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齐发,谁是“渡江第一船”?

2019-05-08 08:48 文汇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949年1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

“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

1949年4月20日晚11时,渡江作战命令下达,转瞬间,上千只木船直冲对岸。

那么,谁是渡江第一船?

不到24小时,30万解放军已突破敌阵

淮海战役期间组成的总前委,被中央军委赋予了渡江战役的指挥权,第二、第三野战军各部队,组成了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

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经由全面内战爆发时的120万人增加到358万人。而经历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总兵力已下降至200多万人,作战部队仅为146万人。

力量对比发生逆转,蒋介石在这个时候搞起了缓兵之计。1949年1月21日,他宣布下野,将李宗仁推到和平谈判的前台,自己则在奉化溪口老家遥控嫡系部队,希望利用和谈争取三到六个月时间。在宜昌至上海间1800余公里的长江沿线,蒋介石部署了115个师约70万人。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和江防舰队100多艘舰艇日夜沿江巡弋,空军四个大队随时待命。据说,美国将军魏特曼曾这样说:“国民党用扫帚把儿都能守住长江,如果他们有决心的话。”

然而,蒋介石任命的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手下的海、陆、空军士气低落,军心涣散。

影片《开国大典》中的这一桥段是当时国民党守军情绪的生动描写——国民党长江防线的守将李襄南灰心丧气打着麻将,口中嘟囔“老蒋半个江山都丢了”,蒋介石正巧视察江防,他坐下来打了一圈牌,替李襄南赢回不少,随后就说了那句“打牌,你不行;打仗,我不行。长江天险能否守住,全靠各位仁兄了,拜托了!”

历史上,4月20日,国民党拒绝接受国共双方代表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20天的和谈至此破裂。晚11时,解放军中集团总指挥谭震林下达了“开始渡江”的命令。蒋介石当时真的急了,“告诉汤恩伯,让他给我好好打,一定守住长江天险!”“告诉白崇禧,和谈已经破裂,华中地区全靠他了!”

仅一个晚上,最先渡江的中集团30万大军就全部过江。蒋介石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天堑”瞬间就破灭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5月12日,渡江战役进入第三阶段。第三野战军主力于当日开始向上海外围发起进攻。

千帆齐发,谁是“渡江第一船”?

在梅世雄所著的《亲历百万雄师过大江》一文中,当年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主任唐亮秘书王辅一说,每一支船的船尾都点了一盏小红灯,小红灯的前、左、右三个方向都不透光,只有靠后方才能看见。因此,“战斗打响后,从江南岸往北看,仍是一片漆黑,但如果从江北往南岸看,则可以看见无数只小红灯在闪烁,非常壮观。”王辅一说,打响渡江的第一枪,却有点意外。中央原定的渡江时间是4月22日,“汤恩伯部队大规模换防情况被27军渡江侦察大队获悉,我军就趁敌军混乱之际,提前打响了渡江战役。”

解放军的渡江作战得到老百姓的极大支持,据悉,当时共筹集木船9400余只,动员万余名船工参战。在练兵中,年已半百的安徽巢县钓鱼乡船工张孝华要求担任突击队的舵手。经过各种测验,证明他对沿江的地形、水路最熟悉,便选中他担任舵手。20日夜,张孝华、张友香父子驾驶自家的“巢县港1065号”木帆船,冒着枪林弹雨,将26名解放军战士运到长江南岸。

这是被称为“渡江先锋船”的木帆船。船体被打穿两处,船帆被打穿20余处,橹被打坏。渡江战役结束后,张孝华、张友香父子分别荣立一、二等功,获得“支前模范”称号,并被授予“渡江有功”奖旗。

1959年6月,这艘功勋船入藏国家博物馆。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宋孔广,他那句“死也要死到江南岸”让许多人难以忘怀。据《解放军报》,渡江当天夜幕降临,团首长向部队传达:毛主席、朱总司令今晚不睡觉,一直等着我们胜利渡江的好消息。宋孔广和战友们听了,个个精神振奋,用粗糙的黑泥碗喝完“齐心酒”,慷慨奔赴战场。由于队伍过长,当第一船将船头向左移动调整方向时,后面的一些船以为开船了,开始向江对岸划去。在第一船上的宋孔广一看,也指挥木船出发。营长董万华发现此时比预定时间提前了15分钟,立即叫喊着“回来、回来!”这时船已经离岸200多米了。宋孔广听到叫喊声,感到掉头回去是不可能了,于是大声吼道:“共产党员们,死也要死到江南岸,冲啊!”在岸上的团长发现情况有变后,立即命令:“开船!”全团的船都跟了上去。

27军第一梯队到达江南后,军长聂凤智拟电文报告:“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这则电文被誉为“颇具诗意”。后来,也曾有人问他,谁先过的江?他笑着回答:肯定是解放军先过的。后来有人评价,各个江段、各个部队都有先过的,都有自己的“渡江第一船”。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