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吕薇:享受舞台上的每个角色

2019-04-01 08:57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还没见到吕薇本人,杏花春雨时节,先在浙江杭州湘湖岸边尝到了她父亲栽种的胡柚。老人退休十几年,侍弄了一院子果树,就盼着囡囡回家时能吃上。席间老人没少唠叨女儿的“不听话”,舒适的家不住、好好的老师不当,非要跑到人挤人的北京学唱歌和表演……

生就一股典雅气质,再加一袭旗袍,吕薇确是令人悦目的大家闺秀。除了是原海政文工团的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她还擅长越剧和江南民歌,近年来更频频活跃于戏剧舞台,音乐剧、话剧、歌剧,诸多跨越如百变精灵。

3月26日,宁波演艺集团推出的民族歌剧《呦呦鹿鸣》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上演,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吕薇化身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科学家屠呦呦,向观众呈现了这位宁波老乡的精神世界。

过把瘾——在舞台上释放天性

一头短发、一袭白褂、一副眼镜,舞台上的屠呦呦很是打动人心。吕薇把屠呦呦身上既朴实又执着的科学探索精神表达得恰到好处,《别来无恙》《青青的小草》等唱段在观众中传为美谈。一位学习声乐的吕薇粉丝专门从山东青岛赶来,从排练起就在台下仔仔细细地看,并感慨:“演员成名了都这么拼,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呦呦鹿鸣》导演廖向红介绍,剧本完成后,她首先想到了跟自己合作过的吕薇,考虑到她的气质、形象与屠呦呦的精神风貌很契合,最终决定请她主演。“屠呦呦是个很独特的角色,没有太多舞台人物可以参考。我们要真实地反映她的生活,展现其人生经历,更重要的是把她的精神面貌体现出来。”廖向红说。为排演该剧,吕薇和团队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包括翻阅相关书籍、影像资料、采访报道等,力求从心理上与人物无限贴近。“很多细节随着演出经验的增加在不断调整,尤其是在眼神和细微动作上。”吕薇说,哪怕是背对观众的戏,也要通过背部、手部等的动作来表现人物心理,力求说服观众。

2018年对吕薇来说是多产的一年,除了《呦呦鹿鸣》,她还参演了浙江原创歌剧《在希望的田野上》,饰演施光南的夫人洪如丁;参演吉林大学音乐剧《黄大年》,饰演黄大年的爱人。“这些人物都很有魅力,既滋养了我自己,也能感染更多的人坚定自己的信仰,追求人生的价值。”吕薇说。

当北漂——没觉得苦,更多是幸运

“彩霞为什么这样低?月亮为什么这样低?城里的大厦千万丈,农家的房屋有楼梯……”1994年,吕薇参加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一曲《登高一望》一举摘取当年青歌赛民族唱法银奖。这一年,她进入原海政文工团,开启新的演艺之路。《中国红》《东方红又红》《人间天堂》《风华绝代》等歌曲让她在圈里有了一定的分量,并多次参加央视春晚。

金子发光本是好事,却让吕薇的父母备受煎熬。越剧演员出身的父母并不同意她从事这个辛苦的行业,更愿意她在家乡的学校当一名老师。刚到北京,父母去看她,走进位于公主坟的海军大院,看到女儿清苦的生活,吕薇的父亲心疼坏了:“就睡在工具间里,屋里冷,上厕所还要跑到外边。”可老两口连哄带吓也没说动吕薇离开北京。

在吕薇看来,北京的奋斗生活不但不苦,而且很有意义。当很多北漂还在住地下室、生活没有着落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稳定的单位,在中国音乐学院读研究生,跟名家学习,机会难得。来杭州演出前两天,吕薇在北京参加了一个历史学课程高级研修班,授课内容从唐诗宋词到东西文化交流,再到镜头前的语言表达,吕薇从中受益颇多。“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热爱很重要。舞台上永远没有完美,这就要求演员不断学习,增长专业知识、提高文化修养,丰富自己,等好作品来找你的时候,才能胜任角色,不错失机会。”吕薇说。

谈追求——光漂亮太简单也太肤浅

“江南女子吕薇,与生俱来一股浓浓的典雅气质,只要她往舞台上一站,那种充满江南灵秀的古典美令人陶醉。”这是有的媒体对吕薇的评价,在吕薇看来,作为一名演员,漂亮是优势,但不能只要漂亮,否则太简单也太肤浅,在舞台上她更愿意“我不是我”,而是作为剧中人,演尽悲欢离合,道出抑扬褒贬。

至今,吕薇的舞台作品已有10部,每一部都从不同角度开掘出她的表演天分。对曾经参演的音乐剧场《西游梦》她印象深刻,剧中她一人分饰四角,自觉“非常过瘾”;为了饰演盲人,她在家里闭着眼跌跌撞撞生活了好几天,只为感受失明状态下一个人的动作和心理。她总是跟相熟的导演说:“多给我安排点有趣的角色,我就喜欢不一样。”最近,她接了一部新戏,在剧中将饰演一名女土匪,这令吕薇兴奋不已:“我上台后天性是很解放的,我喜欢挑战。”在她看来,民族歌剧要立足当下,挖掘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民族精神,才能发扬光大。随着作品的不断深入,吕薇也意识到,国家、民族利益的重要性以及新时期一名艺术家的使命担当。

说起女儿这些成绩以及每次回家乡演出带来的荣光,吕爸爸倒是一脸骄傲:“有出息了不忘回报家乡,懂得常回家为家乡父老演出、唱歌,对外宣传杭州文化,这点吕薇做得很好!”3月26日晚的演出结束后,吕薇匆匆卸妆便从杭州市区赶往萧山老家,免得家里的“老顽童”总唠叨她太忙,顾不上家。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雪