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经典是与时间的较量

2019-04-12 10:28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告诸往而知来者。”孔子这句话也许在冥冥之中召唤着历史上每一个爱《诗经》的人,学者黄德海即是其中之一,他所著的《诗经消息》向当代人传递了诗与经的辩证法。

行走于语言地图,穿越时空,游于解读者之间,《诗经消息》以随笔的形式抒写着那些在历史纵深处对《诗经》关爱的人的消息,以及作者从众多消息中破译出的自己的心得,给读者提供了解读《诗经》的独特视角。“消息”一词来自《易经》的十二消息卦,从乾一爻一爻变到坤是消,阴一点点多起来;从坤一爻一爻变到乾是息,阳一点点长起来。

黄德海在让读者了解历史上诸家解读《诗经》的三个主要层面,即文学解读、历史解读、政治解读的基础上,也让我们与那些历史上和《诗经》有着甚深因缘的人一一会面,包括郑玄、程颐、朱熹、方玉润、顾炎武、胡适等大家,并重新思考:《诗经》解读还将向哪里去?作者持一种“柔和地怀疑”的态度,这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的视域融合理论的影响:“理解者和解释者的任务就是扩大自己的视域,使它与其他视域相交融。”深思之,黄德海得出一个结论:视域融合中隐藏着一种进化的思路。这正好可以解释,文字在不同的编码组合成的长短句中出现的矛盾与悖论的问题。对于《诗经》的理解就有了作者所言的第二层问题,即后人的视域融合比古人更先进吗?这不限于理解《诗经》,而是包括对古今中外所有文字的理解。

“怀抱着道德目的的工作,更多是一种如交接的火炬传递,而不是一浪拍掉另一浪的割裂。”也许从《〈诗经〉的“遯”》一篇中可以体会出黄德海做事的态度,力求的是一种圆融、平衡与和解。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爱的宽容与爱的挑剔,折射着研讨心态上的阳光。

时空流转于今,人们还是很难通过学习《诗经》达到“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的目的,比如书中有樛木、葛藟、蝤蛴等,相信认识其字者少有,认识其形者更为少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现象。在此背景下,《诗经消息》要面对《诗经》的历史地位,要面对解读者的权威,要经得起现实的推敲,与其说是一种消息,不如说是一种较量。

《诗经消息》透露出些许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的理想气息:“将残篇断语从原有的上下文中撕裂开来,以崭新的方式重新安置,从而引语可以互相阐释,在自由无碍的状况中证明它们存在的理由。”作者将目光投向那些对于《诗经》目光的对视中的同时,用西方哲学、艺术理论去观照那些解读者——东方古代、当代解读者。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伯纳德特、韦伯……《诗经消息》表达的是一种巡礼式的东西方解读上的握手,从中引出作者的思考:读《诗经》,观人生,观时代自然之变。《诗经》不会停留在任何固定的时空之中,不会停留在任何特有的解说之中,而是在任何一个时空和解说中都随开随闭,隐现自如。

黄德海说:“许多生命都已经并仍将消逝在对这些注释的写作中。”但“只要这光芒一直在,只要有人一直继续着对所有最卓越形象的观仰与省察,那个古人念兹在兹的天下,就一直会在”。作者用《诗经消息》的写作行动回答着自己一个终极之问:为谁写作,以何种态度写作。

经不辩之则不明,诗不研之则不彰。《诗经》好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那些对方向有感知的人们,在诗与经的辩证磁场中确定方向——更遥远的远方,并迈进。《诗经消息》充分彰显了黄德海与《诗经》原典、与解读者的较量以及与广大普通读者的较量,当然,首先是考验自己能否从知识之漫漶以及意识形态的层层釉彩中解脱出来,努力去参与那与时间的较量。较量中有着《诗经》的壮阔,以及知识分子生生不息的血液奔涌。

借由一本书,看到了一些人身上的羽毛在闪亮发光……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刘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