但是它的意义和价值从来没有丢失过。借助新媒介和当代的传播方式与途径,戏剧和戏曲的影像正在更广泛地介入我们的生活和精神世界,当前还有借助‘抖音’这种年轻人比较喜欢的传播方式来做戏曲的创新创意,相信戏曲电影的影响会更深更远。 ”

据记者了解,为了促进戏曲电影的发展,中国戏曲学院在2000年正式开办了戏曲影视导演本科班,在2004年正式招收了戏曲电影导演的专业硕士研究生。冉常建介绍,增设这些学科的理由,就是戏曲作为一种古老的千年传承的优秀民族文化,它不仅仅要在舞台上传承、传播,也希望能通过银幕向全国、全球更广大的观众介绍我们优秀的戏曲作品。“因此,我们现在亟须一批既懂戏曲又懂电影的优秀导演,把这些优秀的舞台剧目搬演到电影中。 ”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