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晶明:鲁迅努力在深重阴晦的小说里给人以希望和力量

2019-05-05 14:2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5月4日讯(记者 纪敬)恰逢五四运动100周年,以“纪念五四 阅读鲁迅——从《孔乙己》发表100周年说起”为主题的“名家讲经典”专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著名学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兼任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的阎晶明为广大文学爱好者讲解鲁迅及其文学作品。

在讲座中,阎晶明把鲁迅放在当代文学格局中进行阅读和研究,证明了鲁迅思想的巨大魅力就在于其强大的现实性,在于他对民族性格的根性剖析具有长久的“当代性”。近代以来中国文学的追求,最后就体现在鲁迅的经典性上。

3

5月4日,以“纪念五四 阅读鲁迅——从《孔乙己》发表100周年说起”为主题的“名家讲经典”专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图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鲁迅与五四

互相成就

“‘五四’那个时代出现了一大批风云人物,每位作家的定位都比较容易,但是鲁迅具有不可替代性。”1917年,陈独秀、胡适、鲁迅、李大钊、蔡元培、钱玄同等人发起新文学革命,这场轰轰烈烈的思想文化革新、文学革命运动,开启了中国文学现代化变革的进程,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五四运动的追求超越了辛亥革命,不是几个人在革命,在于要唤醒大众,而鲁迅的追求恰恰最深刻的应和了这种时代的要求,就是如何处理新和旧的关系。”

“鲁迅的小说是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面镜子,读懂鲁迅有助于理解这一百年来中国现代史,理解五四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阎晶明认为,没有巨大的从封建到现代化转型的历史时期,不会有鲁迅的思想和他的爆发力;如果没有鲁迅,五四在思想深度上,在文化高度上都会大打折扣,所以说“五四”和鲁迅是互相成就的关系。

鲁迅与酒

借酒把人物推向极致

“酒在鲁迅那儿经常是虚拟化的存在,其实他本人很少喝酒,在他的文章和书信里谈到酒的地方特别多,包括他跟许广平的两地书。他们那一代人谈恋爱不是卿卿我我,不是心灵鸡汤而是互相关心,这种关心本身就有一种虚拟性,大家找个话题说点不沾边的事儿表达一种感情。”

阎晶明认为,在鲁迅的小说里,所有作品当中只要写到酒的地方鲁迅都有深刻用意,每一个小说角色人物一旦喝了酒,性格就会达到极致化,总会说错话,比如说阿Q这些人,非常的胆小、懦弱,喝了黄酒之后就会骂老太爷,骂主子,甚至对革命也会发表这样那样的看法,一旦醒过来以后又会产生新的恐惧,鲁迅就是借酒这个话题把人物推向极致,在他的小说里有很多这样的描写。

1
5月4日,以“纪念五四 阅读鲁迅——从《孔乙己》发表100周年说起”为主题的“名家讲经典”专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鲁迅与《狂人日记》

创作始终遵时代之命

鲁迅的第一篇现代白话文小说是《狂人日记》,“《狂人日记》的批判性是非常强烈的,人们都陷入了吃人和被吃,或者说害怕被别人吃掉的恐惧链条当中,既是生物链,也是一种心理的恐惧链。”在五四运动之前,《狂人日记》作为一部中国现代小说的宣言书,其结尾的“救救孩子”使其成为划时代的作品,“如果仅是前面彻底的否定和批判可能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的评价。”

阎晶明认为,鲁迅的内心世界充满了悲剧感、悲凉感,他对自己的人生经常持怀疑态度,但又告诫青年不要受他的影响,他也害怕自己文章里过多的悲剧感、悲凉影响到青年人的心态。鲁迅的创作始终遵时代之命,充满了使命感和责任感。鲁迅并没有成为纯文学作家,他后来只写杂文,他的文字充满对所处时代的深刻理解,同时又充满对未来殷切的希望和对现实的无情剖析,包括他对自己的无情解剖,这是他区别于同时代作家重要的一点。

鲁迅与《孔乙己》

批判国民性的软弱

《孔乙己》作为鲁迅在“五四”运动前夕继《狂人日记》之后第二篇白话小说,自发表之后即被选入教材。小说描写了孔乙己在封建腐朽思想和科举制度毒害下,精神上迂腐不堪、麻木不仁,生活上四体不勤、穷困潦倒,在人们的嘲笑戏谑中混度时日,最后被封建地主阶级所吞噬的悲惨形象。

阎晶明认为,鲁迅的很多小说描写了旧体制对人的压迫,批判国民性的软弱,但他不是无情的冷酷的文学家,他始终记得革命的要求,所以他在非常深重阴晦的小说里,努力给人以希望和力量,特别是在小说创作里有最感动人的地方。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